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不知道的都叫樹

這是植物花卉與作者記憶連結的一本書。

馬路的行道樹,路面縫隙萌出的小花,

公園的茵茵草地,路邊小販兜售的節日花朵,

從童年到少女到有了自己家庭,從自家餐桌到庭院花園到街上到旅途,

她聊日常花事,栽植記憶,寫野外尋訪的偶遇,也談每日與植物的例行邂逅,

她蒔花植草、插花、拍花,也畫花。

〈母親花,梔子花〉

年幼跟隨母親前往外公任職的衛生所,

看到路旁盛開的香氣濃郁的梔子花,母親帶她摘取裝滿籃子帶回家。

夾在姊姊妹妹中間的作者,小時候少有機會跟忙於家務育兒的母親出門,

那天的美好記憶,多年後,她寫下「盼望時間永遠停在那一天。」

她說:「對我來說,母親節的花絕非粉紅康乃馨,而是奶白梔子花。」

花兒對她就成為愛情和幸福的象徵。

〈父親花,矮牽牛〉

也寫她小時候,有一晚,全家都在客廳裡等待父親養的曇花一現。

她寫道「朵朵白色曇花各自像一懸明亮的孤月」,

可是,印象更深刻的好像是父親的形象,

「那晚他面容特別燦亮,幾乎可說是鏡面似的額頭,完全是畫素描時的受光面,

我想若有天神真的降臨,大概就是那般光景吧。」

父親愛花,種植矮牽牛傾注全部的愛,

院落中花園顏色多彩繽紛的矮牽牛,開成燦爛花海,逢花開父親便笑咧嘴。

受父母喜愛花的影響,後來,古碧玲無論上學,上班,去旅行,開咖啡店,

生活中一定有花草樹木。

她還會撿回被棄置路邊的植物帶回家,奄奄一息的綠葉,

在她的細心澆灌擦拭葉片下,慢慢長成枝葉茂盛。

出公差或行旅間更要看植物,為的是欣賞四時流轉的靜好。

無論處於何種境地,只要有植物在旁,哪怕僅是暫時的,身心就有如扎根般安然。

《不知道的都叫樹》亦收錄古碧玲多年累積的攝影與畫作,

是對於日常生活的再凝視,是對青春生命的回望,

也是對自然與人之間的關懷與探問。

不知道的都叫樹多麼直白的書名,

想知道更多作者記憶中和各種植物花卉的故事,一定要讀這本書。

像我這樣愛亂拍花樹,又不知它們名字的人,更要讀這本書。

不知道的都叫樹

作者:古碧玲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22/05/31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