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劳小报

小报网站及订阅:https://newsletter.laborinfocn.com/ 介绍:“工劳”这个名字是工人和劳动的简称,同时也是“功劳”的谐音。我们想透过工劳来强调基层劳动者在维持中国社会运转中的贡献。但同时,工人也是社会不公的最大受剥削者,长期处于失语、不可见的无力处境。我们反对此种现状,希望提升劳动者的能见度,期盼不同职业的、不同性别的、不同民族的劳动者能达成真正的团结。

高速上“大逃亡”、毛坯房内打地铺的富士康工人们 | 工劳小报 特刊

本期特刊,我们从富士康疫情下"大逃亡"出发,对这起事件进行跟踪。我们近日专门向几位还留在工厂内、以及选择逃离工厂的工友了解了ta们的亲身经历,并整理了富士康厂方和来自地方政府的回应。希望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疫情下的富士康工人。
本期小报原文:2022/10/31
本期撰稿&编辑:胡不悦、非洲大蜗牛、三不沾

10月下旬,30多万人的郑州富士康工厂突然疫情大爆发。疫情下的管理混乱,令大量工人对自身的生活和健康保障出现焦虑,出现了前赴后继的"富士康大逃亡",引起关注。富士康在闭环生产下高压管理、隐瞒疫情资讯、强迫工人上班、无视工人基本生活需求等问题在工劳小报第9期有重点描述。

本期特刊,我们从富士康疫情下"大逃亡"出发,对这起事件进行跟踪。我们近日专门向几位还留在工厂内、以及选择逃离工厂的工友了解了ta们的亲身经历,并整理了富士康厂方和来自地方政府的回应。希望社会各界继续关注疫情下的富士康工人。

工人口述:走田地、翻土堆、跨坟岗的回家之路

下文基于对多名"逃离者"的真实交流,李成和阿海是从富士康逃离的成千上万名工人的一道缩影,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10月28号晚上9点,李成和几个工友结伴趁着夜色,准备从一处铁皮瓦墙翻出富士康工厂。

可以逃出去的地点是从“一个厂里内部的好心人”嘴里听到的。大家口口相传,每天跑出去的人都会比前一天多。到了墙根下,同行的女孩看着离地两三米的高度有些犯了怵,“我是个男孩,翻铁皮瓦还可以,有些女生害怕,我说,命要紧还是咋弄,跳不跳,我接住你”,就这样靠着你拉我一把,我扶你一下,年轻的富士康工人们踏上了漫漫回家路。

从富士康厂区到李成的老家开封通许,在走大路的情况下百度地图显示需要步行16个小时。李成担心路上遇卡被劝返,和同行朋友绕了小路走。小路大多需要从乡间田里绕行。这趟旅途注定不会是一场意气风发的公路电影,疲惫、不安和对回家的渴望蔓延在工人们之间。李成想起了家中一岁多的女儿和等待他的妻子,决定无论如何,“死也要死在离家最近的地方”。他认为在富士康的处境令人人心惶惶了。

"大逃亡"路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能给沿途村民添麻烦

作为厂里出来的密接者,进村买补给食物或者歇脚,都有可能导致这个村子也被划入密接。为了不给村子招来"无妄之灾",李成只要看到村庄就绕开,问路也是隔着老远喊话,不多靠近村民一步。到了夜里,村子附近时不时有夜间巡逻人打着手电筒来回绕,他们看见光亮就停止前进,屏息原地等待巡逻人走远再赶快离开,唯恐是富士康安排专门来堵逃跑员工的。进不了村子,李成走田里,翻土堆,跨坟岗,夜里的乡间小路黑黢黢,带着10月凛冽的寒风,为逃离的年轻工人们披上一层黑夜的保护色。

随着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气温稍稍有了提升。离开富士康的距离越远,李成也就逐渐放下心来,向有人气的大路上靠拢。一路上虽然没法进店吃饭,但好在有好心人在路边提供了水和馒头。靠着和同伴的互相支撑,李成等到了老家派来接工人的车。尽管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隔离才能见到家人,李成忐忑的心情终于得到些许平静。

李成在过坟岗时候只想着远离富士康,心里并不慌乱

在李成平安到村的四小时后,29号的晚上7点。阿海也背起行囊,悄悄离开了富士康的宿舍。

在富士康厂内疫情蔓延开来后,阿海仍然继续上班到了28号——因为领导要求核酸不阳就必须上班,不然就报旷工,吃不上饭;即使是正常上班,拿到的盒饭也有出现米饭不熟、饭菜发馊的情况。而上班又意味着面临交叉感染和感染后得不到合理照料的风险。在最基本的吃住和身体健康都无法得到保障的情况下,大量的富士康工人们自发停下了工作,离开流水线、工厂和宿舍,爬出铁皮墙,走向田野,踏上高速公路,只为一个回家的机会。

依照网络流传的工人逃离路线绘制,张庄是附近工人主要聚居区

比起走小路的李成,阿海选择的路径更加“主流”。在翻了三道铁皮墙离开富士康后,他先是去了华夏大道——华夏大道是离厂区最近的一条快速道路——这也是最开始很多工人出逃的首选。然而在华夏大道上还没走多久,阿海就在第一个卡点被拦了下来,对方说是“上边要求”,让阿海折返回去。

在一些社交平台也有工人互相留言提醒省道国道有设卡拦截

迫不得已,阿海换到了附近的京港澳高速,跟着大部队,沿着应急车道出发前往郑州主城区,准备经由郑州回老家焦作。旁边就是呼啸而过的运输卡车,和应急车道仅以零星的三角锥路障隔开。有逃离者猜是高速公路工作人员保护返乡工人所设置。阿海走到郑州市区后,家里来电话说车到港区来接,于是阿海又折回港区,在30号的下午2点半,终于坐上了回家的车。

阿海说他在富士康干了三个多月,工资只发了两个多月,合计七千多,剩下的一个月工资可能需要疫情结束后,回厂正式办理离职手续后才有可能拿到。对于"逃跑"离职的处理,网上有说法是跑路算自离会上黑名单,阿海听到的说法则是自离的话十五天内不能再进厂。这次的逃离令阿海心有余悸:“以后怎么办还没想好,不过再也不回去郑州富士康了。”

“我的妈妈还在富士康”:无助的被隔离工人

不过,并不是所有工人都可以选择离开。许多已经被隔离的工人仍无助地困在工厂内,他们有很大几率已经感染,担心逃出来会给自己和身边人带来更多麻烦。这面这张灯火通明的图片来自一位工人家属,夜晚散发耀眼光芒的是"恒大未来之光小区"。最近几天,这里住满了被隔离的富士康工人。

然而,在这批隔离工人搬进来之前,恒大未来之光并没有"光",连人烟都稀少。这个小区全是毛坯房,被临时征用来做富士康的工人隔离区。相关的基础设施大量缺乏,连正式的床都没有。厂方只配发一些劣质的行军床,许多工人害怕摔下来选择打地铺睡觉。房间里四壁空空,窗户阳台也被螺丝拧死。最近郑州降温,晚上温度不足10度,打地铺的、生病的工人都只能生生地熬着。

此外,有工人家属提到,他们的家人被富士康要求在各个小区间转运,而这些住处周边通信设施还未建设齐全,常常连电话都打不通,网络都连不上。这些通讯上的困难也增加了被隔离的工人和家属的压力。

而对于已经确诊的工人,他们不仅要忍受恶劣的居住环境,还要遭受病痛折磨。以下是一位确诊工人的自述,她的女儿将其发到了微博上求助:

大家好,在这清新的早晨,给大家了一碗心灵的毒鸡汤,本来我想给大家鼓舞勇气,无奈自己不争取,改成了现在的亲身经历,我是一个女儿,也是一个妈妈,只是生活的压力,来到了港区富士康,也相信富士康是个关爱的大家庭,可当疫情来临的时候,我们却成了最渺小的(被)践踏者,我从一个最简单的隔离到一次转运,一夜之间全阳了,病痛带来的折麽,身心的疲惫,再加上一路的搬运,我彻彻底底的倒下了,躺在这张所谓爱心的行军床上,反复的发烧,咳的肺都要炸了,喉咙疼的水都咽不下去,可为了我养的人和养我的人,我只能坚持一杯水接着一杯水的喝,就因为我害怕,害怕我的孩子没有妈妈,我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白天故作坚强,强颜欢笑,当午夜时分的寂静,看着窗外灯火透明的一栋栋楼,一个没有烟火气息的无人小区竟然被我们住成了万家灯火,这是一个多么悲伤的故事啊!

据了解,许多确诊的工人们没有药物,没有医生对接治疗、也住不进医院,在疲乏、焦虑的状态下只能通过不停地喝开水来"抵抗"病毒。我们询问了多位隔离的工人,发现厂区管理相当混乱,确诊有症状的病人得不到治疗,而普通隔离的工人却被发了中药/西药。另外也有工人表示可以根据工厂提供的联络电话买药,但却需要工人自费支付,而且往往要延迟一天以上才能送到。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混乱的情况?有的工人表示并不意外,一方面是因为厂区太大,人数众多,难免有各区域不同做法,甚至遗漏送餐、送药的情况;另一方面则是,现在富士康以生产为第一目标,产线上的工人都不足,能够挪来处理疫情相关后勤保障的人员就更少。资本的逐利、无穷尽地生产赶工,是工人受怕"大逃亡"的背后根源。

不过,工人也不是被动地去忍受这一切。除了"逃跑"之外,也有许多工人在持续地尝试联络各家媒体发声,或向郑州当地的劳动监察大队申诉、或拨打市长热线投诉。但是,他们迄今能够获得的回应都是“正在了解”、“会妥善处理”这类的敷衍回应。主流媒体在10月25日至10月29日疫情资讯"满天飞"期间完全失声,直到10月30日地方政府的回应后才陆续有相关报道。

富士康:面对批评,以“出勤激励”加码方案回应

10月25日,网络上对富士康的"声讨"达到第一次高峰,工人在微博、抖音等平台不断爆出富士康厂内宿舍垃圾成山、工人被迫争抢食物、工厂管理层微信群组屡屡强调以“出勤生产”为优先。这些内容在短短几个小时内登上了微博热搜,但之后相关的讨论就被限流,主流媒体也几乎没有报道。但是,在抖音、快手等工人常用的社交媒体上,关于郑州富士康的批评并未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第二天,10月26日,面对昨日排山倒海的批评,富士康公司给出了回应:一方面,富士康称“郑州园区2万人感染为严重不实消息”,试图用以否定厂内疫情大爆发的危机,但上述数万工人"大逃亡"明显反驳了该说法。另一方面,富士康对外回应强调“第4季度营运展望不变”,在混乱危机面前仍然不能动摇生产任务的绝对优先地位。这样的回应很显然不是说给工人们听的,而是说给股东们听的,或政府听的。

对内,富士康更是"粗暴"地回应工人:你上班、加班,我发钱,发更多的钱。我们询问几位在厂区上班的工人:曝光之后,富士康虽然对外强调稳定正常,但对内并没有提供工人更多的后勤和医疗保障——富士康在厂区刊出:10月26日至11月11日,富士康将出勤补贴提高一倍,并另外设置全勤奖励。至于网络上曝光的种种问题,富士康仍然充耳不闻,未作回应。

10月29日,我们持续看到抖音上有工人爆料,称富士康K区在疫情紧张的当下,要求所有人去餐厅堂食。此前,10月14日富士康开始闭环管理后就关闭了食堂,要求工人回宿舍吃饭避免传染。如今却反其道而行,有工人推测是为了减少工人来往工厂和宿舍的时间,进一步延长工作时间,加大生产效率。

10月30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公司发布的声明中也证实了恢复堂食:“因疫情逐步稳定,政府同意恢复堂食,以提高员工生活的便利性与满意度”。同时间,我们还得到了一份来自富士康10月30日中午会议的截图。如果这张截图内容属实,则表示富士康及相关政府部门对于这次正在发生的人道危机并没有反思,甚至试图用“外部的阴谋”这一借口来歪曲工人们的愤怒和抗议,将继续生产当作目前首要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工人还有什么道理不"逃亡"?

“第4季度营运展望不变”,正如富士康回应中所说,这是富士康当下的"铁"目标,不容因疫情而受一丁点影响。在厂区大量工人隔离、疫情蔓延、人心惶惶的情况下,工厂并没有以工人精神状态、身体健康作为优先要素,而是选择以更高的补贴来激励来工人出勤。可见,在富士康公司眼中,目前唯一的问题只是生产人数不够,其它一切外界的批评、工人的批评,要么是"不实谣言",要么不如生产重要。而严重依赖富士康大厂税收的郑州地方政府显然也不会对此批评,工人可以跑但富士康不能"跑"。

地方政府:拖延介入、不透明与未知

此次富士康疫情事件危机,在近一周内郑州市政府都是缺席状态。许多郑州当地人和富士康工人甚至悲叹:“难道富士康已经没人可以管了吗?” 虽然并未指名,但这些话语中都隐含着对于地方政府出面介入的期待,又抑或是讽刺。

直到10月30日,关于富士康的新闻终于可以登上媒体了,河南省政府及郑州市政府也开始有所行动。综合目前的公开讯息,相关报道包括:

  • 10月30日上午,河南省政府相关部门与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即港区)开会研究对应措施。(来源
  • 10月30日下午,地方政府(应是指郑州市港区)派工作组进驻富士康,其后富士康宣布统一组织人员和车辆,启动员工点对点返乡工作。(来源
  • 10月29/30日,河南各地方政府陆续发布公开信,表示会对接返乡工人。部分县市承诺专车接工人返乡。(来源

根据部分工人的说法,相关介入措施还不完整,明后几天可能会陆续有更多做法。究竟这些迟来的措施能否真的能保障"逃离"的工人,步行回家隔离的工人是否要自费或被歧视,仍未可知。但我们想提醒的是,即使工人们能够不必再靠着双脚长途跋涉,即使每位离开的工人都可以顺利返乡,这起人道危机也并未真正结束。

一方面,阳性确诊的工人仍留在厂区附近,他们的医疗物资和生活需求谁来保障,目前并没有公开的配套安排。另一方面,"逃离"的工人被富士康视为"自离",传统意义上的"自离"即意味着当月工资不予发放,这成千上万离开的工人ta们后续的工资结算、社保(富士康给了吗?)、乃至再雇佣的权益是否能得到充分保障?

此外,毫无理性的防疫政策下,不仅仅是富士康,成千上万的流水线工人正在这样封闭、窒息,甚至有"强迫劳动"嫌疑的"闭环生产"环境里日夜赶工,疫情可能只是这种严重剥削结构下引爆危机的一个引子而已,但工人的磨难和血汗却是无休止的。

相信,今天富士康的流水线依旧轰鸣运转,最新款的苹果手机也将持续不断地从富士康的工厂运往全世界消费者的手中,而维持这座世界的加工厂运转的,是生活在这里忐忑、焦虑、饥饿甚至生病的三十多万名工人的血泪。当然也包括,那些不得不半夜高速"大逃亡"的工人们。

在最后:

欢迎点击订阅我们的小报📌

以上是特刊工劳小报的全部内容。我们正在探索将日常的工人资讯定期整理为 Newsletter,希望你可以来信([email protected])提出你的建议或加入志愿者,同时也请你多多分享给墙内的朋友们。

我们关注中国基层劳动者的处境与权益。欢迎透过Telegram机器人投稿或推荐内容。也欢迎你关注我们的Twitter账号TG频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郑州富士康疫情|工劳小报 #9

傅青山:富士康的大逃亡

这些年,富士康和郭台铭的世纪谎言【走进真实的世界工厂,富士康-7】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