忄斤

📍:Taiwanese based in London 👩‍🎓:Japan, Australia, UK 💬:Politic, LGBTQA+, Environmental 🇹🇼🇯🇵 🇭🇰 🇹🇭🇰🇷🇻🇳 🇦🇺 🇬🇧 🇩🇪 🇫🇷 🇻🇦 🇪🇸🇮🇹🇨🇭 🇺🇸 🇨🇿 🇲🇨 🇸🇬 🇮🇩 🇵🇱🏳️‍🌈

奶茶聯盟講座:緬甸(下)

此篇文章記錄於2021年3月18日,當時以奶茶聯盟作為號召辦了一場與緬甸抗爭者的座談,再次回憶這段一年前的訪談感觸依舊,而緬甸人的災難人持續進行中。

一場與緬甸示威者的對談,在兩個小時內吸引了許多人參與,講者沈穩的敘述,將悲傷緊緊的鎖在每句話裡,我無法想像他承受了多巨大的壓力,甚至擔心他可能下一秒就會被緬甸軍人帶走,聽到最後他發出最深沈的呼籲,我的眼淚掉了下來,那些應被珍貴的生命和民主正一點一滴消逝,即使情況如此的不樂觀,他,以及成千上萬的民眾,還沒有放棄。

Milk Tea Alliance 並不是一個正式的組織,沒有領導人,但我們每個人都是追求民主價值和言論自由的成員之一,這個聯盟在一次泰國、中國的網路爭論中誕生,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在維基百科找到完整的故事,或許這個起頭有點荒謬,卻促成了亞洲幾個國家人民的網路,有趣的是,我們還有另一個共通點,就是都有具有代表自己國家的「奶茶」,像是台灣奶茶、泰國奶茶、緬甸奶茶和香港的絲襪奶茶,陸續印度、印尼、斯里蘭卡也陸續有人聲援加入,也有日本人說他們有透明奶茶….,當然,我不會說哪種最好喝。

在英國,至今仍有人搞不清楚台灣和泰國,對於香港、泰國、緬甸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但我想起碼我們該開啟一扇門,絮絮地說著在遙遠的亞洲正在發生的故事,這就是為什麼Milk Tea Alliance成立平台的原因,雖然不只一個人告訴我,非常高興可以加入Milk Tea Alliance,因為他們有多喜歡喝奶茶。

🇲🇲我們正鼓勵軍人叛逃,這很危險,但我們必須這麼做。

大家好,很高興認識你們,我看到聽眾中有一些來自緬甸的人,我想說,今天是非常恐怖的一天,今天大約有18人被軍方殺害,其中包括一名被警察槍殺的孕婦,只因為她讓抗議者入屋躲藏,警察逼迫她打開門,她說:「我為什麼要打開我的門」,所以警察開槍殺了她。這成為一種非常日常的模式,這個國家沒有法治,沒有關於警察和士兵應如何行事的道德規範,而且我認為我們幾乎要面臨一種無政府狀態的亂局,特別是如果人們需要用暴力來保護自己時,點燃火花只是一個時間問題,整個國家都開始燃燒。當然,這聽起來很悲觀,我現在要說的是,許多人正在經歷這些令人擔心的事。當然,我們希望可以防止更多悲劇的發生。

2020年11月8日舉行了選舉,這是第二次自由、公正的選舉,因為第一次選舉是由軍方操縱的,並把政權交給了軍隊支持的政黨,但這次的選舉是NLD的勝利,可是並沒有形成多數政府,所以他們將不得不與一個聯盟分享權力。此後不久,軍方開始突然宣稱存在選舉弊端。有趣的是同一個時間,川普在世界的另一端聲稱選舉不公,第二天,緬甸軍方Tatmadaw(Armed forces of Burma)和USDP舉行一次記者會,說這次的選舉有詐欺行為,他們與全國民主聯盟進行了對話,但並沒有證據表明選民存在欺詐行為,後來11月底到一月初,軍事大黨派了軍人開始介入,我們從國會大廈外面聽到的消息不多,有很多謠言說軍方和政府正在談判。軍方說:「不用擔心,我們會遵守《憲法》,我們不會做任何違反《憲法》的事情。」但是他們當然這樣做了,他們確實違反了《憲法》,這是軍事政變,2月1日是新議會成立的日子,原定於11月選舉中獲勝的民選代表組成的議會應召集開會,但是軍方發動了軍事政變。我記得那天我大約七點鐘醒來,電話完全無法使用、沒有網路,然後消息傳出,軍方已經接管了政府,因為前任政府試圖非法建立一個不合法的政府,他們指稱這場選舉是詐欺。選舉詐欺是否確實存在,老實說我沒有看到證據,但是你可能會說我有偏見,但我確實相信這個指控真實度很低,而且毫無邏輯,當記者問軍方有沒有證據時,軍方總是說「這是機密的」,這絕對非常荒謬,我必須說,這就是整起事件的發展時程,接下來還有更深層次的政治對抗正在發生。

緬甸軍方領導人Min Aung Hlaing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人,就像泰國軍方、泰國總理和前任總理一樣,我認為他們是獨裁者。從很久以前就有傳言說,緬甸的軍事領袖想效仿泰國總理私下所做的事情。在2014年由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統治到2019年。作為軍事委員會主席,然後成為總理,有傳言說我們軍事領導人還雄心勃勃地擔任緬甸總統。我認為泰國的獨裁政權確實破壞了東南亞的民主運動。因此,我想藉此機會敦促所有關係繼續抵抗,這對泰國不利、對緬甸不利、對東南亞不利、對民主不利,泰國總理用他的消毒藥水噴灑了記者,所以請對他噴回去。推翻這種獨裁統治是我們的使命。(Thailand prime minister sprays journalists with hand sanitiser as they try to grill him)

緬甸軍方以為還在1962年,那是第一次緬甸政變的時期,因此,他們認為干預媒體、阻止新聞報導是有用的,但事實並非如此,現在每個人都有智慧型手機,許多緬甸人都是Facebook的重度使用者,因此他們可以即時串流正在發生的一切,你可以在每個鄉鎮甚至每個病房中獲得實時信息,大家在Facebook群聊、共享警察的動向,像是「哪裡有多少人、他們有多少人、你知道他們正在駕駛什麼汽車、他們要開什麼車。」軍隊中的警察可能會認為他們可以控制城市中所有的CCTV並且監視我們,但我們擁有人們共享的信息,以及監視軍隊的集體力量,因此,人們可以在幾分鐘之內獲得有關軍隊何時抵達的信息。緬甸的抗爭是一個非常分散的運動,這個運動有很多組成部分,首先,有幫助公民抗命運動的政客,而先前當選的政治人物,他們部分參與了公民抗命運動,還有一些商人也參與其中,當然還有緬甸學生。

我在這個運動中的參與方式有兩種,像是和外媒串連,以發布和傳播有關正在發生新聞,而實際上我不是新聞工作者,我沒有學習新聞學,但是我知道關於緬甸的一切,這是我可以幫助新聞工作者的部分,而且,外國記者在緬甸是不允許採訪的,儘管直播的人很多,像是人們在Twitter,Instagram和Facebook上發布故事、照片、影片,在BBC上播出CNN和《華爾街日報》或其他內容,但我們必須要驗證消息來源,因此他們需要更多在地人士。實際上,我們有一個團隊,我們一起工作進行溯源以及事實查核,像是昨晚在一個小鎮上,有三名年輕人無端被士兵毆打,然後將他們關進監獄,而我所參與的小組,即刻透過現場人士的通報,就能知道這些人是誰,並且很快的經由社交媒體,不需要抵達現場就可以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樣的訊息通報非常重要,如果我們確實希望這件事被報導,就要建立起這樣的網路,讓緬甸的新聞得以曝光,這是我們最大的希望。透過現在Clubhouse房間裡名字的辨識,我知道在這裡有美國、歐洲、英國或者是亞洲其他國家的人,這真是太好了,我想藉此機會請託各位,請我的東南亞同胞與東南亞地區的記者們接觸,如果你認識任何記者、政治人物,請讓他們知道緬甸的局勢非常嚴峻,我們真的需要你的支持。

我做的第二件事是與另一個組織合作,試圖做的是增加軍隊和警察的叛逃,這是一件非常冒險的事。而且,您知道,我從沒想過我會在生活中做這樣的事情,但是我現在就這樣,這就是我必須要做的。同時,我得到了國外的一些支持,其中一些維權人士,在幫助世界各地的革命運動經驗非常豐富,而安全部隊內部的叛逃也日漸增多,我學到令人驚訝的事情是,你可能認為這與大量的宣傳有很大關係,但事實並非一定如此。這種方法更加柔和,並且在人類情感中起著很大的作用,這是一種心理戰,因此,我有一群朋友是團隊成員,我們都不知道我們是誰,但是我們團結一致為擊敗獨裁而付出了代價。我們正在嘗試做一些在線和離線運動,我不能提及確切的細節,但希望你能在接下來的幾週內看到有更多的警察和士兵叛逃。

🇲🇲為了民主自由而站上前線的女性

女性在這次緬甸抗爭活動中付出許多,不過由於我不是女性,無法準確傳達出自己的觀點,但是在這些女性同胞面前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謙卑,並尊敬緬甸許多輕女性展現出的勇氣與自主性,我想,美國的me too運動對緬甸也產生了影響,鼓舞了更多年輕女性挺身而出。在過去的幾年中,婦女之間的團結日益增強,尤其是在解決法律上性別歧視和虐待的方面,這對我們的運動也有所幫助。當然,我必須要說,緬甸和其他文化相較之下,充滿性別歧視的信仰已根深蒂固地融入了宗教、社會和傳統中,但是在現代,女性在社會中的地位越來越高,因為她們比其他許多傳統社會發揮的作用更大,這或許是為什麼這次女性更願意成為前線的原因之一。目前的統計數字顯示,很多被殺的年輕人都是婦女;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有一個19歲女孩身亡的故事,她的名字叫Ma Kyal Sin,我很清楚這個故事,因為那件事發生時,很多外國記者和記者都想伸出援手,我和當時在場的Emily交談她被槍殺的過程,根據現場的照片可以看見,這個19歲的女孩被很多其他男人和男孩包圍,她是領導抗議活動的人,我看見她顯示了緬甸年輕女性的巨大勇氣,老實說,我認為她們之所以表現出這種英勇,不僅因為她們是女性,更因為她們主張更高的自由、平等和正義的理想,她們不想生活在性別歧視的軍事政權下,這些女人不會回去,許多年輕婦女正為我們所有的自由冒著生命危險,這使得我相當尊敬她們。

像是為了保護示威者而被槍擊的孕婦,或是策動抗爭而被槍殺的19歲女孩,還有那名向軍警下跪的修女…。

🇲🇲為了珍貴的民主和家園,緬甸人仍在努力,請大家不要放棄我們!

我是在獨裁統治下長大的,但是那時候沒有網路、沒有任何東西,所以我並沒有真正看到正在發生的事情,就像是在黑暗中成長一樣。但你知道這些天。軍隊和政府在做什麼,這是錯的,而且在很多層面上,它是對人類的犯罪,你肯定同意這是非常殘酷的,因為他們每天都在殺人。警察是軍人,會在街上搶劫人民,現在當我們外出時,我們不再攜帶電話,因為他們會檢查電話,如果你有Facebook,政治單位可以逮捕你,立刻將你送入監獄,現在大約有2000名學生被拘留,他們至今無法與家人交談;許多人站了出來,同時許多人死去,人民沒有武器,所以我們必須像軍隊一樣擁有武器,我們必須放棄這個國家。

我不想在緬甸發動內戰,對於這個國家的人民和地區來說,這將是非常糟糕的。泰國已經認定將發生內戰。就在上週,泰國軍隊又建造了七個移民營地。為了容納將要進入的難民。因此,許多人認為緬甸將會爆發內戰。儘管我不希望發生內戰,但我認為將會發生。唯一的問題是,內戰將在多大程度上、什麼類型的內戰。

民主正在逝去,我們確實需要保持警惕,我們不能後退,我們不能眨眼,因為專制和暴政將利用一切優勢破壞這一切。過去這一個半月,我們生活在緬甸這個殘酷的世界中,我們需要大家的支持更甚以往,我們都需要您的情感支持,我們需要您的聲音,我們需要您的資金支持,我們需要你能提供給緬甸人的一切支持,不要放棄我們,不要讓我們失去希望。所以,這又是一次眾所周知的投入,民主不僅是在你的腦海中,它變得越來越具有全球性公民權,我想回到奶茶聯盟的更多戰略領域,就像每個人都在思考為什麼奶茶聯盟的形成和方法,以及他們在那裡的共同敘述,我認為緬甸在一個孤立的環境裡面,因此得到了很多支持。不管是為你自己的國家還是為其他國家,請通過金錢支持或發推文,或以其他方式提供支持,讓民主之火得以永存。

https://www.bangkokpost.com/world/2080783/security-forces-search-myanmar-protest-district-room-by-room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