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希麵包屑

撿拾那些遺留下來的麵包屑,前往回家的路

走進風暴、穿越風暴,我與我在一起

第一次參加團體療癒,是新靜心協會舉辦的「原生家庭與內在小孩療癒」。

老師說,所有的關係,都來⾃於兩個部分:「我們和⾃⼰的關係;以及我們和原⽣家庭的關係。」我們是否能感知過去,感知⽗⺟帶給我們的感受是什麼?去清楚看⾒那個感受,以及深度如何。當老師說:「⾯對它,走進風暴,才能穿越風暴。」此刻我想起了村上春樹在《海邊的卡夫卡》這本書裡⾯提到的⼀段意境:

有時候所謂命運這東⻄,就像不斷改變前進⽅向的區域沙風暴⼀樣。你想要避開⽽改變腳步。結果,風暴也好像在配合你似的改變腳步。你再⼀次改變腳步,於是風暴也同樣地再度改變腳步。好幾次⼜好幾次,簡直就像黎明前和死神所跳的不祥舞步⼀樣,不斷地重複⼜重複。
你要問為什麼嗎?因為那風暴並不是從某個遠⽅吹來的與你無關的「什麼」。換句話說,那就是你⾃⼰。那就是你⼼中的「什麼」。
所以要說你能夠做的,只有放棄掙扎,往那風暴中筆直踏步進去,把眼睛和耳朵緊緊遮住讓沙⼦進不去,⼀步⼀步穿過去就是了。
那裡⾯可能既沒有太陽、沒有⽉亮、沒有⽅向,有時甚⾄連正常的時間都沒有。那裡只有粉碎的骨頭般細細⽩⽩的沙⼦在⾼空中⾶舞著⽽已。
要想像這樣的沙風暴。 ⽽且當然,你是要實際穿過那東⻄的。那激烈的沙風暴,形⽽上的象徵性的沙風暴。
不過雖然是形⽽上的象徵性的,那東⻄卻同時也像千把剃⼑般會銳利地裂肉⾝。無數的⼈將會浴⾎其中,你⾃⼰也可能會流⾎。溫暖⽽鮮⾎的⾎,你的雙⼿將沾滿⾎跡,那既是你的⾎,也是其他⼈的⾎。
⽽且當那沙風暴結束時,你可能還不太能理解,⾃⼰是如何穿過那風暴⽽活下來。不,甚⾄不太清楚那風暴是否真的已經走掉了。
不過只有⼀件事情你可以確定,那就是從那風暴中走出來的你,已經不是踏進去時的你了。 對,這就是沙風暴這東⻄的意思。


我們佔了 90% 的潛意識,運作⽅式和表意是完全不同,是沒有時間概念的,那些沒有被清理的東⻄,沒有所謂的「隨著時間消逝」,也不會因為對⽅離開⽽消失,它會⼀直在,直到我們⾯對它,清理它為⽌。

⽽⼀次倒⼀點點垃圾,和⼀次清理很多垃圾,效果是不⼀樣的。曾經我也覺得,很多事件和傷痛,都過了這麼久了,應該修復了吧?但確實這也是頭腦的想法。


這次的深度療癒共有四個階段

  • 第⼀階段:深入感受,完全在當下,專注在⾃⼰的⼼。
  • 第⼆階段:承認感受,對⾃⼰真誠,接受各種感受,接受,才能消融。不要為對⽅找理由。
  • 第三階段:釋放流動,張開嘴巴說,去允許流淚、謾罵、喊叫、擺動,開啟受阻的喉輪,讓喉輪帶動⼼輪,去逼⾃⼰說,去表達直接的感受,⽽非陳述客觀的事實。
  • 第四階段:重建⾓度,⽤更⾼的內在視野與⾃⼰對話。

記得老師曾經說過,學⽣問他:「什麼時候才算是療癒完成?」老師⽤了剝洋蔥的比喻,我們⼀層⼀層往下剝,但我們不知道還有沒有下⼀層,我們以為我們療癒完了,有可能只是我們當下的能⼒或機緣不夠探索到更深,所以要持續走這個過程。

【⾏前準備】

老師特別叮嚀「不要為對⽅找藉⼝」,最重要的是去關注和⾯對⾃⼰的感受和情緒,去和對⽅說出⾃⼰最真實的想法,去⽀持⾃⼰,不要太早想著對⽅也不願如此等等這樣的理由,要努⼒去深入到⾃⼰的情緒中,宣洩出來,勇敢說出來,情緒強度要越深越好,才能告別這些負⾯能量和信念。

就算潛意識殺了對⽅多少次,現實中都沒有真的發⽣命案,請⼤家不⽤擔心(笑)。我們不會傷害任何⼈,我們只是純粹的⾯對⾃⼰的感受。

其中 Jenny 老師提問到⼀個蠻有趣的問題:「詛咒和放聲⼤罵,有什麼不同嗎?」老師說,詛咒是壓抑的,較沒⼒量的,不敢直接與對⽅正⾯衝突的。因此,還是⿎勵⼤家勇敢說出⾃⼰感受,勇敢表達。

在開始之前,老師請我們先選擇⽗系或⺟系其中⼀位,寫下對他的感受和特質,寫下來之後,比對看看⾃⼰也擁有的是哪些,是否許多重疊,我們時常會為了得到愛⽽無意識地複製⽗⺟,進⽽繼承了這些傷痛,因此我們需要去釋放。


亂語靜⼼

戴上眼罩,與旁邊的⼈隔離,亂語的⾳樂⼀下,沒想到難過的情緒⾺上就湧了上來,眼淚直撲撲落下。想起了從⼩就離世的⽗親,罵了他為什麼這麼早走,我還那麼⼩就必須努⼒去承擔所有的⼀切,所有⼈都必須去承擔,都是因為他,讓我不得不堅強。

在⼤喊出⼝的同時,感受著⾃⼰長年被社會框架所形塑的形狀,有多壓抑和溫馴,然⽽周邊各種釋放的同學們交織⽽成的背景⾳,成了令⼈安⼼的軟床,讓我也乘載著這便⾞,去努⼒地宣洩過去所壓抑的情緒們。

中間⼀度覺得差不多了,好像覺得可以原諒了,老師⼜⿎勵著⼤家:「罵出來!⼤聲說出來!」感覺⾃⼰垂吊在情緒低⾕中休息時,⼜被督促著再往下探索吧,就這樣⼜嘗試繼續讓能量滾動、流動。

雖然主題是原⽣家庭,但進⾏到⼀半時,眼前的⽗親突然換成了前任,沒想到⼼中湧出了非常多的負⾯感受,那些過去所累積的全部都滿溢出來,對著他放聲⼤罵,持續不斷釋放著那些我以為已經過去卻還遺留著的,過去⼀直⽤愛來包裝著的,憤怒。

⼀從潛意識中解壓縮,就膨脹滿溢出來佔據了整個空間,逼著⾃⼰正視它、感受它、確認它,然後⽤盡⼒氣,宣洩出來。


【記憶列⾞】

由於和⽗親相處時間不多,因此當老師說在腦中播放和對⽅的回憶時,想著的是與⺟親的回憶,這部分清理的是,因為⽗親突然離世所帶來的不安全感,總是在半夜或是⼀⼤早醒來尋找總是在⼯作的⺟親的⾝影,確認她的存在,深怕⼀醒來這個世界所有⼈都消失了,只剩下⾃⼰。清理釋放那些因為⽗親所遺留下來,反映在⺟親⾝上的關卡。持續播放,直到對那些畫⾯漸漸無感。


【內在⼩孩】

接著是陪伴⾃⼰的內在⼩孩,與她相處,我跟著她去到了好多好多地⽅旅遊,上⼭下海,⼀起靜靜看風景,⼀起玩,覺得好開⼼。過程中也幫她綁頭髮,那個⼩時候很羨慕別⼈媽媽都很會綁頭髮的⾃⼰,現在⽤⾃⼰的⼒量來幫她實現。

接著老師說,寫⼀封信給⼗歲的⾃⼰。這封信,寫了好長,在這過程中,也更深層的體悟了⼀些事情,寫療癒⼼得的此刻當下重新讀過⼜再度覺得感動,⼼輪暖暖的,感謝⾃⼰寫給⾃⼰的⼀份祝福和禮物。

【一些體悟】

• 我們都是連結在⼀起的,沒有⼈是真正的離開,愛都會換成其他形式回來。

• 當我⽀持著⾃⼰,宇宙就會持續給予各種⽀持的⽀援。

• 吸引⼒法則是宇宙唯⼀的規則。


深度療癒活動資訊 Reference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