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穎
子穎

喜歡歐美電影與影集,熱衷於收集故事的我,偶爾旅遊,品嚐美食小酌幾杯。認為人生不是在看電影,就是在看電影的路上~

【隨筆】何曾想,問題成了我的寫作動力

從一個人提出的問題去判斷他的想法,會比從他的答案判斷來得容易。 -皮耶. 馬可. 加斯頓(法國政治家)

在某些交際場合總會碰到些啞口無言的突發情況,那時,真恨不得旁邊有位提詞員幫忙講話,讓自己能妙語如珠,毫無困難解答漫天而來的刁鑽問題。忘了是哪本教導寫作的書裡提到:

「想要了解一個問題,就去寫本書吧!」

鄙人是沒寫過什麼文學鉅作過啦!不過蠻認同這句話的,尤其這幾年,從過去負責問問題的好奇寶寶,大多數更像是完全無感的沈默大眾,進而轉換身份成為需要事先準備好答案,以防有人臨時來問問題的專業人士,某方面來說,心理壓力蠻大的。

最要緊的是,你無法預期會碰到什麼情況,更別提有些抱著踢館心態的「來!讓我考考你~」的群眾(哈哈~)

工作上也就算了,頂多摸摸鼻子自己認了,跟同事交流時又多了談資,但日常生活上的就比較好笑了,面對家人興之所至(大多是觀影)的一萬個為什麼,我就得像隨堂考一樣隨問隨答(要不你們以為資料庫怎麼來的呢?哈哈~老王賣瓜一下),兢兢業業作答完,然後晴天霹靂地得到他們不以為意的反應,轉頭又滑起手機。之前也嘗試為自己喜歡的電影寫點影評過,但得到的回應也蠻兩極化的,不得不說,這社會一直強調說好話做好事,以免影響到皇城裡的祥和,但一昧的讚賞,其實也沒辦法得到任何正面的回饋,只留下得不到具體答案的我繼續在這思維的迷宮打轉;而另一種就比較傷心啦!要嘛敷衍,要嘛直接說看不懂。所以最後…喵的!老娘不伺候了!

在2004年的《機械公敵》裡,引用「糖果屋」童話來鋪成主角探尋線索的過程。
「抱歉,我的反應受到限制,你必須問出正確的問題。」

有趣的是,如何定義正確的問題。這問題在我心裡不停迴盪著,藉由“提問→假設→分析→歸納”的模式,我一直試著TryOut出適合的答案來,但往往又衍生出新的未解之謎。

而我,也改變之前想嘗試寫單篇深入分析的做法,採用主題相近的大雜膾方式,因為比起一些深入的單點問題探討,我更相信所謂的「觸類旁通」,再加上我的思維方式其實蠻發散的,所以我通常的做法是:今天想到什麼,就會先開篇草稿,把問題存進去,再三不五時反覆撰寫修改,等架構差不多底定了,確定沒有錯別字、沒有贅言、沒有語法上的問題,才敢貼出來跟大家分享。只求能在極短時間內讓人可以輕鬆閱讀,自己也在寫作過程中重拾信心。

「這個問題再正確不過了。」

懂得問對問題,才是成功的第一步。以上便是我的小小心得。並謝謝大家的觀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