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四破脯

在菜市場內專賣魚類乾貨攤,看見這魚,

有人秤了兩斤,說要買回家給貓咪吃。

大概是發現我特別注目這魚,老闆娘介紹:

這是四破脯,清水沖洗掉鹽分,蒸熱放涼貓咪愛吃。

我們人吃就少少油煎赤赤,香噴噴,配飯,配啤酒好讚。

原來四破脯的真面目長這樣啊,二十幾年沒見,已經忘記它的模樣。

小時候,家中餐桌乾煎四破脯很常出現。

就像老闆娘講的配飯或是做為下酒菜,老爹都很喜歡。

記得老爹愛吃紅燒黃魚,媽媽喜歡鹽煎或紅燒赤鯮,

年節必有這兩種魚,平日也會買,黃魚或赤宗不是常有的魚貨,

常買午仔魚,肉魚,白帶魚,鱈魚丁香魚或小魚乾。

而吳郭魚,鯽魚,烏魚土味重,虱目魚魚刺多,都被嫌棄,

四破脯物美價廉,是普通家庭最常吃的魚類。

但不是我的菜,雞鴨魚肉類帶腥味,是我最排斥的菜餚,

便當只要放進一塊肉或是一片魚,那個便當就原封不動帶回家,

擺上廚房流理台,讓我媽媽看了生氣。

上學帶便當的歲月,我的便當菜都是炒青菜煎豆腐,要不就是滷豆干,偶有蔥花蛋。

因為煎蛋再次加熱後,氣味「污染」別的菜,很討厭。

但媽媽堅持便當菜沒有魚或肉,一定要有蛋才澎湃,抗議無效,只能接受媽媽的好意。

老爹會說:妳的便當菜那麼寒酸實在不行,老師同學會笑妳家裡窮。

不會有人笑便當菜的,有個同學這星期帶兩顆白饅頭,下星期換成炒麵,沒聽誰說過什麼,

更沒遇過那個同學拿著筷子到處挾別人的便當菜,可能全班都是女生,臉皮薄吧。

很多以前媽媽常煮的菜,我不吃,

現在完全不買,更不會去學著做,許多媽媽拿手家常菜,直接從家中餐桌消失,只剩回憶。

阿金傳照片給我看她加辣椒快炒的四破魚乾。

對齁,四破魚要剝開成片,魚刺事先去掉才下鍋料理。

關於 四破魚 鹽水燙、太陽曬

四破魚是「藍圓鰺」的俗名,

也有人稱作四剖、硬尾、廣仔、巴攏,

在澎湖則被稱為巴弄、孔仔。

牠是一種小型深海魚,體長25到35公分,

銀白色細長的魚身中央,有一條堅硬的魚鱗,很容易辨認。

四破魚和秋刀魚一樣,不需要去除內臟,整尾可以食用。

但腥味較重,不太適合清蒸,乾煎是比較常見的烹飪方式。

加上數量非常多,市場價格便宜,一尾新鮮四破魚,

價格低時,可能才20元台幣左右,套句今天的說法,就是「CP值」很高,

所以是台灣早年普通家庭最常吃的魚類。

到今天,早餐一尾做成一夜干的四破魚,或是與母親、祖母上市場買四破魚,

是許多5、6年級以上台灣人記憶中的味道、兒時的記憶。

用熱鹽水燙過後,曬成魚乾,稱作「四破脯」,是當地名產。

用途非常廣泛,可以用來炒飯、炒米粉、炒菜或煮湯。

或是加入辛香料爆炒,當作下酒菜。

至於為什麼稱作「四破」?

有一說,是鹽水汆燙後的魚體,可以輕易剖開成四片魚肉,將中骨和內臟分離,

所以稱為「四剖」,傳來傳去,就變成「四破」了。

另一種說法是,漁民捕撈四破魚後,會先用鹽水煮熟,

方便保存,熟透的四破魚,尾巴容易裂成四半,因而得名。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