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第三期:“封得住所有东西,唯独封不住人们的良知与思想”

4月22日,一则名为“四月之声”的视频传遍了朋友圈,它仿佛是一个证明,告诉我们:哪怕发声如何被打击,总有人不愿意放弃过记录和表达。我们何以记住?有人写下了那一晚,自己所看到的一幕幕,与自己内心的触动;有人记录了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对于现实的感受,以及反抗;有人提出了对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疑问……无一例外,TA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留下对于真实世界的记录。我们不曾忘记,也不愿忘记。

塔塔——坚持记录,尝试不服从

­“四月之声”,那个视频早上一打开,我就开始流泪。到了晚上,它像打不死的病毒一样,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应转尽转”。这是我们在捍卫自己的记忆不被消除的反抗。

我们不愿意被清零,不愿意配合,不明白,不同意,不愿意。它一度承载了今年的疫情以来,我对管控的所有愤怒和想要冲塔的冲动。近期我开始不断进行一些不服从的反抗,比如拒绝做核酸(在第九天会被社区打电话),然后周边出确诊的时候恰好给我黄码了;比如和我妈解释和对话现有的疫情政策,经济后果,会如何影响到老百姓,非常奇妙地发现了我的愤怒和无力减轻了,发现在生活旋涡里的普通人老百姓也会有最朴素和基本的公义。

这个月有一半的时间在记录小城身边发生的疫情,寻找附近的线索,在努力地建立一些信息的工具箱去对抗官方所遮掩/辟谣/不做任何回应的正向叙事。疫情开始二次爆发的时候,每天发生的小城疫情需要记档/值得记下的东西越来越多,我甚至在想有没有必要罗列一些时时更新的小城新闻播报。包括反抗、管控,人的遭遇,甚至是荒谬可笑的冰激凌背锅。

举个例子,比如说(当时写的):昨天下午,中华园西区(即昆山最知名的日租大神聚集地,与上海车墩、深圳三和齐名)一大群无法复工找不到活滞留昆山的工人,聚在小区门口闯关,要求提供物资,还有人举着大喇叭召集,密密麻麻的人一直站到晚间。

今天,所有人都在排队领取物资,他们争取到了。还争取到了爱心包子+牛奶的便宜套餐。吃饱饭是件多么普通、基本又有力量的诉求。同样的事情在世硕电子(台商巨头之一)也发生了,闹过以后,今天他们领到了盒饭物资和每人一箱牛奶。

这些争取的经验被抖音同城上的有些天才总结为,“一定要人多才能自由。”

­­­­­

小王——“人与人的团结能迸发出伟大的力量,只有靠我们自己”

 写这篇小短文的时候,看到聊天群中转发着同济大学的志愿者对着校领导的怒吼,又看到学生们吃到了米猪肉,实在是令人愤慨。校领导将所谓的师生情谊和事实上的压迫混淆,学生们在校连基本的饮食安全都无法保障。这位志愿者也因莫须有的罪名挨了处分,以此来恐吓、威胁学生们——不要再做为学校抹黑的事了。

再看看《四月之声》之中的形形色色的人吧。为警察送饭的司机和打12345和110无果的老伯伯。绝大部分人需要的是政府能够确确实实地解决他们在疫情期间所遇到的难处,但回答是令人失望和无奈的。在网络上我已经无数次的看到拨打12345讨个说法的人最终都是无果而返的。经历了这次疫情,我明白了一点:其实诸如12345这样的投诉平台,不正是扮演着当代“海瑞大青天”的存在吗?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海瑞这样一个角色上,是不是太过幼稚了呢?海大青天从来就没存在过,这都是我们的一厢情愿罢了。投诉电话给予的回复,也恰好是对《四月之声》开头的老爷们的一番话的补充。“我想我们全部的上海市民应该有这样的大局观”,我不禁想问:这是谁的大局观?

老爷们完美地履行着1840年的皇家海军所赋予给上海的几乎一切“义务”,不过这当中有着近三十年让他们不愉快的“小插曲”。在洋泾浜交易的上海人;吃螃蟹充饥的上海人;浴血奋战、抵御外敌的上海人;白天敲锣打鼓、晚上抱头痛哭的上海人;掀起风暴,建立公社的上海人;赞美自由市场的上海人;被迫下岗的上海人。在未完工的方舱里隔离、得不到基本生活保障的人和住汤臣一品、吃豪华外卖的人,又跟拉光脚黄包车的师傅和坐在后座的西装革履的银行小开有什么区别呢?

上海人民宛若浮萍,被历史潮流无情地裹挟进去了。如今的上海,绝不是老爷们口中的“上海人民的上海”,而正是他们的,是全世界老爷们的!何以记住?我不禁想反问一句:为什么会怕自己忘记呢?是害怕自己又一次回到温床后,再一次的自我安慰和自我陶醉吗?我想此时此刻,正经历着本轮疫情的同胞们,应该要意识到一点:我们延续至今的软弱与妥协、迷信与盲从,换来的只是一个个美好幻想的破灭。其实我们本就一无所有,而过去所谓的美好生活,也只是某些人发了慈悲而给予的恩赐,仅此而已。河道里的浮萍过多,就会让河里的鱼缺氧而死。然而人终究不是浮萍。人与人的团结能迸发出伟大的力量,只有靠我们自己。

预祝各位五一国际劳动节快乐!

(ps:今天恰好是五一,好青年茶话会也在这里祝大家国际劳动节快乐~)
­­­

Sophia——“在失去母语的土地上流亡“

四月之声的那天,最开始我没怎么关注,只知道有这样一个视频记录下了上海的样子,到了晚上发现朋友圈许多人都在转这条视频,于是去查了下怎么回事,才了解到视频下架了,同时网络平台一直在删跟这条视频相关的内容。大概因此引起了大家的愤怒,如同20年吹哨人的相关微博被删掉是一样的。我没有转四月之声的视频,而是在凌晨朋友圈所有人的视频都播放不了的时候转发了《悲惨世界》中“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的视频。

­­­­­­Sue

­这次上海疫情让我们看到了太多乱象,高物价也好,封闭也好,没有人能独善其身,现在漠不关心,以后到自己身上呢。当温和的反映被掐灭,他们留下的只有他们想留下的内容。

 米鷗

­从3月12号,被封控到现在,并且还在持续中。不间断的核酸,时有时无的食物,邻居的互助,居委的不回应,热线的打不通。种种、件件,心情起伏从头顶,到脚跟。很压抑,很难过,很感动,很愤怒,这么多情绪不间断上演,独独缺了平静,会不会变成疯子呢?这是我现在每天问自己的话。

­­­­太肥

­封得住所有东西,唯独封不住人们的良知与思想。

云哲——“自由、勇敢和坚持不在嘴边,就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

­在对话中提到了自由,因为这是一个让我能够感受到自由,并且真正自由去表达的对话环境。

而我们生存的大环境呢?不自由是处处存在的。疫情防控首先让我的身体不自由,40天没有离开小区,最长一次六天没有离开不到四十平米的房间,这样的经历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深刻体会到,不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权力就会把你关进笼子里,而且它还有可能把你从一个笼子转运到另一个笼子(方舱)里。

其次是表达的不自由,封闭以来在朋友圈里转了几十篇文章,自认为是比较理性克制言之有物了,然而超过半数都被删除了。被删除的原因,我们似乎知道,但实际上也不知道。表达的不自由还体现在语言的异化,为了绕过审查,大家不得不发挥聪明才智,使用缩写、谐音、比喻、表情包等方式,去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含义。一篇又一篇文章,一段又一段录音,一个又一个视频,它们以不同的方式重生,最终都以相同的方式毁灭。表达不自由的背后,是思想的不自由,他们不允许你自由地表达,也就是不允许自由思想的传播,甚至可以不允许你自由地思考,公共舆论只有一种伟大光荣正确的声音,有一个人他说的话都是对的。

到最后,情绪自由也被剥夺了,当你表达愤怒、悲伤、恐惧、焦虑和抑郁的时候,有人会说坚持、加油、要正能量,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是不被接纳的,那么我们还剩下什么呢?

我想,我还是有一颗自由的灵魂,因为我的生命,只属于我自己。

我跟挚爱的亲人分享因为被删帖的不开心,她说不要因为这种事情不开心啦,我说那要因为什么事情不开心呢?微信好友说你发的文章没啥用,只会让人烦躁、焦虑和冲动,这种时候只要照顾好自己不添乱就行了;我说你也可以不看,照顾好自己不要给我添乱。

在我们的对话里,我温和地表达了我的不开心,因为他们不允许我不开心的不开心。

没有人可以真正阻止我思考,正如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不开心,我关心这座城市和这个国家,关心那些遭受苦难的人,如同关心我自己,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命运息息相关,社会上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也不存在一个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人。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既有优点也有缺点,能做出成绩也会犯错误,所以我在恐惧和焦虑删帖的人之后,想到他们这样做也是出于极端的恐惧和焦虑啊,我就产生了勇气和力量,甚至同情。

所以,我也可以自由地表达,严格的管控让很多声音都消失了,同时也让更多的声音冒了出来,因为在斗争之中,勇气和智慧都被激发了出来,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当我们的身体被禁锢时,思维和情绪却更加插上了翅膀,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信息和话题进入了视野,焦虑、恐惧、低落、抑郁、绝望等负面情绪也到了一个更深刻的境界。大脑和内心交织在一起处理过后,生命产生了全新的体验,自由、勇敢和坚持不在嘴边,就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

写到这里,我就不在乎临时的身体不自由了,维克多弗兰克尔在纳粹集中营写出了《活出生命的意义》,我努力追随先贤的脚步,用文字和行动,续写出新的篇章。

荼卡

­一个国家不该惧怕电影,不该惧怕音乐,也不该惧怕任何声音,应该惧怕的是沉默寂静,是漠视麻木,是没有独立思考能力,失去理解世界反思创造的意识和勇气。

全民思想没有真正的包容开放,我们就离“文明”“发达”“现代化”越远。而真相常流失于涕泪交加中,我们失去的真相已经足够多了,我们所拥有的安全感也逐渐淡弱了。越是在宏大叙事面前,个人的微小叙事却越是不值一提,如果耳朵和眼睛被遮蔽,那记忆便只会从心底腐朽、发酵、溃烂,这些你感受不到的尖刺,会让很多人被刺痛。


葵予——“想念那个不会因为恐惧而自我设限的自己”

2022年4月22日,转发了《四月之声》的视频后——在我看来,这视频的选材与制作已经相当克制了——我开始参加线上绘本集体备课。这一次,我们组备课的绘本是《蛋先生摔下去以后》,讲的是蛋先生直面恐惧、走出创伤的故事。

一开始没办法说话的我,在留言区敲出这些文字:

「之前那种粘贴好的伤口状态,如果没有这样的勇气蜕变,其实再怎么掩盖逃避都是无法愈合的。」

蛋先生在第一次从高空摔下后,就陷入了对高处的恐惧;可当他辛辛苦苦制作的飞机停在了高墙顶端时,他「最终决定爬上那堵墙」,也是因为想到自己「想念的一切」。想念的一切,包含着什么呢?

我说:「想念那个不会因为恐惧而自我设限的自己。」

在蛋生活的地方,蛋们把鸟看作他们观察的对象;蛋和鸟被认为是不同的存在,甚至在蛋先生之前,没有蛋曾经想过,蛋本可以变成鸟,本就有权利自由飞翔。

­­

小B——“发生在上海的事正发生在每一个身处上海的人身上”

每天每天不停地看到令人痛苦的消息,有时我几乎以为自己要麻木了,看两眼就知道又是同样的故事。可就算我的脑子想麻木,还是不断有再次刺痛我击垮我让我愤怒让我哭泣的消息跑出来,一天一天没完没了。这些不是新闻不是故事,它们都好像发生在我身上,好像每天我都要死无数次。发生在上海的事正发生在每一个身处上海的人身上。

4月22日的晚上和过去一个月的每一个晚上一样,也会和往后的每一个晚上一样。疫情永远永远不会结束。

 

­­­­­­­­文末有话说:

好青年茶话会已经来到第三期啦,还是那句话,很感谢一直参与、支持的每一位朋友,谢谢你们的每一次表达。

如你所见,这一期的版面做了一些升级,是因为有朋友反馈说,希望我们的内容可以更可视化。好青年茶话会也希望可以更好地呈现出大家的声音(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哈哈)。

另外不少朋友的反馈我们也收到啦,之后也会多在文末这里讲几句的。

这次的话,就先祝大家五一国际劳动节快乐吧~

顺便说一声,好青年茶话会之后每一期征集的开始时间,如无意外都会放在周一;茶话会内容的呈现,则一般会是周六。期待你的每一次参与,也记得可以给我们反馈意见~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点击下方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如果你有任何想要讨论的话题,也欢迎分享给我们: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好青年茶话会第一期:疫情、上海、未来

第二期回顾:极端女权?“我们不愿也不该被污名所遮蔽”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