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第九期回顾:性少数骄傲月,拒绝遗忘,一同发声

这一期,我们听到了乐观的声音,也听到了悲观的声音。
有人怀恋曾经的那个时代,怀恋自己的勇气;有人在身边的伙伴中,获得了许多的感动;也有人表达自己的支持与期待……
那个时代过去,新的时代会是怎样的?无论我们抱有何种态度,都希望我们可以一同前行,在没有恐惧的时代相见。

罗大哥——“我是多么怀恋那个时代”

­作为一个30岁的一线城市的同志,有幸在大学经历了2011-2016的同志活动举办“蜜月期”:在那个时期,我们有多元性别选修课和“同伴”教育课;在高校里有彩虹小组,在城市里有各种LGBT社群友好组织;每年可以参加亲友会的彩虹邮轮行和亲友恳谈会;可以参加大使馆举办的LGBT电影展;可以在517不再恐同日当天去大学城挥舞彩虹旗;可以每年10月11月自由地去香港or台北参加pride parade;见证了美国和台湾的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心中曾怀着那么一点点希望,期盼和憧憬。

我是多么怀恋那个时代,怀恋那个时代勇敢的自己。

因为疫情,因为生育率下降,因为各种zz因素,LGBT社群活动锐减,我也跟前任结束相爱相杀彻底分了手。30岁回归自我,每个有好感的人都会加以认真思索要不要在一起,好像失去了勇敢和勇气。就好像张爱玲《半生缘》的那段话里说的:日子总是过得真快,对于中年以后的人来讲十年八年好像是指逢间的事,可是对于年青人来说,30岁那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今年30岁,我依旧单身,依旧寻找,依旧会参加城市社群活动,依旧相信爱情,只是,可能不相信它会发生在我身上了。


­­­­­Sophia——“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大概算bi吧,喜欢过男生也喜欢过女生。以前没有很清晰的性少数群体的概念,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一批网络友邻,每到517,或者是其他与lgbt有关的日子,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发朋友圈。虽然大家素未谋面,但他们带给我许多感动。也因为他们,我了解到了更多有关性少数群体的知识,也开始关注性少数群体的话题。

在现实生活中我的身边也有性少数群体,我很早认识的一个姐姐是les,当我知道她喜欢女生的时候我没有很惊讶,觉得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发现周围的人对性少数群体的态度都是包容的,偶尔有朋友家里的人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的时候会非常生气。

同龄人对于性取向这件事并没有太多的反对或是在意,只有长辈一代会反对,甚至会认为这是有问题的。

国人对性少数群体的认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米鷗

­没有尊严,可以去世。

 (好青年茶话会注:拍拍每一位朋友。

­­­­­­Charlie——“人的权利就包含了人选择性取向的自由”

­关于性少数的议题,因为我在生活中没有遇到过这种性取向的人,所以没办法写很多。不过我从过去直到现在也一直没有想过要歧视性少数群体,大概抱着他们自己的事和我没有关系的看法,不过现在因为了解了他们受到的歧视和压迫所以持同情态度。现在看来,简短来说,人的权利就包含了人选择性取向的自由。

我对历史有所了解,在思考这个话题的时候突然想到1969年的石墙暴动,美国政府在1960年代(之后就没有么?)都在许多社会议题上持有反动的右翼立场。我没有对同时期的斯大林主义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性少数群体状况进行研究,但基于官僚独裁的政策和秘密警察的效率等因素和史实(例如东德斯塔西对各类议题的社会活动家的迫害行动),一定会更差。

没有群众运动的反抗,就不会有利于群众的社会进步。50多年后,在性少数等社会议题在全球范围广泛讨论、社会组织活跃运动之时,同样也是飞速变化、社会和意识形态分化加剧之时,我们更应该时刻审视自己的立场,支持真正革命且进步的左翼立场,警惕自己和这个世界滑向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拥护战争和军事化以及各种各样的歧视和压迫的反动的右翼立场。

­­

­­方奶奶打牌——“为什么我们不能光明正大的谈恋爱?”

­国内95后群体其实对于同性恋已经相当包容了,我们的压力大多来自于40岁以上的中老年群体和价值观都不健全只知道在互联网上叭叭的小屁孩。

这两者之中父母带给我的压力才是最大的,因为我很清楚出柜会有什么下场,这种“大逆不道”无论如何都不会被接受,但对应的就是我的感情不稳定且缺乏安全感,我和伴侣之间的很多矛盾就是源自于安全感的匮乏和长辈对于尽快结婚生子的执着,只能疲于应付家庭和掩盖感情,没有过多的精力去营造健康稳定的恋爱环境,而且我们还是异地,麻烦更是数不清的多,再加上国内的防疫让我们的见面成为奢望,迄今维持了快五年的感情还没破裂简直就是奇迹。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光明正大的谈恋爱?因为我是懦夫吗,不敢出柜吗?我当然可以勇敢,我可以昭告天下我是同性恋,但是我和我的伴侣可能会因此失去工作,可能会和家庭反目成仇,这个世界上被诅咒的爱情是没有好结果的,这种代价不值得我鲁莽的勇敢。我只是个普通人,我只是希望和和美美地过完我的一生而已。

我记得很多年前阅读过一篇饶毅教授的论文,里面写到:「从生物学来说,异性恋与同性恋是一个事情的两面,不存在相互独立的理解,理解同性恋是理解异性恋所必需,“同性恋的原理”也是“异性恋的原理”,它们不过是对同一个原理的两种说法,比如:观察到某个分子的缺乏导致双性恋、或同性恋,也就发现这个分子的工作参与异性恋。」

最后,我祈望我和我的“爱人”白首不分离٩( 'ω' )و


­­­­­­文末还想说的话:
 首先希望所有的性少数朋友都能在未来,得偿所愿。
这里想多聊一些关于为什么要做这一期的想法。
今年的517和6月,都显得尤为平静,社交媒体上也未见声浪。我们无法确认这是审查还是别的原因,但很让人担心的是:性少数议题会越来越不被看见吗?
甚至包括关注这个议题的我们,都好像默认了这种“宁静”。
当然,还是有许多人在为之奔走、呐喊。但如果ta们的声音不被听见,ta们的行动不被看见,那些被伤害的人或许只能默默承受。
表达其实何止于茶话会呢,我们只是期待,我们不要遗忘,也不要沉默。
让我们继续在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都保持我们的表达吧!
再次感谢每一位好青年的声音!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点击下方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如果你有任何想要讨论的话题,也欢迎分享给我们: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好青年茶话会“发刊词”:我们是否正在失去公共表达的能力?

号外第一期:“今日不为她发声,明日亦无人救我”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