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十三期回顾:难以消失的网暴,如何自救?

网暴可能永远不会消失,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是合理的存在。
它以怎样的方式存在?网暴发生在我们身上时,我们可以如何自救?两位好青年给出了ta们的声音。
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直需要面对的问题。

蝴蝶君

­(1)5年前,我在北京一家公益组织做田野调查,那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东北人,不工作,骂骂咧咧,蹭吃蹭住,扬言报复社会。每月靠父母退休金生活,据说童年,他遭到父亲的严厉体罚。这么多年,他一边辱骂父母,一边心安理得地享受他们的退休金。“反社会人格”,是一个多么好的写作素材呀,还可以把它镶嵌在这家公益组织的机理里书写。我就接济他,请他吃饭,让他住我的出租屋。我规劝他,既然那么讨厌父母,就不要和他们有那么多瓜葛,自食其力。气了,还会说他是“巨婴”。他就骂我,声嘶力竭地骂我,说要杀了我,我的全家。他说他的嗓子废了,变得嘶哑,他要跳楼。他在我们拉的微信小群、私信、电话不停地骂我,我忍了几年,后来我终于觉得太无聊了,就把他微信拉黑了。有一天凌晨4点多,他给我打了电话,说以后不会骂我,我把他的微信移出了黑名单。

(2)发生在朋友身上的网暴。四年前,她刚怀孕,情绪烦躁。一连几天手机短信里收到的内容是露骨的文字,男性生殖器图片。她感到恶心,给对方打电话,对方不接;发短信让对方不要再发了,对方不回。她不好和老公说。我就给那个男人打了几个电话,他也是不接。那就发短信,有些恐吓的色彩,“懦夫”,“再发,就把你阉割了”。后来,她再没接到类似的骚扰信息。

网暴是没法彻底灭绝的,国家机器的宣传让“人斗人”(最近那个抑郁的女孩),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和性欲,贫穷者暴力者身上积压的“玉石俱焚”的毁灭冲动。

­­

叮叮钟

­即时抽离和冷静分析是削弱网暴对自己的消极影响的最好方式。

需要明确的是旁观者和当事人极大概率下面对的事实是迥然不同的。旁观者对事件的评价和反应往往是在做“阅读理解”,抒发情绪是最主要的目的,而身为当事人最需要的是解决问题,所以面对别人风马牛不相及的评论,被网暴者可以尽量不恐慌、不当真,坚定立场和冷静思索,寻找可以寻求帮助的途径,比如微博举报,比如报警或起诉。

­­­­­­­­

文末还想说的话:
这一周,网暴仍在时刻发生。
浙江师范大学一名毕业生,在拿到保研的录取通知书后与病床上的爷爷分享,却因为染了粉红色头发,便引来了“不正经人”、“妖精”的网络骂声;柳北高速上,一辆商务车发生车祸,前来救助的司机却因拍摄视频遭遇一连串指责,不得不发视频自证清白;“台海危机”再现,持不同意见者,甚至是胡锡进,也可能已经遭遇了网暴……
正如前文所说,这将是我们一个需要长期面对的问题,希望我们既不会成为受害者,更不要成为加害者。
再次感谢每一位好青年。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以下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好青年茶话会“发刊词”:我们是否正在失去公共表达的能力?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