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好青年茶话会第二期:“‘极端女权’已成网络毒瘤?”

怎样才算是一个合格的“极端女权”?

近日,“极端女权”一词再掀争议。

 起因是北京晚报以及共青团中央在4月12日先后发布的两篇“檄文“,前者以“岂任‘女拳’兴风作浪肆意播毒!#挥舞大棒的假女权是时候管管了#”为题,后者以”#极端女权已成网络毒瘤#!“为题。

 据两篇文章所述,直接起因是共青团中央微博发布的一组图片,主题是“每一代青年都无愧于时代”,内容涉及长征、抗洪、疫情等多个重大历史事件。该组图片发布之后遇到了一些“杂音“——部分网友指出,这组照片抹去了女性的存在。

 这两篇文章一致指出,这是“极端女权”又在故意挑动性别对立,“将许多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强行关联”早已成为了“极端女权”的一贯做法,其核心观点也几乎完全统一——“各路‘拳师’层出不穷,嘴上满口主义,背后全是生意”(出自北京晚报原文)。

 但与此同时,问题也出现了,怎样才算是一个合格的“极端女权”?

 又或者说,假如一个人不“故意挑动性别对立”,不“嘴上满口主义,背后全是生意”......ta还会被认为是“极端女权”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或许可以回顾一下,关注性别议题的人们,有过哪些的争议。

 2012年起,国内出现了这样的一群人——ta们经常以举牌抗议及“行为艺术”的方式参与性别议题,ta们曾发起“占领男厕所”、“受伤的新娘”、“光头抗议教育不平等”等一系列的公开活动,让性别议题更多地进入了公众的视野。ta们被称为“青年女权行动派”。

 但很快,就有一篇署名为《为何中国女权运动如此接近“行为艺术”》的文章,对“青年女权行动派”提出了批评:杯水主义、伙伴暴力、价值观混乱、功利、漠视基本伦理、利用男权资源、反伦理、反社会。

 此后,互联网上又出现了一个词——“中华田园女权”,在百度百科上这个词的解释是这样的:指要求男女平等却要男性承担主要责任,以女权为借口追求女性收益最大化的群体。恰如前述檄文中的一句经典论述,“你负责挣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

 再之后,便是“女拳”、“拳师”、“极端女权”这样的词,取代并扩大了“中华田园女权”的含义。

 但话已至此,我们似乎仍然没法厘清,怎样才算是“极端女权”,怎样又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女权主义者。甚至说,厘清与否有意义吗?

 不可否认的是,没有人是完美的女权主义者,性别议题的关注者内部也不乏撕裂与对立,更不要说,确实有人会借着性别议题的东风,打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连一些“权威媒体”也曾被指出,其官方账号的运营者为了完成kpi,刻意地使用引战、煽动对立的标题以获取流量。

 这又能说明什么?

 好青年茶话会第二期,我们想邀请大家聊聊自己对于“女权主义者”这个身份的理解,对于“极端女权”这个词的认知。希望大家可以从自身的生命经验出发,你的经历、你的所见所闻,何以让你得出今日的认知?

点击此处链接: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5ebdd1ed-68d2-4f53-ae43-d08171910d80 参与本期好青年茶话会,期待你们的声音。

ps:问卷收集时间截至4月21日(周四)24时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以下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好青年茶话会第一期:疫情、上海、未来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