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第十二期回顾:小镇做题家,或是笼中的猴子?

易烊千玺考编所引发的争议,在更多的“瓜”与热搜之中渐渐平息。但争议是一时的,对于现状的不满与忧虑却是持续的。
现状有哪些?今年的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1076万,首次突破千万;今年6月的16-24岁青年失业率已经达到19.3%,再次突破新高;与此同时存在的,是灵活就业人员数量在2亿以上持续增长、考公考研的报名人数也在持续上升。
如何看待小镇做题家?如何看待“编制热”?TA们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Sophia

­很早之前我就听过“小镇做题家”这个词了,是当代无数学子对自己的自嘲。寒窗苦读十二年,或许可以进入名校,但这并不意味着从此就一帆风顺。更何况,还有千千万万学子还未踏入名校的大门,只能在双非和二本甚至大专中苦苦挣扎,既羞于自己的学历,又被时代洪流推动向前。大学即将毕业时无数人面临两难的选择,是赌一把考研再当两三年研究生还是涌向社会成为打工人。因为疫情原因近几年出国留学人数锐减,导致国内高校内卷严重起来,再加上许多工作岗位的学历需要,每年考研的人数越来越多,但录取的总量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失败的考研人只有进入社会。但又由于疫情影响经济不景气,招聘的人数也急剧下滑,这时考公考编成了一条新的道路,工作工资稳定,有五险一金,不用面临中年危机。在当下一切都不确定的情况下考公成了很多人的首选,虽然招聘的人数也不算太多,但至少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于是又一轮新内卷开始了。

在这种情况下,本身就有高薪的明星和普通人一起报考编制,甚至还通过特殊手段获得编制,这本就让人不平。再加上国话的报考规定中写明了自身有工作的人不能参加考试,但这次报考的明星中几乎都签约了经纪公司,也都担任了自己公司的法人一职。先抛开别的不说,光身份这条就有违背了相关规定,就不应该参加考试甚至被录用。再者,他们本身就拥有高额薪资,一天的收入可以抵上百个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既然不愁吃喝也不愁生活,那为什么要与只够温饱的普通人来争夺国话的岗位呢?是为了更多的影视资源?是为了更大的名气?还是为了完成自己的理想?我不知道答案是什么,但既然拥有特权,又何必与普通人抢一杯羹?

我们是小镇做题家,但我们也是无名之辈,接受这烂掉的一生,但也在努力活着。


­­flower

­我不是小镇做题家,我很想,但是成为不了,也是到了一定年纪才有点反应,自己就是没有那种天分,人家会做题,也是一种天分,你不会做题,也是一种状态,没有什么好坏对错。

我任教多年,没有编制,我发现现在年轻人,很多去考公务员,或者教师,就是为了编制。在他们自信无疑的口吻里,有时我会有点迷失,觉得似乎编制是个好东西。但仔细问一下他们。编制为什么大家都在追求——保险,退休后待遇不一样,才20岁就想到退休。人人在这个越发“不安定”的社会里,都想要寻求物质上的安定。即使在环境里呆得不舒服,也是想要呆着,因为不知道出去了还能做什么。好像笼子里的动物。

你羡慕易烊千玺,嫉妒,恨,无非是笼子里的一只猴子,羡慕另一只猴子有香蕉吃,为什么那只猴子有香蕉,哦~因为它屁股比较红,因为它毛比较多,因为它怎样怎样

……唉,你看那只猴子投胎投得真好,进来就有管理员给香蕉。MD,你为什么不想着,大家都待在笼子里,你有什么好比的。都是要靠管理员从外面施舍香蕉。

­­

Z

­以下分两部分来说一下自己有关这件事的想法:

1、小镇做题家一词可以分为两部分,一是小镇,二是做题家,前者在当下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城乡差距,后者更是在过去这些年被普遍认为是大部分人生活变好的主流渠道。个人感觉,小镇做题家一词从自嘲自励,变得更有无奈、愤懑的味道。

2、编制与易烊千玺,编制在当下被共识为确定性,确定的工作、不错的收入、竞争中的优势地位。易烊千玺可以被抽象理解为为高收入、竞争社会中的取胜者。

如果用做蛋糕来比喻当下的话,人们逐渐有了蛋糕不太容易做大的共识,大家的神经转变为对分蛋糕敏感,本人或多或少自查到自己也有这方面倾向。

作为一个刚工作一年的社畜,我也算是小镇做题家,工作前完全不考虑编制,可能是激荡三十年看多了,但经过这一年的工作浮沉,对编制已经不存在思想排斥,也没有强烈渴求编制,现在的我从是否想要编制的频谱一端变成处于中间状态了。

最后,只想说人各有志,各自安好吧。


­­蝴蝶君

­易烊千玺,好像挺帅,我对这些小鲜肉真的没什么兴趣,不过从少女到大妈都很喜欢他,我有些嫉妒。如果国家层面想对娱乐“顶流”诏安,进而控制粉丝,进行社会面的治理,我觉得这样个别行业的个别人,并没有挑战整个社会的公平面,拿奥运冠军举例,不是很多进入体制了吗?我相信国外也有这种情况。国家卫计委一个岗位公务员考试,某位留学归国人员(在某个专业却有专长)如果参加几千比一的考试,大概率也上不了岸,政府层面就以“特殊引进人才”的变通形式让他进入了公务员队伍。但是我相信几个流量明星,国家层面不会拿出那样的“例外”照顾他们,吴亦凡不是前车之鉴嘛。

 “小镇做题家”质疑的是“公平”。我有一个朋友,他有严重的抑郁症甚至反社会人格,出生于某省会城市,非大城市,我认为他就是小镇青年,少年起坠入网瘾,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外面漂泊,不工作,一直靠工人身份退休的父母供养,他还辱骂父母在他小时候对他的暴力。此次事件他就大骂“小镇做题家”,就是说那些做题家,通过学业得以阶层跃升,而他却让整个家庭滑落至社会最底层。我想我们去骂明星,很多时候接近于这个朋友的内心,对于“编制”有一种被“体制”束缚的愤恨,也有一种拥抱”体制”不得的愤怒。我有一位网友,总痛骂体制让人扭曲,还有一些左派总把“异化”挂在嘴边,比如艺术家、作家,我觉得他们说的是部分事实,但更多的是屁话,“修辞”代替了“叙述”。在神奇的中国,绝大多数职业,需要体制的优势与资源,比如医生和教师这两种职业,没有强大的体制依附,选择进入私立机构,个人声誉和职业发展会受到很大限制。

­

文末还想说的话:
首先谢谢四位好青年的声音!
近来收到的一个反馈,是认为“‘蹭’热点”的主题有点多,期待有更多叙事性的书写,否则会沦为“空洞的‘说辞’”。
回应一下就是,很同意其中的一点是,我们确实希望好青年们可以讲述更多的个体经验,我们相信每个人对于现实的体验都是弥足珍贵的。至于在主题的选择上,我们甚至有时候会觉得有点滞后于热点了,更希望事件发生我们可以迅速跟进,因为每一次的热点背后,所反映的都不仅仅是当下的问题,而是持续存在的、或是压抑已久的诉求。
每个人关注的议题可能都是不尽相同的,有人会认为性别议题更重要,有人会认为劳工议题更重要,还可能是残障、环保、言论自由、人权,或是细化到任意一个具体的议程……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局限,仅此而已。所以期待大家可以回复邮件或者在问卷反馈,哪些想和好青年们一起聊的话题呀!
最后预告一下,我们计划在下周再进行一次线上茶话会,期待大家的参与!
再次感谢每一位好青年。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点击下方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如果你有任何想要讨论的话题,也欢迎分享给我们: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第十二期:易烊千玺,抢走了谁的编制?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