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aine

知道分子,大陆财经记者

天津,一座全中国最会防疫、除了防疫什么都不会的城市

谁又知道天津的现在,会不会是中国的将来呢。

去年秋天,女儿刚刚出生一个月,我先生从北京回来参加天津考区的国考。

考试的要求是:所有考生均须提供首场考试科目考前48小时内(依采样时间计算)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外地考生可在当地进行检测)方可参加考试。外地来津考生、考前14天内有离津返津史的本市考生除提供上述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外,同时还须提供天津市核酸检测机构出具的首场考试科目考前24小时内(依采样时间计算)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方可参加考试。

因为没看清楚“同时还须提供”这几个字,他直接回到天津之后做了个24小时内核酸就去考试了。结果因为没有两个核酸,上午的行测检查人员抬手放他进去考了,下午的申论就直接被挡在外面了。无论好说歹说,对方只说是市委的要求,你主动弃考吧。

听到这件事,我气得胸口发闷,当时就产不出奶了。我先生在考场外急得团团转,女儿没奶吃在我怀里嗷嗷哭。

我也想过,如果我当时有时间帮他仔细看看规则,或许可以避免这个问题,但是整个要求里没有完全没有标出“外地来津考生需提供两次核酸证明”字样,能完全算是他的错吗?一个出行测考题的地方,把行政要求写成这副鬼样子,上纲上线本事倒挺大的?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这次天津考试院出这个丧尽天良的不让“红码”学生参加春季高考政策,才学会写成:需出示两次核酸,一个必须为考前24小时内核酸,另一个与之间隔必须超过24小时。

大概是18号晚上11点的时候,领导把这个链接甩给了我,并附了一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6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第9条:公民依法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他在朋友圈转发的词是:“这特么是人定的吗?”


不知道为啥,我对此真的已经很麻木了。前两天,我因为从北京低风险地区回天津,碰上了天津第一天更改京津通勤政策,就被居家隔离了7天。刚一结束隔离,我就带着小孩去了儿童医院,怀疑她做了几次核酸之后,嗓子被捅得不太舒服了,哭闹时声音总是像被堵住了一块地方一样。在医院大门口,保安看完我带北京*的行程码之后拦住我,说北京回来的不让进去。我一下子就急了,我说我刚居家隔离完,凭什么不让进啊。后来他给门诊医生打了电话,总算还是放我进了。

到里面的安检区,我因为去过北京又被拦下了。流调医生要社区给我开一个解除隔离的证明,正在沟通的时候,我妈妈和家里的阿姨就带着小孩先过了安检,保安看见了,大声喊叫“那几个北京回来的,把他们按住!”抓小偷的音量也不过如此了。后来一个人跑过来,说不知是谁说我的小孩去过北京,也不能进。我当时就急了,因为她根本没去过呀,我在隔离线外面冲着里面急赤白脸地大吼“你有毛病啊?她什么时候去过北京了?”

后来好心的流调医生打了个圆场,让家人先带孩子去看病了,我在外面等证明。等到居委会的人把证明传过来了,孩子的病也看完了。我就没进医院,直接出来了。

现在想起这些,脑仁还是有点嗡嗡地疼。在这座动态清零最出色的城市尚且如此,何况被封死的上海。


一月份的时候,天津第一次出现奥密克戎,我对它很有信心。到现在,其实我也一样有信心。因为这座城市就是这样,有把所有人都当成代价的政府,丝毫不用担心经济下滑,因为已经滑无可滑;有不爱跟政府唱反调的人民,只要有吃有喝就能活得下去,不需要追求什么自由和平等;也有在境内算得上非常好的医疗条件,因为城市层级高且外来人口少,人均医疗资源比一线城市都丰富,整体医疗水平也高。

还有什么城市,比天津更适合动态清零?

可是清零了,又如何呢?一季度天津的GDP只有0.1%,傻子也看得出来,这不过就是个遮羞布,实际上肯定是下降了。我们花费这么大力气去抗疫,到底是为了更积极地生活、创造新的价值,还是安安全全地混吃等死、躺平任嘲一辈子?


我悲哀地发现,在天津,后者这种心态是多数的,这或许也是这座城市之所以能成为“防疫标兵”的民意基础。

我朋友给我讲过她的一个同学,去年上半年孩子出生之后,她自己产假休了9个月迟迟不愿意去上班,只靠体制内的丈夫五六千的工资养活着。我当时问,她为啥不想工作,不想挣钱?答曰:她说工作就得请阿姨,挣的钱都给阿姨了。

就是这样的人,特别支持清零。她说只考虑家人的健康,只要社会能保持稳定,其他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无所谓。

走在天津的商场里、马路上,大部分都是一片萧条。好多商场撤柜、打折一片,街边小店出租转租找不到下家。整座城市经济活力全无,这背后都是一个个处境艰难的企业和个人。而现在,疫情又来了,又是一样再次大筛、分区筛,区域公交地铁停运,停止堂食。

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这多像堂吉诃德,把风车当成巨人,拼命跟它搏斗。

不用怀疑,中国仍然将长期动态清零,直到放开变成“零风险”——现在谁也看不见这样的一天到来的希望。

我很早就想过这个问题。清零和“躺平”是两条路线之争,但是世界迟早有一天会都放开,等到清零的防疫成本高于收益的时候,中国迟早会将一开始因为清零得到的好处全都吐出来。如果“零风险”到来得晚,付出代价的时间将无限长。

谁又知道天津的现在,会不会是中国的将来呢。也算是求仁得仁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