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第七期回顾:润,是时代呐喊,还是渲染焦虑?

润,还是不润,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我们听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 有人将其视为一种自然而言的选择,是对于另一种生活的追求,是时代的悲凉的呐喊;有人说,“与其润到不确定的地方,不如保护自己爱的地方”;有人"怒斥",这是在渲染焦虑,或仅仅是情绪的宣泄…… 好青年茶话会不提供答案,我们只是希望大家可以听到彼此的声音。

ZZ——“我无能为力,只能出逃”

我是打算要润的。

首先我是一个在大陆中部的性少数,尽管在一层层的教育选拔中成功地进入到了大城市,得到了一群自由包容的同学,但是每当回到家乡,面对着邻里或许包含着善意的催促,思考着流向婚恋市场的未来,感到隐隐的担忧。

然后我是一个科研工作者,我所在的实验室和国外也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是还是有很多技术是被一些国家正在保留着的,对于新进展的期待也是催促着出逃。

最后也是使我坚定要润的想法的,是自 COVID-19 迅速传播以来由政府发起的所有人对所有人的斗争,为了抵抗(被政府发起的)紧急事态,政府未经商讨地占据了公民的权利,并在除大陆以外都打算与 COVID-19 长期共存的情况下,政府依然要以清除所有感染者为目标地蚕食公民权利,这种集体的利益要在个人利益之上,在集体中控制公民的作风,让我感到恐惧。

为了形成一个性少数友好的社群,我会主动在周围宣传性少数的存在,参与一系列的行动来为性少数正名,为了在国内更好地科研,我也在努力地去研究问题,但是在这样压抑的社会环境中,还能做出什么呢?你发声,被辟谣,被禁言;你行动,被约谈,被隔离;你建议,被忽视,被网暴。在这种环境下,我们还能做出什么?面对着那么大的无力感,对于未来无法确定,自己也无法参与其中的不安,我无能为力,只能出逃。

我抗争过,但无法忍受青春被荒废在与利维坦的斗争,不如去一个更加尊重个人意志的国度,我选择润。


helen——“继续尝试在这个偌大的国家寻找星星点点的公共生活”

关于这个话题,我想从几个方面讨论一下:一、为什么要离开中国?二、什么样的人会面临这样的选择?三、做出这样的选择意味着什么?

以往,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学习、工作、甚至留下来,似乎是一件全球化背景下的平常事情,当然除了个人追求外,这也因人的社会经济地位、所处的人生发展阶段、所从事或者想要从事的职业等等外界因素决定。

但现在,更多讨论围绕着,在中国没有“安然生存的空间”,因而选择另择木而栖。那么这个安然生存的空间到底是指什么呢?是从满足人生存的最低需求到拥有体面的生活,还是进入一个人人都可以参与的自由、平等、理性的欧美式公民社会?这两者是相矛盾的吗?引用阿伦特在《人的境况》中的观点,自由仅存在于政治领域,意味着不再受制于生活的必需品,甚至做好冒着生命的危险。政治不以生活为目的,而以生活为目的则需要掌握私人领域中的必需品,比如私有财产。所以为生存还是为政治这两者似乎是矛盾的。要体面的生活,需要很大程度抛弃政治生活;要政治性的追求,比如投身社会运动,需要很大程度抛弃体面的生活,这不论在中国、还是外国,都大抵如此。这么看来,比起认为想要移民是因为崇高的政治理想,我更愿意相信,更多人是奔着生存或者体面的生活而去。

抛开那些已经富足到不论在哪里都有体面生活的人而言,跑还是不跑这个问题,困扰更多的是担忧不管待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很难达到得体生活状态的人。我自己就是这种人。当然,这样的担忧比起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人而言,不过是甜蜜的烦恼罢了。对一些人而言,有饭吃有地看病就已经困难,哪里还有时间想跑不跑?因为跑与不跑,都需要冒着死亡的风险。

当我把跑路简化为一个个人利益问题,而不是事关公共利益问题时,会发现好像没有那么纠结了。如果留下来,还不至于饿死病死,那在这个前提下,我还是可以继续尝试在这个偌大的国家寻找星星点点的公共生活。如果有机会离开,能让我不至于饿死病死,那选择离开也没差。更多的,就是没有什么太多参考性的私人考量与纠结了吧。

最后还是煽情一下吧,有时身在原地,似乎才让我更有一种脚踏在实地的感觉。


飞跃的小海豚

过去一年,当我们还在寻找“躺平”的意义何在,猝不及防的疫情,让我们被迫开启了“润”的生活,时代留给年轻人的不再是积极乐观的梦想和追求,是一次次的绝望和挣扎,也许是这个时代的悲凉的呐喊,逃离何尝不是对自由的追求。


Anonymous

我不倾向润,而是留在国内来抵抗。我认为,如果所有敢于抵抗的人都走了,那他们就赢了。在我看来,那些想润的人可能认为近年来没有变革的希望,或者只是想去一个可以生活得更好的国家。


Apohadion

我倾向于“润”。原因复杂却又简单,为了完全的言论自由,国内极端民族主义的大势令我倍感压抑。在现有的经济形势下,我选择在体制内先积累一定财富,也就是俗称的“吸血”。然后再去国外开启新生活,没有物质基础的”润“是痛苦且无意义的。


nov

与其润到不确定的地方,不如保护自己爱的地方。 


拉科鲁尼亚

你们这些人天天忽悠年轻人润润润,一人发50万帮着他们润啊,移民话题吵吵几十年,年年润年年吵,到底润出去多少啊?炒作中产焦虑赚大钱了,剩下被忽悠润润润的人你们倒是帮助一哈啊,别收完人家智商税又装没事人了,过两年再收割一次,这**傻子都能脱贫,中产焦虑的钱太好挣了是吧?

(好青年茶话会注:“**”为手动消音。斟酌了一下还是把这条放出来,以及这里申明一下,除非涉及参与者的风险或是非友善交流的言论,每一位参与茶话会者的讨论都会经过文字校对和排版后发出,希望大家都能有一个良好的体验。)


小王

物理天才尹希加入美国籍和死于新冠的“河山硕”(只办了劳工签证)大家都历历在目,我在b站上看到有关这两位的事迹,视频中的弹幕氛围则是截然不同的。对前者表示支持,对后者则是嘲笑。B站的用户多为北上广深的学生,而学生们的想法是不自觉地受到其家庭影响的,所以对待以上两位人物的看法一定程度上能反映千千万万个家庭对于移民的看法。

也许就是这些人之中的部分人,掀起了所谓“移民潮”。“移民潮”队伍中的大部分人也正如弹幕中那样,不过是靠移民来宣泄自己对于现实的不满,仅仅是口嗨而已,不会付诸任何实际行动。不对自己想要移民的国家、社区进行充分的考察,不对自己进行充分的评判,是没有条件去移民的。逞口舌之快的人需要“几分挣扎”吗?情感的宣泄哪里需要什么挣扎,不过无病呻吟,或者说是当鸵鸟,对真正的病视而不见,反而说起什么移民真是一种自我逃避。你的病,移民治不了!

至于真正在移民上付诸行动的人,又怎么是“几分挣扎”能够概括的呢?所以我认为,所谓“移民潮”根本不要去理睬它。说移民是“逃跑主义”的人,在中国真的够你“逃”的了。逃到你内心去和自己幻想出的恶魔作斗争吧!这些只是想口嗨的人,再加上移民中介的炒作,真的有人因为自己的不理智,在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之前就选择移民,其后果却和网民们没有一点关系,不负责任地在网上宣泄情绪,难道真的没错吗?


绘鱼皮

引言总结的很对,所以我就趁机在抽象的层面谈谈“润”。

“润”很大程度上指向“出于生存空间的匮乏、不安全感”的逃离,但这也正是悖论所在。如果真的因生存空间的匮乏和不安全感而忧心,以饱含对现实的不满和讽刺讲出“润”,那无论是逃到国外或隐居田园,这种忧心都很难完全消散。如果未来不会变好,一再逃离下去,最多也就是像《三体》那样躲进一个全然脱离大环境的小宇宙。

但《三体》也给出更远的远景——这样的小宇宙越来越多,整体大宇宙就更难整体变好。换一个角度来说,“润”跟现在大多数人对待底层的态度是很像的,我知道那里有着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我只要努力不成为其中一员便好了。


罗大哥

LGBT群体,即将奔三,无房无车无对象无牵挂。家在坐标珠三角一线城市,今年工作真的难找,编制难考,职场不上不下,不敢裸辞,买不起房,每天都在给房东打工,被领导pua也忍气吞声。今年开始重新捡起来英语,计划用这几年积蓄申请一个北欧的学校,读个二硕,然后看看后面的机会。要努力改变才有机会逃离,每天告诉自己,存钱,学习,好好考试,好好工作,减少抱怨,积极生活,会熬过去的。


­ ­ Sophia

To be honest,我其实蛮想润的,就当下而言,大环境没有太多让我感到有希望的地方,恰恰相反,它让我一次又一次失望。所以如果有机会有能力,不考虑一切后果,我大概率会润。

目前我还在读书,曾经第一次有润的想法是19年,那时为了润查了许多资料,从语言成绩到如何申请学校,这一套流程已经溜溜熟了,但我始终没有踏出第一步,我在犹豫,犹豫许多的事,不过于现在的我而言继续读书才是最重要的,等解决眼前这个问题我再思考润不润的问题。

退一万步来讲,不润也是ok的,我不求什么大富大贵,我只求平稳生活。在喜欢的城市,有一套房子,一份能养活自己且满意的工作,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我喜欢的事,就足够了。

这样听起来有点墙头草两边倒的意味,但人嘛,应该活在当下,把现阶段该做的事做了再考虑别的,不是吗?


弗兰肯撕地毯

华润万家、润物细无声、应润尽润...润与不润的最根本取舍原则是“生活会不会变得更好”。可能是出于与自己的思想和解,可能是迫于社会压力,可能是为了找到更适合自己的工作,各种原因都可以成为润的理由,但是不润的理由只需要“我在这里生活很舒服”就够了。

我本人是支持润的,但这仅仅是自身的看法。我不支持别人无脑润,家里人不支持我润也无所谓,人应当为自己负责且只需要对自己负责,这种思想可能是润的最根本思想。之所以我想走的很重要原因也是在这里始终有没长大的感觉,倒不是说年龄上没长大,而是始终有一些无形的概念试图扮演永恒的社会角色里的“爹”指导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可能是好事,因为有人替你做出了最重要的决定,剩下的就是做就好了。但对我来说,有各种各样尝试的机会才是最重要的,我讨厌这种服从的感觉。

所以润对我来说是一个自然的决定,其根本原因是想去一个适合自己的环境。


文末有话说:
1,“我认为这个茶话会不应该成为小布尔乔亚们互舔伤口的地方,应该抛弃这种软弱妥协了。并不是说这期话题有问题,而是每一期主办方写的话都有拉偏架之嫌。立场应该鲜明,是向布尔乔亚们递上投名状,还是维持现状,还是真正作为“我们”而发声呢?希望下期主办方的文字可以更加激烈一些。”

好青年茶话会:这里回应一下,不太确定有没有理解错哈。好青年茶话会当然也会有自身的立场与观点,但我们还是试图努力把表达的权力交给每一位参与者。至于“小布尔乔亚们互舔伤口的地方”,我们不评论这个表述,但话说回来,所以才需要听到大家不同的声音呀。更多不同立场与观点的碰撞,倾听到彼此的声音,这从始至终都是我们想要做到的。保持表达吧好青年们!

2,“每次都是刚跟朋友讨论完,好青年就推送相关的话题,仿佛被监听生活哈哈哈,不过这也说明好青年真的抓住值得讨论的话题,踌躇很久,这一期还是想说点什么,积极参与起来”

好青年茶话会:有被夸到哈哈哈。这里也提一嘴茶话会的选题标准,我们是希望每一期的主题都有一定的公共性,可以反映当下,以及有可以讨论的空间,我们期待更多不一样的声音和故事可以在这里出现(ps:下一期会略有不同)

这期回顾就到这里啦,谢谢每一位好青年的声音~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点击下方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如果你有任何想要讨论的话题,也欢迎分享给我们: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好青年茶话会“发刊词”:我们是否正在失去公共表达的能力?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