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zabeth

1998年生,元旦魔羯。心無大志,寄情於旅。那裡發生了一些過去,而那些過去把我困了個永無止盡。

歐洲旅記 | 室友房間的鬧鬼事件

(edited)

其實不同於對於英美的印象,歐洲許多大學通常是並不提供學生宿舍的。一來是因為校地不如許多美國的大學城那樣幅員廣大,通常主要還是以教學樓為主,在英國常見的話則是校方會有合作外包的廠商,在學校附近有集中的住宅大樓作為學生宿舍租賃。而西班牙的學校沒有提供這些便利,因此通常國際學生到了當地勢必就是要租房子,也因為Murcia主要的兩所大學每年都招收了非常多的國際生和交換學生,也因此在當地的學生租房資源是非常熱絡的。

我便也是在Facebook上找到了後來同住的兩個室友。一位是來自義大利薩丁尼亞島(Sardegna)的女孩 Giovanna,我都叫她 Gio,她年紀比我小一歲,和我去到同一所學校UCAM當交換生。她有著一頭棕紅色的中長髮,皮膚白皙,面容精緻,深邃的五官與碧藍色的雙瞳,外加上她較為穩定的性格,有時會令我覺得她更像是姊姊。她是個非常有趣的人,溫暖也使人快樂,後來我們常笑說說不定因為都是來自島嶼的關係,所以會有種相像的性格,後來我常常帶她和我在當地認識的其他台灣小夥伴們一起玩耍,她非常樂於混跡在我們一整群台灣人當中,還曾開玩笑道說不定她骨子裏生來就該是台灣人,只是出生在義大利。我和她到後來非常要好,一直到現在回台灣了,我們都還是持續聯絡著,她甚至為了我們才辦了Line,還說要是年底前台灣邊境順利開放了想來台灣過聖誕假期。另一位室友則是來自法國南部的一位女生 Juliette,她是一位氣質上非常空靈的女孩,一頭金色的短髮和圓框眼鏡襯得她的臉更小,再加上高挑纖瘦的身形,更是顯得非常好看。她非常外向也親切,可惜相處上比較難以真正交心,她也相比我和Gio更喜歡社交活動,因此相比起我和Gio會在晚上客廳裡接上電腦看電影,她通常會是和當地的其他國際學生在酒吧小酌。

還記得當時我在Facebook的租房社團裡瀏覽著房東和其他學生所發布的資訊,偶然間就看到Gio發布的一條動態,說希望能夠徵求同樣交換一年的女孩,與她們一起尋找三間房的公寓共租。當時距離出發大概還有一個月,查找過許多資料和建議是說建議到當地確認看房了才簽約比較安全,因此我其實也已經預訂了一個禮拜的青年旅館,就是預計在當地慢慢找房看房。其實因為語言的關係,還是會有不少租房的擔憂,也因此在社團當中有遇到徵求室友的動態,我都會發去消息自我介紹並且聊聊天,以便找到能夠照應的夥伴,也當叫個朋友。當然其中有很多訊息就石沉大海,不過幸運的是我收到了Gio的回覆,其實在訊息中我們沒有聊到太多,彼此就是很純粹的陌生人,但也不知道為何一切就談定了,當時她和Juliette也才剛在網路上認識不久,遇到我之後我們就創建了群組繼續後續找房子的討論。

事後我和Gio有時聊起這件事的時候,都覺得真的緣分非常奇妙。她後來告訴我在她跟我聯繫上的前幾天,她才看到了一位義大利的Youtuber在台灣旅遊的Vlog,當時她看了之後非常驚艷,對台灣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沒想到沒隔幾天就有位來自台灣的女孩聯繫她,這讓她很驚訝,聊天過後也覺得我是個好相處的人,於是很快就決定了我們可以一起合租,而我則是沒有想太多,當時知道她們兩個都很擅長西文時我就十足安心,可能因為也從沒外宿過,對於室友的挑選並沒有參考值可以評斷,同時對我而言也非常新鮮,基於本性當中還是對人的信任也讓我沒有考慮太久就加入了她們,當時的想法也是想說,要是真的後續討論上合不來或是苗頭不對遇上詐騙,反正訂金沒付出去前拆夥也都來得及,總之心大也安,事情就這麼定了。

而後租房的所有事宜竟都一切順利,也讓我真的覺得自己運氣真的很好,不但遇到溝通能力強也好相處的室友,找到的房子也座落在市中心最大的圓環邊,無論在交通或是生活機能上都十足便利,房東兩夫妻又特別親切,從帶看房到後續簽約,一直到後續的房子維護和對我們幾個女生的關心都無微不至。

還記得剛看到Gio貼在群組的租房網站網址,點入一網址一瀏覽刊登的照片,我就喜歡上了這間公寓,公寓有三房三廳一衛一廁,裝潢以木質素材為主,並帶有濃厚的歐式復古風,整體來說以三人共居來說空間其實非常廣大,雖然格局令人有些匪夷所思,像是進了玄關後右手邊會進門轉入飯廳與廚房合併的開放式空間,布置就是基本的櫥櫃、餐桌,一個大的對外窗讓廚房空間的採光非常好,不過一看左手邊就是衛浴,以及其中一間臥房,後來這間是我的房間,雖然在廚房裡但空間很棒,我也非常喜歡。不過當時看見房間在廚房裡的這個格局,還是令人不自覺滿頭問號,可能因為從小到大也耳聞目染過家裡討論過一些風水,這樣的房子格局不禁讓人有點新奇。

而另外兩間房則個別與另外兩個客廳相連,兩個客廳都位在進玄關後右手邊的空間,一間客廳有著一張木頭大長桌,以及擺滿了書籍和裝飾品的壁爐式書櫃,大落地窗邊放了兩張可以躺倒的沙發,而因為有這一大片落地窗的關係,白天裡陽光會將整個空間照亮,即使不開燈都非常明亮也舒適,十月深秋有個假日,我就窩在窗邊的沙發上規規劃著十二月的聖誕假期,從一大早坐到傍晚,從曬著太陽微熱,直到整個空間暗了下來,不開燈甚至伸手不見五指。另一間客廳空間小了一些,擺放了長沙發和電視,而其中一間房間就在這間房間更深入的空間中。整體而言,就是兩間臥房是一牆之隔,而房門外就是兩個大客廳空間的格局。

而發生所謂「鬧鬼事件」的就是在擺訪電視的客廳往內的那間房間,是Gio的房間。

因為位在六樓的關係(其實對西班牙來說則是五樓,歐洲記樓層會在我們認知的一樓記為G層,往上才繼續記數),所以路燈的燈光照不太進來,只會有看到對面大樓的其他家戶的燈光,所以如同我前述所提,入夜後要是不點燈,其實兩間客廳都會是全黑,而Gio的那間房內也有窗戶,只是熄燈之後的黑暗仍舊會鋪滿整個空間。

剛入住的第一天,其實也是我們幾個女孩第一次見面,和房東簽約完後我們分配了清潔的部分,忙了一下午,晚上就各自早早休息,因為搬入加上打掃布置,累了一天我很快就睡得深沉,因此我到隔天一大早才發現,Gio在半夜傳來了好多條消息。

"AHHHHHHH!!!!"

"HELP! THERE IS GHOST HERE!"(救我! 有鬼在這裡!)

"I'M SO AFRAID!!!!"(我好害怕!!!!!)

一早剛看到這些訊息我整個人都不好了,原本慵懶的狀態一掃而空,我趕緊穿了拖鞋就往Gio的房間過去,發現她已經起床了窩在客廳的沙發上滑著手機。

「你還好嗎?」我緊張的問她,觀察著她的狀況,我自己對於這些超自然力量是很避諱的,雖說不至於迷信,但總歸心有畏敬,只是我沒想到剛入住第一天就遇到西方神秘力量,心中有驚,馬上就盤算起是否要再找其他房子。

「我現在還好,後來我還是睡著了。」她以還算平靜可控的語氣回覆我。

「所以發生了什麼事? 你看到了什麼嗎?」我感覺到自己的聲音緊繃也有點顫抖。

「我沒看見東西,但我感覺到了。」我看著她面無表情,心底越發毛了起來。

「你感覺到什麼了?」我緊接著問,但她只是從沙發上起身,帶著我走進她的房間。

白日裡陽光透得進來,整個房間也並不大,一張單人床,旁邊是大衣櫃,以及一張床頭櫃,空間清簡,其實並沒有那麼恐怖,然後我就看Gio摸了她的床沿,轉過頭來對我說,「我感覺到床在震動,整個床都在震動。」

我汗毛都豎了起來,說不出話,當下我是真的有被嚇到了,可是又覺得似乎哪裡不對,可是對於這種事情的知識量真的不足,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和她一起在房間裡又摸了摸那張床,沒什麼動靜。後來我們也和Juliette討論了這件事,她則是覺得不太可能,事情沒有進展,我和Gio坐在大客廳落地窗旁的兩張躺椅沙發上各自窩著,這裡陽光最盛,本能的覺得有光就特別安全,然後我們就討論起是否要問問房東這件事。

討論到一半,Gio突然之間整個人瞬間坐直,她緊抓著沙發扶手,一臉嚴肅和驚懼,我也被她突然之間的動作嚇到了。

「怎麼了?」 我放低聲音問著。

「我又感覺到那種震動了。你有感覺到嗎?」她瞪大眼睛,似乎嚇得不輕。

我看著她,開始將感官放在身上,去試圖感受任何微小的震動,而後搖了搖頭,我沒有感受到什麼異狀。她依然僵在那,我們誰大氣都不敢喘一個,緊繃著坐了幾分鐘,我的焦慮被越堆越高。

突然之間,我感覺到了。

一種細微的震動從地面由遠而近,我忽然之間就感覺到了沙發的輕微晃動,但震動很快就又消失,有種遠離了的感覺。我看向Gio,發現她也看向了我。

「就是這個! 你也感覺到了對嗎?」她急切著想確認我跟她是否感受到了一樣的東西。

我點了點頭,我感到非常困惑,然而心理狀態卻似乎沒有先前那樣恐懼或緊繃,因為在剛才的感受當中,忽然我似乎意識到了這種感覺,竟稍微有那麼幾分.....熟悉?

我皺起了眉頭,仔細回想剛才的感受,而後在我還沒想通之際,又一波微震傳來,我仔細感受和捕捉震動帶給我的感覺,震動又如剛剛一樣快速又散去,似乎都並不會持續太久。這時我能感覺我緊張的情緒已經消散大半,更多的則是困惑,下意識當中好像已經排除了靈異事件的可能,但我依然不確定這樣的震動是如何造成的。

這時窗外傳來了喇叭聲,我的注意力被吸引往窗外,這時我好像想通了什麼,站起來往落地窗外看去,Gio不明所以,只是跟著我一起往外看。

而後我終於長吁了口氣,心裡想著,應該是不用換房子了。

「沒事的,我想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種狀況我其實很熟悉,不是鬧鬼,別擔心。」我趕緊安撫了她,希望她不要那麼緊張。

「怎麼回事?」她一臉不信的問道。

「我的猜測,我想這震動是來自於外面的。」

客廳這側外面就是面向馬路的,雖然不是直接就是大馬路,但我們這棟大樓距離交通主幹道很近,主幹道上經過的車不少,時不時就也會有公車經過。依據以往的經驗,合理猜測應該是車輛經過所造成的地基震動,與靈異事件應該是沒有直接關係的了。聽完我的推斷,Gio仍有些半信半疑,但明顯也不再那麼害怕了,後來又在觀察了幾次震動,逐漸我們就也都放下了心。

後來幾次回想起來都覺得有點好笑,也成為我和朋友們回憶的笑談,不過心中慶幸的,真的是好險沒真的遇到什麼不可解釋的詭異,要是真的遇到了,我真的會嚇到不行。不過後來大部分入夜時候我都盡可能避免去到裡面的房間,淺意識裡的陰影作祟? 這我就不太確定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歐洲旅記 | 西班牙特殊的太陽作息時間

歐洲旅記| 一場對巴黎印象的逐夢(一)

歐洲旅記 | 前往西班牙當交換生的契機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