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zababe 阿白在英國🦙
Elizababe 阿白在英國🦙

1998年生,元旦魔羯。目前在英國西倫敦大學就讀音樂產業管理碩士。喜歡四處旅行流浪,簡單快樂

【九宮】燒畫

「那幅畫呢?」風巽剛一耳聞事有變,便急匆匆趕來,進了屋內連氣都還沒喘上,就忍不住開口問道,徑直走到景離面前。

就見屋內景離神安氣定地坐在茶几邊,盯著桌面的棋盤,端著茶,看都沒看風巽一眼。

「燒了。」景離淡淡說道,眼底平瀾,輕輕抿了口茶。

「怎麼就這麼燒了! 那不是證......」風巽一急,音量拉了起來,話還正要說下去,卻只見景離重重把茶盞扣上桌案,硬生生截了風巽的話。風巽本不是急性子,但在這件事上他也特別掛心,可要當感覺到景離動了怒,那就真的是誰都不敢造次,剛才匆匆進屋還沒察覺,此時一停下來便感覺到房裡氛圍壓迫,不自覺生畏。

他小心翼翼去看景離的臉色,她低下眉眼,仍舊沒有看向風巽,面色異常淡漠,但身周的低壓依然可以證明,景離現在的狀態非常不妙。

「真燒了,那就真這麼算了?」風巽放輕聲音,語氣也緩了下來,免得又刺激到景離。

景離這才終於揚起臉,瞟了一眼風巽,眼神裡似乎覺得他這問題問得奇蠢而可笑,但那意味一閃而逝,風巽並不能確定那是什麼意思。那一眼後景離沒再繼續看他,只是又端起茶杯捧在手上。

「現在不先答應燒了,不知他們還要怎樣鬧。」隔了一會,景離才又說道,聲音裡聽不出情緒,似乎對這事絲毫不在意。但風巽清楚她的性格,現在這樣看似淡然,絕對不是景離的本貌。

可也就是因為了解她,風巽便也知道多說無益。

「那現在既然燒了,那筆帳還付嗎?」

「該付的自然得付,不過⋯⋯」景離似乎想到了什麼,忽然兀自笑了起來,苦笑與竊笑參半,抬起頭看向風巽,說:「有人已經幫我付完了。」

這時終於能從景離眼神裡稍稍看見了點生氣,可其中似乎又藏了幾許蒼涼,隱隱在扎人。

風巽嘆了口氣,大概能猜到怎麼回事。他知道景離暫時也不會針對這事再多說什麼,交代了幾句讓她自己注意照顧自己,就也先離開了。

風巽走了,景離繼續盯著棋盤發呆,指尖不自覺摩挲茶盞邊緣的紋路,神遊著編排棋路。一念隱約之間,似乎又是一局成型,再次斟酌了兩三遍,景離不自覺勾了唇角,放下茶盞,打散了棋盤,然後離開了房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