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笑編哭。B編
編笑編哭。B編

我是B編, 出版業打滾中的多重身分人,韓劇重度中毒,立志成為出版界的迷妹第一把交椅。 ▲合作請洽:[email protected]

社區活動︱B編︱棒球與我的青春


國中時暗戀的男生是兄弟象的球迷,因為愛屋及烏,我開始收看以前和爸爸搶電視時總是佔據頻道的職棒賽事。當時的我始料未及的是,這個男生始終沒能得知我的心意,因為他而進入我人生的棒球賽事,卻成為我大學生活的重心,扎扎實實地參與了我的青春。

大學填榜時,我決意離開高雄北上,除了前幾志願的大學都在北部之外,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當時的兄弟象隊(現中信兄弟隊)的主場幾乎都安排在新莊、天母球場。而那時的我,殷切期盼著能夠進場看球——甚至期待著總冠軍賽。

這個願望很快地實現,我北上念書,也在同一年進場看了期待許久的總冠軍賽。那場最後比賽輸了,那場比賽的先發投手——曾經是我最喜歡的選手廖于誠——也已經離開職棒賽場,而我也早已淡忘那場比賽的諸多細節。然而,這場比賽只是個起點,自此之後,球場成為我約會首選地點,褪色的票根見證著,在我最為美好的18歲的尾聲,有棒球的陪伴。

2008年職棒總冠軍賽G5門票


那場我忘不掉的比賽

在我十餘年的觀球經歷中,印象最為深刻的一場比賽,是一場延了又延的消化比賽(賽季末無關排名的例行賽事)。那場比賽觀眾很少,出發前的陰綿細雨讓人有了延賽的心理準備。當時我大四,與喜歡棒球但支持不同球隊的朋友帶著學士袍與應援看板冒雨前往球場,迎接我們的只有過大的雨勢、漫長的等待,以及意外展開的球員簽名會。

比賽沒打成、需要再另外找時間去觀看補賽、球場與學校來回近三小時的車程,即便經歷如此,我毫無怨言。那是一場至今我仍難忘的「球賽」。

當時製作的應援看板及三位球員的簽名
因延賽而舉辦簽名會的報導,相片中可見我的應援看板


我喜歡的球員:周思齊

彭政閔與周思齊是我最喜歡的兩位球員,我想應該沒有任何象迷不喜歡彭政閔,他也是從我開始收看職棒、成為象迷時,球隊的主要球員,所以象迷喜歡彭政閔,似乎是一種天經地義。所以在此我想多一點篇幅談論周思齊。

周思齊一開始並不是象隊的球員,他是因為米迪亞暴龍隊涉及假球案解散之後,經過特殊選秀會進入兄弟的,那年我唸大一。在我高中時,他是我一直持續關注的、非兄弟象的球員。當時膚淺的我,單純喜歡他帥氣的臉。

後來,他進到兄弟,我開始更認識他之後,他在球場上展現的態度,他在球場外面對球迷酸言酸語的反應,他為了基層棒球所做的努力(球芽基金),都讓我更堅定地支持他。

又後來,因為工作之故,我獲得了一次與他見面的機會。再後來,因為那次的見面,我獲得了一次專訪他、書寫他的機會。這年,我棒球進入我的人生已經十五年之久,大概是我這輩子除了吃卡迪那牛排口味洋芋片以外,堅持最久的一件事情。

讓我體會到,世界上最快樂的事情就是當你喜歡一件事情十餘年,而後它在因緣際會下,與工作、與專業、與其他興趣串連在一起

當我完成這件工作時,我想起那位暗戀的男生,他在不知不覺中成為我與棒球的橋樑,搭建起我人生大半輩子的生活支柱,成就充滿笑淚的青春。

周思齊的書《周思齊的九局下半》、簽名球及簽名海報
專訪周思齊的文章(刊登於《文訊》雜誌2019年11月號)
彭政閔的書《證明自己》以及我很喜歡的運動雜誌《SOUL》(已停刊)


其他的那些⋯⋯

我的棒球收藏不多,有一本比較厚的剪報放在高雄老家,租屋處能挖出來的,有一本2009年封面是兄弟象拿下下半季冠軍的《職業棒球》、一本職棒22年(2011年)封面中心是鐵拳振總的「兄弟年刊」、一顆因雨延賽(前述)得到的簽名球,以及一顆向PTT象版版友索取的葉詠捷簽名球。


棒球之外⋯⋯

因為棒球,我在大學時加入了壘球隊(因為系上沒有棒球隊),我曾擁有兩個背號,一個是投手葉詠捷的13號,一個是投手廖于誠的47號。這件事也得記上一筆,比較喜歡雙數的我,因為這兩位選手,甘心選單數背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