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zabeth

1998年生,元旦魔羯。心無大志,寄情於旅。那裡發生了一些過去,而那些過去把我困了個永無止盡。

【三千如殤】鞦韆

白君看見盪鞦韆就樂了,跟許多人一樣,鞦韆是她從小到大最喜歡的遊樂設施,坐在上面晃蕩,雙腿一伸一勾之間把自己帶的更高,很少有人能夠抗拒這種好像在飛一樣的感覺。

她樂顛著跑到鞦韆旁,深色的粗鐵鍊表面是鏽蝕的手感,她坐上鞦韆磨損的皮墊,對於成年人的身高稍嫌低矮,她就著坐墊往後推伸到站起身的最高點,而後雙腳離地,任其開始擺盪。

她臉上掛著笑,看著阿黎慢悠悠才從遠處慢慢走來,看她一碰到鞦韆就像孩子一樣雉樂,臉上不自覺也掛上笑容,眼神裡更是溢滿了寵溺,可還是忍不住耍點嘴皮子。

「你就不怕你太重把鞦韆坐壞掉啊?」阿黎故意取笑她,但她沒理會阿黎,對於自己這嬌小的身形和體重有著十足的自信,要坐壞什麼東西這輩子絕對輪不上她白君的。她繼續樂呵著前後晃蕩,而阿黎則走到了她身後,順著她往後盪著最高點時,輕巧地在她背後撥一把,讓她可以盪的更高。

「我真的最喜歡盪鞦韆了。」白君微笑著轉頭看向身後的阿黎,享受著擺盪間的涼風搔過臉頰與耳聒。

「美國郊區很多家裡都會給小朋友蓋樹屋,下面就會有個鞦韆,我小時候也很希望可以有。」阿黎說著,白君點了點頭,在影視和小說裡都很常見,這也是白君內心的嚮往,她說道:「以後要是能住在美國我們就也蓋一個。」腦海裡已經不自覺浮現對於房子、庭院的幻想。

「那也要有錢買這樣的房子。」阿黎笑道。

白君又盪了一會,便勾著腳慢慢停了下來,然後跳下鞦韆,「換你了。」

「我才不像你這麼幼稚。」阿黎一臉欠揍著挑了挑眉。

白君瞪大眼做了個表情瞋了瞋他,指著鞦韆道:「不管,你也要玩。」

阿黎好笑又無奈,搖了搖頭,握住了鞦韆的鐵鍊,不過沒有坐下,而是踏上了鞦韆。

「你還說我會弄壞,明明你才是破壞狂!」白君大聲笑罵道,阿黎則已經自顧自盪了起來,笑著回說:「我只是比較懂玩。」

白君白了他一眼,阿黎因為站著,擺盪的幅度更大,她不敢像阿黎剛剛那樣站到後面去推他,於是就站在側邊,看著阿黎越盪越高,一邊覺得有趣,又忍不住有點擔心他掉下來。

這時遠遠傳來一聲叫喚,回過頭看到是一位老先生路過,他喝道:「年輕人不能這樣玩欸! 很危險會壞掉!」

一看有人制止兩人都緊張了起來,阿黎趕緊跳下鞦韆,忙向著老先生點頭道歉,一邊抓起白君的手就拉著她快步要走,兩個人急急跑離開了小公園,看已經離小公園有點距離了兩人才停下。

「你看! 就說不該玩,被罵了吧。」阿黎邊小喘邊笑,其實他不是太在意被罵的,就只是想逗逗白君。

「你還說! 就你自己要站上去的,我剛剛乖乖玩就沒事。」白君瞪了他,嘴邊卻也是掛著戲謔的笑,拍了他一下,嬌罵著:「都是你害的。」

阿黎哈哈大笑,他看著白君臉上不知道是因為小跑還是剛才被罵窘迫而起一層薄薄紅暈,配上剛剛她那似撒嬌的語氣,只覺得她可愛非常,忍不住就笑著把她勾進懷裡,又再她額頭上印上一個吻。忽然而至的親密讓白君臉又更紅了,抵在阿黎的胸膛上也是笑,已經毫不在意剛剛被路人喝斥的困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