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一串粽子

茶櫃上有一串粽子。

裴姨看到我們進來,吆喝:來,一人拿一顆。

我假裝沒聽見,換穿室內鞋。

萌說:我媽媽給我的10顆粽子,還原封不動擺在冷凍庫裡,我不要吃。

阿金說:家裡有我大姊,二嫂拿來的兩串粽子,老少沒人要吃,我連吃三天粽子,現在看到粽子就想吐,那些妳留著自己吃。

兒麗說:我阿娘綁一斗米,粽子多的是,我—不—要。

大姊頭一臉嫌惡:素粽沒有肉,沒有蛋黃,我才不要吃哩。

芳兒說她從不吃粽子。佳慧跟如如家也是綁一斗米,看都膩味,也不吃。

蔡經理說他連續三天三餐都吃岳母大人送來的愛心粽子,今天再吃,臉就要跟卡車輪胎一樣大了。

小–魚–裴姨揪住我的袖子:素粽捏,拿一個。

不要!我家冷藏室還有。

我買的素粽跟妳買的素粽不一樣。

不都是粽子。我回嘴。

賓士車跟貨卡車有一樣嘛,妳不拿走一顆粽子,下午我排十個急品給妳,妳別想5點10分壓指紋下班。看~看~以為眼睛大,恁祖嬤怕妳喔,趕快拿一個。

小玉兒翻白眼:自己幹嘛不吃,一直強迫別人。

原來裴姨向道親預購60顆粽子!

裴姨向來買東西數量都極驚人,但是買這麼多粽子超誇張的。

阿金揶揄她:錢太多喔,買60顆粽子........妳們四口人是三餐都吃粽子,吃到月底嗎?妳這人大貪心,大心肝。

裴姨說她的計畫是,一星期3天,早晚餐每人吃2顆粽子,可是兩個女兒都說最討厭粽子了,不吃。陳老爺說近來胖太多,又沒時間運動,粽子要少吃。

我買60顆,妳們不幫忙吃,我是要吃到年底喔。她哀叫。

老大聽了幸災樂禍:粽子吃多不是消化不良,就是肥死,誰敢多吃啊。妳活該吃到年底,長胖十公斤!

裴姨豎起食指警告:老歲仔,你不吃,不要講話。

接著向吃飯糰的莎拉琳,要她們拿一個。

站旁邊喝麥香紅茶的安娜一臉驚恐尖叫搖頭:NO,NO。

NO什麼NO?又不是要捉去殺頭?阿哲好笑的問。

中文英文加比手畫腳才知道,上星期她們吃淑姊帶來的粽子,餡料居然有蚵仔乾,安娜以為是吃到死掉的蜘蛛,還跑去廁所吐。現在看見粽子會害怕。

裴姨剝開一顆粽子給她們看,有香菇,素肉,蘿蔔乾,花生,絕對沒有蚵仔乾,

幾位菲姊仍心存疑慮,最後喬伊拿了顆意思意思。

裴姨齁齁叫,粽子竟這麼難推銷出去,現在人是怎樣啦。

最後阿哲很捧場帶三顆回家,他說自己吃兩顆,小孩吃一顆。

其他的給了守衛阿義先生,他提著粽子說:晚上不用買便當,跟太太兒子吃粽子當晚餐。

這串粽子命運真坎坷,經過一小時才推銷出去。

我到唸小學,才知道原來世界上除了粿粽和沾糖吃的鹼粽外,還有肉粽。

那時每到端午節,幼稚園同學或鄰家玩伴,一個個比賽似地宣稱自己,可以一口氣吃下二至三個粽子,因為太好吃了。

我聽了這話,有點難以置信。

我們家的粽子,也不是難吃。裡面的餡料,有香菇、瘦肉塊、豆干、菜脯加紅蔥頭炒得香噴噴,但若要我吃兩個或三個……算了吧。

直到唸小一,端午節那天放假,下了好幾天的「五月節雨」總算停了。

同學小乙,帶我去跟她鄰居新娘子討香包。(不知道現在的新娘子,還會不會準備香包送給左鄰右舍的小朋友?)

回家時,我瞥見對門大哥哥蹲在家門口吃東西,是粽子嗎???應該是,它有粽葉,可是……跟我們家的粽子長得不一樣。

我忘了老爹的吩咐,不許看人家吃東西。不但盯著大哥哥看,還問:「你在吃什麼?」

大哥哥受到驚嚇,忘了咀嚼嘴裡的食物。用看怪獸的眼神看著我,大呼奇怪地問:「妳不知道這是什麼??」

我點頭。

「這-是-肉-粽-!」他一字一字地說。

「肉粽?是粽子的一種嗎?」我傻呼呼地反問,研究寶物似地,緊盯他手中的咬一半的肉粽。

「不然咧?」他翻了翻白眼:「要不要吃?」

當然要!只敢在心裡偷偷說。我已經犯了→看人家吃東西,還問東問西,再問人家要東西吃,老爹知道了,會被罰站,媽媽知道了,會被罵。

所以,我搖頭:「不要,我家也有。」

「嘻嘻……是嗎?」大哥哥咧嘴笑的古里古怪的。

我猜他想說:妳家有,那還問肉粽是粽子的一種嗎?嘿嘿嘿……

傍晚對門伯母過來和媽媽、陳婆婆講話,看見我,問:要不要吃粽子?

她手裡端個盤子,大哥哥躲在伯母背後,探頭對我扮鬼臉。

我轉頭看媽媽,她垂下眼睛,不看我。

伯母又問蹲在地上玩彈珠的弟弟,他也不回答。

陳婆婆說:「伯母包的粽子很好吃,你們吃看看。」

我跟弟弟看著媽媽。

「不會跟伯母說謝謝嗎?」媽媽壓了下我的頭。

晚餐,我第一次吃到包香菇、瘦肉、魷魚、蛋黃、豆干、菜脯的米粽,好吃的不得了,讓我對粽子的印象從此改觀。

我問媽媽為什麼不包這種粽子?她回答太麻煩了,

包粿粽不麻煩嗎?不也一樣要洗粽葉,準備餡料嗎?

在我們的要求下,每年的端午節,媽媽會包一串米粽跟一串粿粽。

以前粽子一起鍋,我跟弟弟,等不及要嚐第一口,老爹更可以三餐都吃粽子。

後來,變成媽媽催促我們去吃粽子,還「分配」一個人要吃幾個,好消化掉那兩串粽子。

時間年輪往前滾,媽媽的體力大不如從前,就不再親自動手包粽子。人少吃得少,乾脆買現成的。

奇怪的是,不管買那家名店的粽子,吃起來都沒想像中的美味。

我想欠缺的美味~~應該是媽媽愛心的味道。

我也忘不了第一次吃到人間美味~~小時候對門廖伯母包的粽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