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明曜

假藝術家

akaSwap 藝術家俱樂部的介入、佔領、遊戲(三):遊戲

若有成員因遊戲而被淘汰,那就只能說命不好。而總質押的額度將會下降,倖存的成員的分潤比例則相應提升。遊戲結束後,亦可重新開放俱樂部,促進成員的流動。


akaSwap藝術家俱樂部在SpyMash行動之後進行修正,已經無法透過將俱樂部合約設為共創者來強行介入特定的俱樂部。共創品也僅有俱樂部的持有者,選擇將其創作分潤於俱樂部時才會顯現。過去透著光的小縫,持續開著的後門,被悄然關上,人們再也無法見縫插針或將木馬送進特洛伊。這樣的決定無疑是正確的。我們可以想像,若有人帶著惡意,僅需極低的分潤給予俱樂部,便可肆無忌憚的將藝術家的俱樂部化作廣告牆。就算開放俱樂部持有者管理權限,決定哪些NFT可以顯示,也會增添不少管理上的負擔


雖說調皮搗蛋如我,卻不因此失落,畢竟同樣的把戲盡量不玩第二次,何況我還有我自己的俱樂部呢,啾咪

那些間諜阿亂們,已經成為歷史了。後援會中不再見到它們身影。


在聊我的俱樂部之前,我想先聊聊我對俱樂部的一些想法。誠如之前所說,在俱樂部功能開放時,就一直想著能用俱樂部做些什麼事情。也想著俱樂部的運作邏輯,及它的設計思維──這關乎著我能用它來做些什麼事情,以及透過俱樂部與藏家、用戶建立不一樣的關係


或者說,在生產與購買的貨幣與商品的交換之外,我還能做什麼?


成員可以選擇質押一定數量的aka dao來獲得分潤,分潤的比例與總質押的占比相關。而分潤多半來自俱樂部主人銷售時的分潤回饋,無論是自己作品的分潤,甚至是其他非自己創作之藏品的銷售。作為單價並不高昂的創作者,我總思考著這些微薄的利潤真有什麼吸引力嗎?若拉高分潤的占比,對於創作者來說是否有點本末倒置?而這樣做,是否真的能公平的將獲益分配至忠實的支持者身上呢?或許與個性相關,我總覺得藏家購買作品已是最直接的支持了,再期望他們多做些什麼事情是否太過奢持?我不太算是「能讓藏家賺到錢」的創作者,卻也擁有不少人的支持,這已經足夠幸運了吧?

後援會成員可以檢視自己的質押數量與分潤佔比。


另外一部分,基於俱樂部的總質押額度有上限,會員數量又取決於開放的質押額度,而質押的數量又關係到分潤的數量,環環相扣。在一般狀況下,卡位進俱樂部的小夥伴,大概也不會主動退出(只要有分潤進來,躺著就可以領錢)。那麼如何創造俱樂部成員的流動,說不定會是一個大課題。這關係到俱樂部如何補充新血,也關係到讓既有成員離開俱樂部且不造成強烈剝奪感。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成員們能夠用某種弱參與的形式,與我一起編織不同的關係;可以輕鬆的參與俱樂部,不必勉強他們去做太多事情。


簡單來說,我的後援會想要弱參與(不做事也可以玩)、在價格以外創造價值(要怎麼讓大家有感)、創造成員流動(我想要踢人)。也希望我能藉由後援會的架構,於未來衍生出別的玩法,讓參與者玩得開心(我也玩得開心)。


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念頭,就是狼人殺或詐欺遊戲之類的東西,藉由不同的規則,依序淘汰參與者,而剩餘的倖存者們將會獲得獎勵。若將這個概念放到俱樂部中,將會變得很有趣,而且很直觀。若有成員因遊戲而被淘汰,那就只能說命不好。而總質押的額度將會下降,倖存的成員的分潤比例則相應提升。遊戲結束後,亦可重新開放俱樂部,促進成員的流動

甲斐谷忍《詐欺遊戲》,很有意思且好看的漫畫,曾改編為日劇。


總而言之,經過深思熟慮之後,也找到願意提供技術協助的0xlefty大大。就開始安排這次的Ape Game。Ape Game預計有三輪遊戲,每一輪都會淘汰若干參與者。最一開始,後援會的總質押額度為3333dao,個人質押額度為15~3333 dao。想先試探看看大家加入的額度會抓在多少。後來aka dao大戶一口氣壓了1111 dao 後,豆泥跟上1535 dao後,達到質押上限。也開始有些朋友私訊表示,想加入後援會,無奈額度被豆泥卡滿。最後再次開放總額度至5000 dao,每人質押額度為 15~100dao。也因為有兩位質押大戶的加入,更讓我確定第一輪遊戲的玩法──我想要質押佔比高的成員,有更高機率被淘汰,如此一來分潤的分配也會更公平。

後援會封面圖

後援會連結點我

雖說如此,也僅是機率而已。所謂富貴險中求,若真的能躲過如此高的風險,最終獲取更高比例的分潤,應該也是相當公平。


Aka's Ape於Ape Game開始後,地板價格從0.3t被掃到1t。目前二級銷售金額已經是一級的4倍了。 除了感謝社群的熱烈支持外,也特別感謝來自泰國的收藏家大力推薦。
分享一下來自泰國藏家的推文,實在受寵若驚。

Aka's Ape連結點我

另一方面,之前發布於fxhash的Aka’s Ape乃是我獻給社群的小禮物。1t>0.5t>0t荷蘭拍賣,1000版,前面當作開放抖內,實則免費鑄造為主,想試試看能否將一些圈外的用戶帶來akaSwap逛逛(理由沒有多高尚,只是因為我大部分作品都發在akaSwap上),也讓社群的夥伴有個關於akaSwap的小禮物。由於數量充足,二級價格也不貴(初鑄者更享有版稅分潤),便思考著將它作為Ape Game的變因,豐富遊戲的體驗。當然,早期的支持者們,也能讓手上的猴子們有些作用(尤其mido手裡居然有46隻猴子)。


我想,持有很多的猴子,把大地主給鬥走的遊戲,聽起來蠻有意思的吧?這也是第一輪遊戲"Communism Game"的名稱由來。
《Ape Game #1 : Communism Game》正面

NFT連結點我

我預計,每一輪遊戲都將發送一件NFT。第一輪的《Ape Game #1 : Communism Game》除了是作品之外(點擊s即可下載作品原圖),也將會是遊戲的重要工具──將抽選的規則,以透明、公正的方式展示,甚至要掌握到一點點區塊鏈的特質。與0xlefty討論後,他想到將未來的區塊之hash值作為變數,來實現公平的抽選。所有參與者,就算檢視程式碼,也無法預測會是誰被淘汰。大家在收到NFT之後,就只能默默地等待結果揭曉。

相關算式如下:
1.設持有的Aka’s Ape數量為n。個人權重 = aka dao質押數量x (0.95的n次方)。
2.被抽中的機率為:個人權重 / 所有個人權重總和。
3.當有人被抽中之後,從權重總和中扣掉他的權重,並從名單中剃除。


《Ape Game #1 : Communism Game》結果揭曉前的背面。


在之後的遊戲中,也傾向都以同樣的方法,給予參加者一幅與遊戲相關的作品,也會是參與遊戲的紀念品。當然隨著淘汰者增加,作品的總版次也會減少。(《Ape Game #1 : Communism Game)更有一筆 6t 的成交紀錄)。簡單來說,參加Ape Game有分潤可以領,每一輪遊戲都會有NFT空投,也會有成員離開(直到下一輪遊戲開放)。

距離Ape Game結束還有兩輪,近期將開始進行第二輪遊戲,Aka’s Ape一樣會影響遊戲進行(當然沒有猴子也是可以交給機率之神)。記得第一輪有人權重超低,還屯了一些Aka’s Ape但一樣慘遭淘汰。所以說,一切都是命吧?目前還在俱樂部中的成員有50位,我也不知道之後會有那些人被淘汰。不覺得又刺激又好玩嗎,啾咪。


若你錯過了這次Ape Game的話,還請靜待這一場遊戲結束,到時將會重新開放大家加入。除此之外,在下一場遊戲我也想試試新的方法──以售票的方式招募參加者。票券不僅是作品,而且票券的收入,部分用於支持0xlefty,打造善的循環,可以想成大家付點小錢到桌遊店玩遊戲(真的很倒楣第一輪被淘汰的話,也會有兩張NFT當紀念:門票與第一輪遊戲的NFT);另一部分則用做後援會的收入,分配給上一場Ape Game的倖存者。

未來理想的模式。
1.每一輪遊戲的參與者都會獲得空投,倖存後將會獲得部分作品分潤。
2.當第一場遊戲結束後,販售第二場的門票。
3.門票收入分潤予我與0xlefty,以及第一場遊戲倖存者。
4.以共同分攤成本的分式,讓創作者有微薄的收入,參與者有作品可以拿。

以上報告,希望大家玩得開心,也希望後援會能玩出更多有趣的玩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akaSwap 藝術家俱樂部的介入、佔領、遊戲(前言)

akaSwap 藝術家俱樂部的介入、佔領、遊戲(一):介入

akaSwap 藝術家俱樂部的介入、佔領、遊戲(二):佔領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