忄斤

📍:Taiwanese based in London 👩‍🎓:Japan, Australia, UK 💬:Politic, LGBTQA+, Environmental 🇹🇼🇯🇵 🇭🇰 🇹🇭🇰🇷🇻🇳 🇦🇺 🇬🇧 🇩🇪 🇫🇷 🇻🇦 🇪🇸🇮🇹🇨🇭 🇺🇸 🇨🇿 🇲🇨 🇸🇬 🇮🇩 🇵🇱🏳️‍🌈

政治:與辛巴威民運人士的對談

辛巴威,對我來說是一個地理位置模糊的地方,更初淺的認識,就是一個跟台灣沒有邦交,但跟中國友好的非洲國家...。

七月猛暑,我和辛巴威民運人士香奈坐在友人倫敦大宅中,聽她娓娓訴說著辛巴威的現況,時空彷彿拉回到2006年血鑽石的電影場面,戲以落幕,那些災難仍持續進行著,空氣中可以聽見索羅門的喃喃自語:「我知道白人想要我們的鑽石,但為什麼我們會自相殘殺?是不是因為我們的皮膚是黑的,由白人來統治會比較好?」只是戲裡面沒有提到,中國勢力的滲透,其實並不亞於西方。

18世紀末辛巴威被英國殖民統治將近七八十年(1888-1965),直到1980年才獨立建國,並開始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Mugabe)長達37年的統治,這個變動對於辛巴威人極具意義,因為長期以來是由境內少數的白人領導的國家,終於輪到辛巴威人當家了,所以索羅門會這麼想,有其背景脈絡可循,也誠如戲中開頭所說,在一片土地上若能找到能源、礦產,理應會為國家帶來富裕,但對非洲許多地方來說,卻是世代以來的災難。

辛巴威在亂什麼?

根據香奈所說的,我進一步找了相關資料,簡述一下目前辛巴威目前國內的狀況。

前總統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Mugabe)的政黨Zanu-PF主要有兩個派系,一個是他老婆Grace Mugabe帶領的Generation 40(G40),另一個則是現任總統Emerson Mnangagwa(當時的第一副總統)為首的鱷魚派(Team Lacoste),在權力鬥爭之下,老總統忌憚Emerson Mnangagwa的勢力先將之解職,卻引來對方順理成章的「革命」,擁兵自重並逼宮退位,對外稱是「和平轉移政權」,順利當上總統,2018年的大選中,再打贏在野黨Citizen Coalition For Change(CCC)和MDC Alliance所推出的參選人Nelson Chamisa,以些微差距連任,只是後者隨即發表「選舉不公」的聲明,質疑過程充滿瑕疵,當時支持者群情激憤上街抗爭,卻招到政府軍的強力鎮壓,死傷無數。目前CCC在國會中仍是少數席次,香奈認為辛巴威目前是一黨獨大的獨裁政權,Emerson Mnangagwa的當選缺乏正當性,很快的,明年六七月又要迎來再一次的大選,這對辛巴威的民主充滿挑戰。

香奈表示,從羅伯特·穆加貝(Robert Mugabe)到Emerson Mnangagwa的政權轉移,很明顯就是一場精心策劃的軍事政變,而不是Zuna-PF的內部決策,她甚至懷疑,穆加貝在位期間曾大規模殺害反對黨,而曾任國防部長的Emerson Mnangagwa掌握軍隊,他或許才是那只真正的黑手。

CCC的領袖Job Sikhala是一名律師,長期以來一直是批評Emerson Mnangagwa的主要人物,最近因聲援社運人士Moreblessing Ali被謀殺的案件被捕入獄,只因他質疑Ali的死亡與執政當局有關,當局雖然逮捕了Zuna-PF的支持者Pius Jamba,但仍給Job安上「煽動暴力」的罪名,同時被捕的還有一位國會議員Godfrey Karakadzai,他們的律師至今都無法接見他們;安奈認為Emerson Mnangagwa執政之後國家的民主、人權、經濟現況比以前更糟,Ali長期以來奔走倡議,卻遭來殘酷的肢解殺害,而為她發聲的人如今卻在監獄裡,對於Job來說,這也是他第67次被捕,國際特赦組織也正為此聲援。

黑人不能反對黑人?

香奈說,過去20年來,她在非洲的感受之一是,黑人壓迫黑人的暴力根本不被西方評論,因為害怕政治正確,她認為像她說出這樣的話早就被殺掉了,在辛巴威特別充斥著性別暴力,這些對於女性的攻擊是出自於性別的,已經有許多反對黨的女性政治領袖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帶走,律師聯絡不上她們,也沒人知道她們的下落,香奈曾經聽過一些女性受害者的見證,像是她們如何被帶走、折磨、吃對方的排泄物和臉,這些在驗傷報告中都有顯示,雖然受害者指證是警察所為,但最後仍不了了之。

辛巴威人站起來反對Emerson Mnangagwa了嗎?是否能求助外援?香奈對於SODIC或是非洲聯盟(The African Union)感到悲觀,他們不斷的對非洲聯盟或是Cyril Ramaphosa總統進行遊說,換來的是更多失望,她認為除非在非洲能出現一個新的領導體系,可以真正打擊政治暴力、走出獨裁統治,但是,有一件大家說不出口的事實,來自於統治者若是黑人或非洲人,改革者很難公開反對壓迫性統治,或許領導者不是非洲人的話,或許還有機會可以抗爭;為了維繫得來不易的政權,有些現實面必須向國族主義妥協,是部分人士的無奈。

談到這邊,不禁想起台灣國內的紛紛擾擾,一方面要抵禦外來政權的侵略滲透,一方面對於本土政權的維護,不時落入理盲又濫情的掙扎裡,不論是網路上的爭論,或是含淚投票,台灣的民主化裡也充斥著各種尷尬。

中國到底對辛巴威怎麼了?

在穆加貝時期,中國長期供應軍火、資金協助其鞏固軍隊實力和內戰,辛巴威並以礦產、黃金、鑽石等作為交換,在2009年時,辛巴威發現了當地最大的鑽石礦場Antoine,當然中國也想分一杯羹,以外部合作夥伴的身份和軍隊共同開採鑽石,在調查這些中國公司時,這些所謂的外部合作夥伴甚至在辛巴威設置了國防學院、坦桑尼亞的政治學院,中國正在輸出治理經驗,再加上親中的議會和政權,以及中國在撒哈拉、南非的各種基礎建設,讓人立刻想到甫破產的斯里蘭卡,看見抗議人士佔領總統府,總統潛逃至新加坡,網路上流傳著大家在總統府官邸游泳、使用健身器材的照片,相較於太陽花運動時學生吃了蕭家淇的太陽餅,斯里蘭卡的畫面實在太魔幻,卻充滿悲傷,一個接一個的國家,在政府過度倚賴中國的錯誤領導下,紛紛將國家的主權拱手讓人。

根據另一個角度的訪問,中國方面表示,他們大力幫助斯里蘭卡、非洲做基礎建設,給予COVID-19的醫療用品和疫苗,並提供教育和工作機會,也聽過不少中國人說這是德政、善舉,並認為過去西方國家殖民非洲為何現在不去檢討?中國「幫助」「建設」非洲卻被說成是「經濟殖民」,當地人並興起學中文的熱潮,才有機會找到更好的工作;這些手段,再再不都充滿既視感?如果中國人對於西方國家在早年的殖民手段嗤之以鼻,那麼現在在做的事情又為何不能被議論?

回到現實上,對於辛巴威人民來說,這些與中國共同開發礦產後的收益、稅金,並沒有如實反映在國庫收支和民生建設上,大家都質疑錢到哪裡去了,一個擁有豐富礦產的國家為何民不聊生?長期的通貨膨脹讓國家不斷的印鉅額面額的鈔票,兩年前的報導指出,一百兆面額的鈔票,只夠買三顆雞蛋,2022年6月的通膨已經升息到200%,可以想見全國貧窮程度有多嚴重,然而,從前朝到現在,國家仍持續舉債借貸,而最大的債權國,想當然爾就是中國(西方國家長期對辛巴威經濟制裁)。在一帶一路的政策下,許多基礎設施的承諾跳票,為了興建鐵路大肆破壞生態、污染水源、野生動物流離失所;中國企業在辛巴威遍地開花,人權團體指出,當地不時爆發因中國雇主奴役、毆打、槍殺、虐待勞工的事件,當然也有受不了的員工攻擊雇主的狀況產生;至於所謂Covid-19的醫療資源跟捐款,也沒有使用在人民身上,所以對於辛巴威人民來說,除了辛巴威政府的貪腐問題之外,中國為當地帶來的不是更好的建設,顯然是災難。

後記:

香奈後來發了訊息給我,希望有機會可以跟台灣的政治人物或民間有所交流,我一方面覺得同為「中國的受害者」這樣的交流是可行的,另一方面卻又感到無能為力,想到辛巴威的情況這麼糟,透過這樣的談話能改變什麼嗎?Taiwan can’t help是我的直覺,不過,瞬間又不想輸給這樣的軟弱,我們台灣,不也是一個一個在拉朋友,到處去說自己的處境尋求幫助嗎?吃的閉門羹不計其數,但我們有因此停下來嗎?我在NGO工作時,每一個倡議都不簡單,不但要遊說政治人物,還得轉譯成民眾可以接收的語言,雖然效益不高,但沒有一個議題是被放棄的。

血鑽石中的女記者Maddy Bowen在和Danny Archer爭論時,我真的有被Jennifer Connelly的演技給震撼到,的確,就算我真的到一趟非洲把這些事實、照片報導出來,這些人就會因此得救嗎?我相信不會,現在不會,但我仍然既徬徨又不得不的,一字一字敲下鍵盤,做我所能做的。

血鑽石劇照,大推這部電影!


註:辛巴威的前世今生資訊量相當龐大,邊吸收邊簡化成方便閱讀的文字,若有不正確的地方還敬請交流指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