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cthelion1993/ 美術史是研究美術品與時代文化交涉互動下的歷史研究,而當代讀者的閱讀及傳播也參與了美術史的形塑。五丁目期待透過不同形式的短篇筆記,提供關心文化、喜好藝術的各位一個富知識性的生活提案。

田調時光的曬傷與青春歲月

刻在青春記憶裡的傷痕,久而久之也會變成生命中難以割捨的部分。

五丁目從國小開始學畫,在臺北縣永和頂溪捷運站附近的昏暗畫室裡,透過一張又一張的幻燈片卡,五丁目首次知道「美術史」的存在。開始知道文藝復興、巴洛克、洛可可。認識達文西、林布蘭、梵谷,雖然印象不是很深,但可能也認識了石川欽一郎。

到了國中及高中的美術班,但美術鑑賞沒怎麼在上課,倒是在翻閱西畫老師的藏書以及閒談中,認識不少美術史上的名家。畢業後就讀藝術大學,但並不是從事藝術創作,而是考上了古蹟修復相關的科系。稍微接觸一點中國工藝史、臺灣匠師史。

由於課堂老師指派的報告,時常得在盛夏時分,搭乘客運往來南北兩地。騎著租來的破爛機車,留著滿頭大汗,穿梭在沒有遮蔭的田野間,探索一間間的古廟及家宅,挖掘出那些建築裝飾匠師不為人知的作品。現在想想這真是一段魔幻的歲月。

記得是北港朝天宮一處的樑柱吧,位在「雀替」(柱子與橫樑的直角交接處)的鰲魚造型頗為討喜

那段在鄉下橫衝直撞的過程,曬傷、車禍、擦撞都遭遇過了,手掌也會起水泡或生繭。悶在寺廟裡進行調查一整天,也容易惹得一身油煙味,衣服還會變黃。讓死大學生如我,真切感受到在田野進行調查的辛苦及奔波勞動的感受。

說來,像五丁目這種從小要嘛提筆作畫,要嘛埋首史料或書堆裡查資料的死文組AKA嬴弱讀書人。大學時期這段上山下海的日子,應該是最容易受傷的一段時光了。雖然辛苦,倒也印象深刻。

另外,大學時的科系除了上述田野調查,還包含一大部分的技藝實作,其中最有可能受傷的大概就是木雕跟剪黏了吧。時常有同學雕刻雕到醫院去。

所謂剪粘,大致上是將瓷碗割成需要的大小裝黏在水泥上的裝飾藝術。過程中也時常會割傷手。

就讀研究所後,就徹徹底底的滾進書堆中了。什麼木雕剪黏,都被拋去了青春歲月的舊衣回收箱裡。偶有田調的機會,也與大學時期的情況不相同。自然也少了物理上的傷痕。

講了這麼多,不過人嘛,雖然身在其中的時候常常抱怨、痛苦,但離開後久了,還是會懷念那段時光。刻在青春記憶裡的傷痕,久而久之也會變成生命中難以割捨的部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社區活動提案|關於傷痕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