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劳小报
工劳小报

小报网站及订阅:https://newsletter.laborinfocn.com/ 介绍:“工劳”这个名字是工人和劳动的简称,同时也是“功劳”的谐音。我们想透过工劳来强调基层劳动者在维持中国社会运转中的贡献。但同时,工人也是社会不公的最大受剥削者,长期处于失语、不可见的无力处境。我们反对此种现状,希望提升劳动者的能见度,期盼不同职业的、不同性别的、不同民族的劳动者能达成真正的团结。

郑州富士康疫情|工劳小报 #9

每个HR都会追问我过去一年做什么了,我曾说过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我照顾,他们就问“现在身体完全没问题了吗”“那你不会再因为家庭原因轻易辞职吗?”我还说过去亲戚公司帮忙了,对方说“有亲戚有公司,你是不是会很轻易辞职再继续回去干?”问得我哑口无言。
本期小报专属封面图,欢迎分享给你的朋友!
本期小报原文周期(2022/10/11 - 2022/10/25)
本期撰稿&编辑:星星儿、胡不悦、非洲大蜗牛、三不沾、Olia、Y

01 本期重点

郑州富士康疫情爆发,管理混乱工人挨饿

“救救我们,我们(被迫)必须返工,我们都害怕,都是人”

“工人的命不是命嘛?”

“现在的富士康就是地狱”

10月25日晚间,郑州富士康工人们在微博上的留言冲上了热搜,短短不到两小时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信息流之中。郑州富士康近几天被接连爆出厂方隐瞒疫情、工人交叉感染、被隔离的工人挨饿,情况非常严重,难以估计实际感染受影响的工人数量。以下是微博上流传的被隔离的工人争抢食物的照片。

综合目前公开资讯,我们发现郑州富士康疫情以及现在的种种混乱问题都是工厂管理方以及品牌方所造成的人祸:

一、隐瞒疫情资讯、强迫工人上班

国庆假期结束后富士康的工人们就已经发现身边有工友被查出阳性。有工人表示,30个人一批次做的快筛检查,当场就有5个人阳性被拉走(来源)。并且近几天的半夜,富士康厂区周边的路上都停满大巴,穿防护服的人员将确诊工人带走(影片)。然而这些疫情讯息都被郑州富士康工厂隐瞒了下来。查询郑州10月份的疫情数据,除10月11日、12日外,每日新增本土病例都不超过10例。富士康发生的事情很明显未被记录

工人发现疫情后开始担忧,尤其是当部分工人身体不适想要请假的时候,工厂的做法却是完全相反且极端——强迫工人上班,直接导致疫情扩散致更多工人受影响。曝光的聊天记录显示,富士康管理人员在微信群中警告工人“不想上班有很多理由,想上班就会有很多办法”(下图)。

另一些网络流传的图片则显示,工厂对工人的强制赶工背后可能亦有来自品牌方苹果公司(Apple)的交货压力。一则“21课维修K02”的微信群聊截图提到“苹果给公司压力,让提升出勤率”(图片)。结合之前郑州富士康代工苹果iPhone14和升级机型iPhone14 Pro的一些有关"生产线调整"的消息来看,这样的说法可能属实。

二、关闭食堂、混乱管理、无视工人基本生活需求

为了减少工人之间的接触,工厂想出来的办法是:关闭食堂,强制工人回自己的宿舍吃饭。但这个做法并没有减缓疾病传播的危机,反倒增加工人更大的劳动压力。一方面,因为在宿舍中工人仍存在大量相互接触,而工厂隐瞒疫情强迫上班的做法更导致许多可能已经感染的工人未被合理隔离;另一方面,十几万的工人被迫每天步行回宿舍吃饭、定位打卡,然后再步行回车间上班。频繁地“车间-宿舍“间折返流动,不仅令工人难以得到充分的休息,也造成了病毒的进一步空间传播。

同时,被隔离的工人也指出工厂经常忘发、少发隔离餐,无视工人生活需求。许多隔离中工人连饭都吃不上、吃不饱,才发生文章开头提到的争抢食物情况。而有的工人在隔离期间患病、发烧,工厂却也不管不顾,没有人处理,没有医疗人员,工人只能上网求助(下图,来源)。除此之外,宿舍垃圾无人处理等情况也显示出工厂管理方不把工人当人看,只注重出勤、生产和效益。

三、封闭生产、高强度高压管理

除了上述提及管理方在厂内疫情爆发下罔顾工人福祉、唯利是图等荒谬举措外,此次郑州富士康疫情也揭露了其背后封闭生产体制的问题。自上海疫情爆发后,许多大型工厂开始推行“闭环生产“,也就是封闭生产,让工人在工厂范围内吃住生产,与外界隔离,并严密监视管理工人的交流互动,以此保障疫情扩散下生产的维持。这种做法也得到了许多地方政府的支持,富士康很显然是贯彻闭环生产的模范生。

闭环生产虽然阻断了工人与外界的接触,却无法在工厂内部阻断工人的互动,反而还因为工人同吃同住同生产,更增加密集空间疫情传播扩散的可能性。一旦厂区内有疫情爆发,实行闭环生产的工厂将难以阻挡其蔓延。

有的工人表示从国庆长假之后郑州富士康就已经开始出现交叉感染、厂方荒谬仓促应对,但直到10月下旬局面陷入混乱之后消息才得以传出工厂。其背后的原因很可能与封闭生产、高压管理方式有关。工人意识到了问题,却在厂区内被严密监视,又无法离开工厂与外界交流。

先暂不论闭环生产对工人流动权利的剥夺和其是否对防疫有效,但闭环所形成的新的管理压制和霸权确是毋庸置疑的——闭环生产接近军事化的劳动管制和对工人的限制,导致工人遇到问题后无法向外求援,也难以反抗不公对待。高压闭环管理令疫情处理更为不透明、工厂管理方更为所欲为。

四、总结

郑州富士康一直被称为苹果的“iPhone城”,是全球最大的iPhone制造工厂。 工人每天在占地面积140万平方米的工厂里工作,生产的iPhone占了全球iPhone销售量的一半。中国劳工观察的2019年工厂调研报告指出,郑州富士康工厂发现长期存在大量违反劳动法的情况,包括强迫工人加班、辱骂工人、瞒报工伤事件、大量违规使用学生工及派遣工等。

郑州富士康长期存在的劳动违法已不需再多加赘言,疫情下开创的"闭环生产"只是这一系列对工人权利霸凌的额外注脚。暂不论防疫政策的合理性问题,但富士康和背后的品牌方为追求资本利益的最大化,赤裸裸的罔顾工人权益和生命健康保障,生产永远高于健康,工人只是被养在宿舍的待"剥削"螺丝钉。资本利益驱动下,最终生产任务和清零指标都压在了最底层的工人身上。郑州富士康是首先爆发出问题的工厂,但恐怕并非个案,全国范围内目前至少有百万甚至上千万劳动者正生活在"闭环生产"之中。这样的劳动方式、管理方式必须被改变。


02

工人动态

—— 疫情后续 ——

山西大秦铁路司机集体染疫却被要求继续工作

10月19日,山西大秦铁路湖东电力机务段人员爆发群体染疫。然而,网络流传讯息却显示,为了保障山西煤矿向外供应,司机们被迫顶着疫情继续工作,煤炭运输并未停止,工作间甚至被直接改成方舱医院。阅读原文

—— 工厂工地 ——

快时尚公司Shein遭揭露低薪过劳压榨工人

Shein在2021年5月超越亚马逊,成为美国下载量最高的购物APP,然而低价背后是对工人的剥削

10月中,英国媒体《Channel 4》公开了一部关于中国快时尚品牌Shein的纪录片。制作团队卧底于为Shein提供衣服的两家广州工厂,发现这里的工人每月仅获1天休假,时常连续工作高达18小时。而他们平均月薪仅4000元人民币,对比高强度的劳动,报酬相当微薄。阅读原文

155名中国工人在印尼马鲁古奥比岛联名讨要薪水

工人们等在工地门口讨薪

这是9月中的新闻,目前还没有事情获得解决的消息。155位工人随山东某尔公司来到印度尼西亚进行工程施工。然而,这家公司却以赔本为理由拒绝支付工人们5月到8月的薪水,工人们被迫在工地大门前抗议讨薪。有工人表示这家山东公司经常拖欠员工薪金,除了现在在讨要工资的155人,之前回国的工人也表示至今还有工资没有拿回来。阅读原文

—— 服务业 ——

外卖有头发,员工被店长带去剪寸头

10月中,有媒体以赞赏的态度报道了一家外卖店老板的“负责”行为——因为外卖中有头发,于是带打包餐食的员工去剪发,剪成了寸头。这则新闻引发了不少讨论,一些留言者指出把员工剪成寸头也无法避免掉发的问题,而是应该让员工带帽子或头套。还有一些留言认为老板的做法明显不尊重员工,新闻中员工明显表达了对于剪发的抗拒,却还是被老板带去剪发。阅读原文

—— 白领 ——

一公司面试登记表上询问“是否接受无偿加班”

10月初,一张深圳海明威科技控股(深圳)有限公司面试表在网上流传。其中的大部分问题都明显违反劳动法,包括是否接受无偿加班、拖延工资、双休变单休、休息时间处理公事、晚上或周末培训开会、试用期不买社保等。而该公司在回应时轻描淡写,说“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只是一个(调查),对面试结果没有影响。”工作日加班、双休变单休的问题已经讨论了多年仍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公司们得寸进尺,越来越把加班当成常态。 阅读原文

美团一高管性骚扰员工,已被开除

10月24日,一篇名为《应届生在大厂工作两个月,我被新老板性骚扰到“急性应激创伤”》刷屏,一位美团应届生自称,自己进入美团工作两个月,遭到美团出行高管白向文(秦昌江)频繁性骚扰,以至于抑郁成疾,被诊断为“急性应激创伤”。这位员工收集证据后向公司举报,美团在认定这名高管的性骚扰行为后已解除劳动合同。阅读原文

—— 青年劳动者 ——

应届毕业生工作维权被送到警察局

该账户的帖文中包含了自己在警车上的照片,后续无更新内容

10月20日,一位微博用户发文讲述了自己在工作中维权却被送至警察局的遭遇。当事人是一位应届毕业生,在湖北醉醇风有限公司工作了一天后觉得不合适,选择辞职。离开前她希望结清试用期的工资,却遭到公司拒绝。后续她获得劳动监察部门的支持,维权成功。但是,当她去领取工资时却遭到公司人员的辱骂,并被警察带至警局,原因只是她在争执过程中批评公司人员是“老板的走狗” 阅读原文

—— 新现象 ——

数据显示劳动监察部门近十年来正在懒政化

劳动监察部门绩效下降严重

10月底,网站"中国劳动趋势"整理人社部统计数据后发现国内劳动监察部门自2017年之后快速懒政化,处理劳动争议案件和对于企业主动监察次数均明显减少。并且,劳动监察部门在追回工资数额、要求企业补签劳动合同数量、督促补缴社保金额等方面也呈现严重的绩效下滑。阅读原文

2022年全球工人权利状况跌至历史最差

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工人权利都受到越来越严重的侵犯。(图片来源:《2022年全球权利指数》)

国际工会联盟(ITUC)发表的《2022年全球权利指数》对148个国家对工人权利的尊重程度进行排名。该指数表明,侵犯工人权利的行为在2022年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ITUC还指出,在一些国家,工人运动受到“残酷的镇压”。阅读原文


03

深度与评论

I. 中国劳工观察:疫情期间中国不断外派劳工 人权侵犯雪上加霜

2022年3月29日,103名滞留印尼苏拉维西超过五个月的中国工人,举行抗议示威活动,要求回家、讨还薪水。

“2021年,59.2万中国工人在外务工” 其中有半数以上是在疫情爆发后才被遣派出国的。中国劳工观察在印尼的调查显示,大量的工人在海外遭受了不公正的对待。中国的疫情政策希望在保证经济生产的同时对公民实行严密的管控。他们被迫签署不公正的合同,并且在工地受到严密的管控和监视。而由于严格的防疫政策,与家人团聚也极其困难。阅读原文

II. 南方周末:数字时代,中国拉链工厂车间女班长的一天

拉链工厂内的工人

数字化的生产和管理作为“降本增效“的一环被引入传统制造业。本文试图论证“数字化生产对工人的好处”,采访很翔实,展现了传统制造业转型下的工人工作方式变化。但同时缺少一种讨论:现有的劳资关系下,引入数字化管理是否能给劳动者带来实际的好处?抑或只是另一种文明而精巧的剥削手段?开头写“工人会主动去想,‘什么对我是便利的?系统可以帮我做什么?’”最终却落在换汤不换药的“什么对公司是更便利的?” 阅读原文

III. 极昼:花果园告别漫长的九月

贵阳南明区花果园是全国最大的棚户改造区,密集的高层住宅楼房租低廉,居住着40万当地居民和大量外来打工者:来找工作的单亲妈妈、被迫关店民宿老板、做志愿者的盲人按摩店经营者......在疫情冲击下,来自五湖四海的务工租客和居民共同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九月。 阅读原文

IV. 每日人物社:游戏陪玩、扭气球……中国有2亿人灵活就业,他们过得怎么样?

截至2021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这意味着每五个劳动者中,至少就有一个属于灵活就业。本文以读者来信的形式节选了数十段城市中的灵活就业者的劳动与生活切片。这些讲述主要集中在服务、派送等行业,大多背后出于相似的经济因素,有超过一半是来自各专业的应届毕业生。 阅读原文

V. 财经故事荟:疫情下的影视幕后

过劳,赔本,甚至猝死的遭遇伤害着影视行业打工者们。和有合同护身的艺人或有工会撑腰的外国影视从业者不同,许多国内影视工人在恶劣工作环境中面临连续工作几十小时、被迫加班、减薪或拖欠在剧组拍摄制作的情况常有发生。受采访人们表示,这让人难以忍受,却又无能为力。疫情之下,缩减成本的潮流让本就飘摇的影视产业工人待遇更受折损。 阅读原文

VI. 深燃:打工人卷向新加坡

许多科技和金融从业者为了避税、涨薪、减压奔向新加坡。但有受访者表示,对于普通打工人,在当地工作的压力正无限趋近于香港、北上广深等地:相比国内,新加坡的“诱惑力”包括繁多的外资企业工作岗位、更为宽松的技术岗位年龄门槛、更接近西方的教育文化等;但近来房价物价上涨、签证紧张、和对于加班的期待也在让许多雇员感到当地加速的“卷”。 阅读原文

VII. 澎湃:办公软件“支配”打工人

钉钉、企业微信、飞书为国内三大办公软件

“缺乏人性化的工具在想要对员工施压的老板手中,就有可能成为打工人无法抗拒的‘利刃’”。受到疫情影响和健康码等技术的带头,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采用平台软件对员工进行远程监视与管控。在现有的生产关系下,为企业主需求而生的办公软件是员工的“帮手”还是进一步压榨员工价值的“凶手”? 阅读原文


04

调查与报告

  1. CSIS:Taiwanese Business Responds to Growing U.S.-China Tensions
  2.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2022中国保险中介市场生态白皮书
  3. 智联招聘:2022职场人国庆长假调查
  4.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2022雇佣关系趋势报告
  5. 58同城、赶集直招:2022年三季度人才流动趋势报告
  6. 猎聘:2022三季度中高端人才就业数据报告
  7. 香港中文大学:2022年中国上市公司招聘研究报告
  8. 国际工会联盟:2022年全球权利指数
  9. 前程无忧:2022老龄群体退休再就业调研
  10. The Reshoring Institute: Global Labor Rates Comparison

05

资源推荐

书籍:每日工人阶级史

Working Class History是一个完全由志愿者运营的工人阶级史项目。在这本书中,他们记录了一年中每一天在世界历史上与工人阶级相关的,无论宏大或微小的事件。从1918年日本农民发起的大米暴动,到2020年美国警官对黑人乔治·弗洛伊德的凶杀,再到1927年的上海大罢工,这里记录的不单单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历史,也不仅仅是狭义上”工人阶级“的历史—对于《每日工人阶级史》的编者们来说,所有受到压迫的群体都属于工人阶级—无论是黑人、LGBTQ人士,还是世界各地土地遭到剥夺的原住民。豆瓣链接

06

法律与维权

判决1:员工患“职业性血液病”终得公司赔偿56万元

缺乏应有的劳动健康保障措施导致员工患职业病,公司能逃出法网?不能,要赔偿。员工杨某某从2015年开始在万宝力不锈钢制品公司的包装车间进行打包工作,该公司仅为员工们提供一次性口罩而不是防毒口罩。2020年杨某某身体不适,住院后被诊断为:职业性慢性中度苯中毒(白细胞减少症),劳动能力构成五级伤残。杨某某向法院提出诉讼。法院判定公司未建立劳动保护措施和职业健康检查制度,需承担全部赔偿责任,且在公司提出上诉后维持原判。

案号:(2021)粤19民终14732号 阅读原文

判决2:一年内不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须支付双倍工资

签的是劳务合同,而对员工的工作要求属于劳动合同,劳动关系怎么判定呢?孙某于2020年在怡文公司担任游泳教练,同年十月双方签订劳务协议,明确孙某为全职员工,协议包含薪资构成、考勤、请休假、禁止兼职等。法院认为该协议具备了劳动合同的基本要素,双方建立的是劳动关系,符合“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

案号:(2022)沪0104民初31号 阅读原文

附:《一文讲清:劳动合同、劳务合同》

判决3:岗前培训发生意外事故,劳动关系怎么算?

岗前培训能算作建立劳动关系了吗?可以!2021年2月段某参加山东省平邑县某学校安排的岗前培训。培训第二天,段某在路上发生交通事故。校方认为并未与段某建立事实的劳动关系,意外事故损失不属于学校应当承担的赔偿范围。段某申请劳动仲裁,但被驳回,诉至平邑法院。法院认为段某接受学校安排的培训,且接受培训的原因也是为了达到从事学校岗位工作的要求,“岗前培训”活动构成了学校整个经营业务活动的一部分,故双方存在建立劳动关系的本质特征。该校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阅读原文

指南:未签劳动合同,怎么获得双倍工资的补偿?

不少公司为了逃避责任不按时和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这让劳动者在很多时候非常被动,权益受到损害时也无法获得赔偿。除了督促用人单位提供劳动合同外,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那我们怎么运用这一条来维护权益呢?可以参考这个视频。 观看视频


07

图片故事

外送骑手的民间智慧。看出来这是在做什么了吗?拍蓝底证件照。 来源

现实中的老年人再就业长这样。“西南民族大学:校方答应学生找工人帮忙搬东西,结果用市场价的六分之一骗了一群爷爷奶奶干苦力。” 来源

08

劳动碎语

每个HR都会追问我过去一年做什么了,我曾说过家里有人生病了,需要我照顾,他们就问“现在身体完全没问题了吗”“那你不会再因为家庭原因轻易辞职吗?”我还说过去亲戚公司帮忙了,对方说“有亲戚有公司,你是不是会很轻易辞职再继续回去干?”问得我哑口无言。

来自《职场不接受Gap Year

这是顾雨所在的城市最后一个学校直招的宿管工作,其他所有宿管工作都已外包给物业,而她听说,她的岗位也即将面临被外包的风险。究竟能在这个岗位待到什么时候,顾雨也并不明晰。她说,等失业的那一天,要做到干脆地拿钱走人。

来自《大学毕业去当宿管

被关在小黑屋的三天里,我注意到,我的美团骑手账号权限,是被一点一点分层剥夺的。第一天,虽然提示“限制接单”,但还能接到零星派单;第二天,再次提示要24小时限制我接单,派单消失了,但似乎还可以去系统里,抢一些别人不愿意接的单。第三天,也就是今天,我发现,不但没有派单,连抢单的权限,也直接封死了。

来自《骑手日记系列:平台就没拿骑手当人

入职时,小鹿和小清都不清楚临聘与编制的区别,面试官告诉她们同工同酬。直到入职半年多过后,小鹿帮一位老教师操作手机时,不经意看到弹出来的短信通知,恰逢那天发工资,小鹿愣了几秒钟,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薪水连正式员工的一半都不到。再后来她得知,前年她的年终奖是在编教师的零头。

来自《临聘教师生存实录:“我和结婚只差一个编制”

在最后:

欢迎点击订阅我们的小报📌

以上是第9期工劳小报的全部内容。我们正在探索将日常的工人资讯定期整理为 Newsletter,希望你可以来信([email protected])提出你的建议或加入志愿者,同时也请你多多分享给墙内的朋友们。

我们关注中国基层劳动者的处境与权益。欢迎透过Telegram机器人投稿或推荐内容。也欢迎你关注我们的Twitter账号TG频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我咽下奔波,咽下流離失所」 | 金馬達基金公告 No. 58

老年人在/再就业|工劳小报 #8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