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malovesbeer0711

想要转码的哲学系学生

优等生陷阱

命运赋予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最近男朋友和我都在放暑假,然而我们的状态截然相反。

他尽管一天的时间里有半天都在睡觉,但一起床就能拿起电脑写代码,他能在刷leetcode看教程和看主播打游戏间无缝切换。而我没有计划、无所事事,焦虑消耗了我的大部分精力,它与无法集中精力做任何事相互作用,形成内耗的循环

看到他写代码我又陷入新一轮焦虑,觉得他「卷」到我了,但他辩护说,写代码在他看来和看剧没什么区别,只是杀时间的一种方式而已。


他和我在中学时代是两类典型学生。

他是老师眼中拖后腿的差生,而我是人见人爱的优等生。决定我们应试水平的是我们的专注能力。我能在学习的各个环节(听课、写作业、复习、考试)快速进入心流状态,几乎无法想象不专心的学习是怎样的,因为师资力量足够好,按部就班完成那些任务就足够保证我的成绩;但他从来不听课,哪怕是考试,都需要一个小时的预热时间,时不时脑子里还会循环歌词影响思路。

也许命运是公平的,一旦跳脱出应试教育制度,我们的角色就发生了倒置。考上985给我带来更多烦恼与迷失。他虽然当年只去了普通一本,英专的他托福考了四次都没过90分,但如今也拿到了qs前100大学计算机方向的研究生offer(我们都不看重qs排名,只是在语境中把它作为一个量化标准)。这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是我们对待学习的态度。我把学习作为需要极度专注的痛苦过程,往往出于应试需要才会翻课本;而他当惯了差生,把学习作为游戏的对象之一,学习可以成为他的生活状态。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中,并不是聪明程度决定了我们能走多远,相反,是自学能力和持之以恒占更大比例。


他说,我当下的焦虑是优等生独有的,因为优等生才容易陷入意义危机

我长期以来遵循着意义至上的规则,但不知不觉间,这种惯性消失了,这对于顺着惯性前行的我来说是危险的。关于意义问题,自前年起我就写过几篇文章,最初在豆瓣影评表达困惑,然后发了两篇公众号,《我好像失去了生活的意义感》《Life isn’t elsewhere.》。我试图为意义危机寻找各种解决方案,去创造、去生活、去爱,但只要新的秩序没有被建构,我就处于悬浮的状态。

因而我将优等生陷阱总结为,被意义至上的惯性推动着前行,一旦由于种种原因意义体系瓦解,行为与价值标准无法融贯,就会陷入彻底崩溃无法自拔。至于意义从何而来,首先有必要将优等生区别于普通的做题家,外在标准与他人评价虽然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他们的意义观,但他们将许多标准内化并修正,发展出自己的价值体系。具体来说,做题家可能一刻不做题就焦虑,但优等生焦虑的点未必在于学习,可能是其他方面的自我提升,但他们的确一刻不做有意义的事就会很有负罪感

不知我的总结有没有管窥蠡测之嫌,至少放在我身上是适用的。


不再读书和它带来的痛苦可以作为我陷入优等生陷阱的一个例子。

对于还是高中生的我来说,读书不仅是对现实生活的逃避,我更享受阅读虚构作品的心流状态,那时我相信「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带着对知识分子的滤镜,我以为读书是最有意义的事。可以说,专注与意义是挂钩的,早年我总会因为写作业被打断思路抓狂地撞墙。但进入大学后迫于各方面的压力,那份心境早已不复,哪怕像这个假期一样有大把时间,我也读不进书了。原本看电影是我最后的专注点,但是现在只要没有ddl的push,我就很难集中精力做任何事。

我一度怀疑失去对所有事的兴趣、无法专注、行动力为零是抑郁的表现,我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是什么家族诅咒,我走上了我爸的这条路?

不能专心做我认知中有意义的事让我自我憎恨、痛苦不堪。

我的精神状态没比春天好到哪里去。我不再像被封在家那会有些时候整日地流泪,我的情绪非常稳定。但当我无法专心做一件小事时,我就知道问题已经很大了。谷歌说这叫anhedonia(失乐)。再去做免费的线上抑郁症诊断毫无意义,因为我不可能愿意吃药,也没钱找心理咨询,但我又没有足够的力量自救。这也导致我前段时间过分依赖男友,陷入anxious attachment。我妄想着在nyc开始的独立生活能将我抽离出这种处境,但它会不会把我压垮都说不准。

本想把这种焦虑怪罪于动荡不可控的局势,但最近生活已经趋于平静和稳定,那大概是我自己的问题吧。我为尚未发生的事忧虑,却连当下都过不好。


文章写到结尾部分,总要给问题提出解决方案。

先要排除男朋友的建议,「取消意义」,这对我无异于对一个天主教徒说「上帝死了」那样冒犯。他不存在专注力问题,因为他本就不需要专注做事。可我习惯了像TBBT的Sheldon那样plan things ahead按部就班,不喜欢计划之外的事,或者流动性强的计划,这也可以解释我的等待焦虑,就连点外卖等外卖员上门的间隔都十分不安。

既然意义是主观可改变的概念,那么走出内耗的循环就要从重新定义意义出手,我一直都在尝试这么做。我想更重要的是,与没有做有意义的事的时刻和解。过分追求意义也会激起空虚之感,努力赋予正在做的每件事以意义会发展地走火入魔。

以上只是理想之中的情况。作为优等生的我还是想说,这一切太难了。我无法控制自己不断蔓延的焦虑,这种情绪严重影响到我的正常思考;我知道为了实现目标需要怎么做,但前方充斥着我没有勇气面对的不确定性(此处目标特指跑路,摆在我面前的只有转码和找全奖博士两条路,两者都超出我的舒适圈,我下不了决心从零开始)。

男朋友说,这就是我和他之间的对话。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我不寄希望于存在救世主化解我的烦恼。

我只是在想,如果人生是一场由一个个小考组成的大考就好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