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不通

我寫短篇小說,目標是在馬特市留下一百篇故事,然後離開。

[3分鐘故事] 窗外的紙

一個在網路上寫小說的女孩,靈感枯竭,她的樓上住了一個臭臉的男孩。極短篇小說,收錄在《即使有點晚了還是拖拖拉拉不想睡覺》。

窗外的紙


一整個下午,我都撐著下巴看向窗外,行道樹,行人,腳踏車,紅磚道上的落葉,馬路邊緣的垃圾,按喇叭的車,唉,每週的這個時候我都必須把自己鎖在房間,關上手機,甚至不連網路,老老實實坐在書桌前,從筆電後方的窗景,尋找靈感。

「一霎那的靈感,從生命的裂縫中不經意迸出,像窗外飛過的鳥。」

這句名言出自「郵筒裡的貓」,郵筒裡的貓是一位真正了不起的作家,他的網路小說很成功,你一定讀過,沒讀過也一定有聽過他的長篇科幻小說《艙門系列》,他是個傳奇,他是個謎,據說他會嗑藥,據說他天生患病不能行走,據說他寫小說的靈感來自於書房窗外的風景。

真想知道他窗外到底有什麼風景,為什麼我什麼也沒有。

我把手指移到鍵盤上,敲了幾個字,還是不行。

為了我在網站上的連載小說《里昂跟瑪蒂達的職業殺手戀愛守則》,為了跟讀者約定好的更新日期,為了最後一次堅持,為了靈感,除了呆坐窗邊,我又試了各種老方法,換上舊洋裝,戴上圓形的太陽眼鏡,抹香水,吃了一顆沙士糖,跳了一百下跳繩,用頭輕輕撞牆壁,但都沒能讓我打超過十個字。

最後我從床底下翻出雜物,拿出一條老舊的電線,原本是吹風機的,電線拆開,黑色橡膠外皮已被削除,我一手捏緊銅線,另一手拿插頭。

「為了里昂,為了瑪蒂達。」

我唸了三次。

火花爆炸,碰一聲,我像是一片海綿躺在地板上,軟綿綿的,不知道看了多久的天花板,就只有看著天花板。

天花板逐漸轉為灰暗,應該起身開燈,卻不想動,下雨了,我聽見大雨敲打鐵皮屋的聲響,車子掀起水花的聲響,鐵門關門聲,樓上的腳步聲,那個人走來走去,在我房間的正上方,似乎有點焦燥,天花板的電燈掛著一根線,底下綁著聖誕樹,微微顫抖。

里昂遭遇敵人背襲,身受重傷,衣衫染紅,昏迷不醒,瑪蒂達千方百計把他弄上長途夜班火車,但火車上唯一的醫生,正是她,米蘭妮,法國狐狸精,那個曾經用性藥魅惑里昂的賤人……

但是,之後,就寫不下去了,瑪蒂達不可能求助於米蘭妮,若低頭請求,米蘭妮也不可能答應,除非她要她痛苦,要她永遠離開里昂……但瑪蒂達不可能離開,況且殺手兩人組一旦分離就沒戲唱了……怎麼辦,還能寫什麼,死路一條,放棄吧,累了半天還是沒有等到靈感,只有空虛感,沉重的空虛感,我躺在井底,肚子裡有一條冰冷的魚,哈楸,打了個噴嚏,我坐起來,看向窗外,天空已經黑了,突然間有一片白色的東西落下,掉在窗台的盆栽上。

靠近一看,那是一張紙。

活頁紙,潮濕而軟爛,手寫的字有些模糊,字跡娟秀,是女生嗎,不,是個男的,紙上首先寫了幾行數學公式,大概是上課筆記,下面卻亂畫了幾個圈,最後似乎是一堆發呆時寫出來的東西。


在這個世界我有信心比任何人都愛你

若你執意選擇其他人

我會讓那個人

成為這個世界最愛你的人

很簡單

我讓自己

退出這個世界


窗外的光照進房裡,我捏著下巴,反覆看著這幾行詩句。

忽然不由自主,坐在桌子前,筆電的螢幕亮了,敲打鍵盤,寫作起來,寫到樓下傳來垃圾車的歌聲時,這才回過神來,竟然忘了開燈,肚子好餓,口好乾,好像有跟誰約定好要看電影,一時想不起來,算了,我靠在椅背上,深呼吸一口氣,發覺這個章節在黑暗的房間裡寫完了。


--

這是某個小說接龍的其中一棒

感謝閱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6分鐘故事] 貓咪尾巴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