忄斤

📍:Taiwanese based in London 👩‍🎓:Japan, Australia, UK 💬:Politic, LGBTQA+, Environmental 🇹🇼🇯🇵 🇭🇰 🇹🇭🇰🇷🇻🇳 🇦🇺 🇬🇧 🇩🇪 🇫🇷 🇻🇦 🇪🇸🇮🇹🇨🇭 🇺🇸 🇨🇿 🇲🇨 🇸🇬 🇮🇩 🇵🇱🏳️‍🌈

奶茶聯盟講座:緬甸(上)

都到了倫敦念書,體質依舊憂國憂民,和泰國朋友討論後,我們使用奶茶聯盟的名義辦了好幾場講座,第一場就是當時正在發生的緬甸政變,一個歐洲人並不怎麼關心的議題,而同時,發生了Sarah Everard的命案。

一名33歲的女子Sarah Everard,在2021年3月3日失蹤後家人通報協尋,3月6日那天我去買菜時,看見路旁的旗桿上的協尋海報,當時我只覺得「又一個人失蹤了嗎?」,我會這麼想的原因是因為在這個國家,不知道那些失蹤的、被謀殺的人有多少,只是我碰巧看見了這張海報,將她的樣子仔細記住,繼續前往我的行程。

後來幾天,Sarah的屍體被找到,犯案的人是一名警察,這個新聞覆蓋了所有的頭條,凱特王妃前往致意,首相Boris Johnson發了公開聲明,也因著國際婦女節,許多人開始探討起女性夜歸權的安全性問題,此時我有點隱隱的不安,為什麼在那麼多案件裡面,Sarah的死引起這麼廣大的關注,是因為她是英國白人,還是因為犯案者是名警察?

作為一名亞洲女性,我在倫敦的生活是相當謹慎的,不知道傳說中的攻擊、歧視哪天會臨到我身上,如果是夜晚在外面行走,那種強烈的不安會驅使我更加警覺,我必須要說在那麼多去過的國家裡面,台灣的治安是相對良好,天黑後逛夜市、慢跑、購物都不會有壓力,當然就地理特性和文化不能這樣比較,不過在這裡我確實無法放鬆,今天如果是一個亞洲女性在這裡受到攻擊,會得到同樣的關注程度嗎?

這幾天在做緬甸的題目,每天看見那麼多人死去的新聞,我感到非常難過,也因為週遭人甚少討論亞洲政治議題,我和Nanthida一起在Clubhouse成立了Milk Tea Alliance Club用英語對外發聲,第一集邀請到正在緬甸的社運人士現身說法,並且進行現場問答。

我們邀請了班上聲優男同學Filex擔任Moderator,主要是因為他自己本身有在經營Podcast,所以很擅長穿針引線,但對我來說,也因為他是British的緣故,更符合我們想傳遞故事方式的想像,重點是,他也是唯一一位回應我願意參與的人。另外LSE以及SOAS的夥伴也加入活動的討論,整體來講我們的團隊很多元、多語系、多角度,簡單做了分工後,上週我們進行了第一集播出,緬甸講者用流利的英文訴說緬甸的慘況,緬甸的人們正為了民主奮鬥著,許多人因此死去,上來發問的人來自美國、緬甸、泰國、台灣、英國,結束後我們都相當沈重,Filex感到相當衝擊,這是他第一次這麼接近亞洲議題,第一次跟緬甸產生了連結。

我後來去散步,經過了那張貼了協尋的告示,買了花往回走,耳機裡面BBC Hard Talk裡正在採訪緬甸示威者,但我知道,這裡大多數的人,對於緬甸這些逝去的生命是無感的,這怨不得人,感受的連結本來就不是靠著新聞就會產生,Sarah是自己人,緬甸人只是地圖上遙遠的一個小小國家,就像新疆、西藏、香港、泰國、台灣一樣。

當我在課堂上奮力的講著台灣或亞洲的議題時,同學的反應多半是:「It is interesting.」,但是他們沒有動機想要知道更多,當我希望他們可以多認識一點這些遙遠的議題時,有人說:「You can do it, we’ll listen. 」,這個回應方式對我來說是有點羞辱的,但我並不想落入情緒裡面,也不管他們這些人想聽或不想聽,於是我們用著門檻最低的方式,用著有限的資源對外說話,或許我們無法改變政策、無法平息抗爭、危機永遠風雨欲來,但我們永遠可以當個storyteller,繼續說著每個地方發生的故事。

我對Sarah的死很遺憾,深知傷痛無法類比,只希望這樣的同理和關注,能夠多一點點給外人,最起碼,可以從聽故事開始。

https://www.theguardian.com/uk-news/2021/mar/13/as-the-sun-set-they-came-in-solidarity-and-to-pay-tribute-to-sarah-everar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