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十四期回顾:战争狂热,一场民族主义催生的集体暴力?

“新时代”的人们,第一次亲身地感受到战争将要来临的氛围,更多出现的却是狂热——伴飞乃至击落的建议、“武统”的口号、沙滩上等待直播的人,以及朋友圈里的一片“失望”。偏偏这种氛围出现在“爱好和平”的“中国人民”身上,尤其显得诡异。

当然,在这些年民族主义逐渐升温的背景之下,一切又并不稀奇。当“和平统一”成为单纯的一句口号,另一面却是频繁的“出征”,重复出现的“留岛不留人”,“武统”早已成为一个选项,甚至是必选项。

但对于并不期待战争的人们而言呢?有人无法表达“异见”,有人担忧不确定性,台湾艺人的一张ins动态也能触发封杀,至于海峡对岸的人们在想什么,则更不被考虑在内。这无疑是强势者对弱势者的暴力。

白锦——“承担损失和伤害的永远是更弱小的人”

­"当天晚上,我们特别紧张,一直在关注飞机的行程路线。我整个人都特别焦虑,因为最近政治性抑郁事件太多。从之前的唐山、疫情反反复复包括俄乌局势等等,一直到现在中美两个大国好像有了比较直接和正面的冲突。

我很害怕打起来,我很害怕战争真的发生在我的身上,我的国家。我理解,对于保卫主权,不管是发言还是其他方面的必要性。但我觉得其实可能有些人看来只是一颗导弹,或者一个大型武器,落在普通人生命中就是不可承受之重。

从下午开始,朋友圈里各种各样的想法都特别的多。我一直觉得学术很强并且立场相对中立的朋友,他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也展现出来了很强的民族主义倾向,但大多数朋友还是出自反战的立场。也有人讨论了公民是否有拒绝战争的权利。

但这样的不安是无法被简单地讨论或是其他的政治声明所消解的。我的朋友住在厦门,她已经目击到了一些军事装备。在微博和其他各种媒体喊打喊杀,充斥着民族主义思路和武装力量解决的声音之时,突然发现,作为普通人,我们是会担忧的。我们并没有直接保卫自己家园和亲人的能力,如果真的出现了战争,谁也无法保证我们真的安全。并不是不相信祖国的军事能力,而是战争确实过于无情和残酷。真的可以轻易地摧毁我们赖以生存的一切和辛辛苦苦积累的所有,直到所有人变成惊弓之鸟,失去基础的信任和安全。

我不禁在想,为什么有些人可以高高地坐在键盘之后去推动或者说期待一场战争的发生。

更有趣的是,如果结合一点性别视角来看,我们能很清楚地观察到,大部分渴望一场战争的都是男性。而这种对战争的渴望,很多情况下并不是出自于真实的需求,或是他们对国际形式的预判,更像是一种自我力量符号的表达。

因为他们不需要真的上战场,也以为不会真的为战争付出什么代价,他们只需要在背后摇旗呐喊,然后体现出一些似乎在彰显自己男性气质和权利感的行为——如果真的发生战争,他们会觉得自己是作为示威和权力实行推动者的一个部分。然而,如果真的综合国际形式来看,发动战争一定不是明智之选。所以这个结果也会令很多在渴望狂热和权力却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失望。

近些年来,其实民族主义冒头非常严重,甚至有很多人采用了非常极端的方式。包括前段时间对日本的一些看法,导致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件,真的直接针对二次元文化的一些cos对他们造成了实质的人身伤害。

当民族主义变成了一场集体暴行的时候,所谓的正义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只要在集体暴行中,弱者才是非正义的一方。如果这种暴力再与性别视角相加,就能发现其实最终真正受到伤害和损害最大的,还是传统意义的“弱势群体”,女性是重要受害群体。最终承担损失和伤害的永远是更弱小的人。

因此,在经历了舆论风波之后,我觉得可能以后我会更加警惕民族主义的表述。因为民族主义的表述,其实很多时候带有迷惑性。它出自一种集体的情感和民族的情感,似乎有的时候会淡化它的暴力和不合理的状态倾向。

总体说来,我确实没有什么追求。国家大事和两岸关系以及国际关系的发展,确实自有其运行轨迹,我身在其中,有自己的立场,可以尽我所能能做到多少做到多少。

但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公众想法和做法越来越极端。哪天只要我不做极端民族主义者,就会成为受害者。这也是我还在说话的原因。


­­­­­KK——“寥寥几笔文字,落在普通人身上那就是悲欢离合”

 一直都在窥屏好青年茶话会,今天是第一次投稿。

 这几天一直感觉到一种自己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割裂感,身边的人一直在呼喊“武统”、“留岛不留人”,自己却一直没有什么感觉,只能陪着他们开玩笑,假装自己也是一个民族主义者。

那天晚上我其实笃定佩洛西会访台,而且接下来不可能会武统,但是同学们都期待着中国大陆政府能采取武力措施,最后对政府表示极其失望。就我自己而言,其实一向对“祖国统一、伟大复兴”这种宏大叙事缺乏热忱。我们难道不应该多关心一下大陆内部的事吗——这几年疫情等等一系列事情暴露出来的随意赋码、蔑视法治、就业歧视、急剧内卷......在我眼里,小民的生活幸福和尊严永远大于大国崛起。如今,两岸停火已久,台湾人民也有着自己平静的生活,有着自己的民生幸福、也享受着民主自由的宪政秩序与多元包容的文化环境,我们为什么要为了一个建构出来的“统一祖国的历史伟业”就打破现在的和平呢?

近年来一系列事情,让我觉得,和平似乎在慢慢离开这个世界,俄乌仍然深陷战争的泥潭,我们的领导人要在任内武统台湾好像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战争的阴云好像也开始笼罩着台湾海峡,微博上的一些激进言论也让我心中十分不适。我自幼生活在台湾对岸的福建,一直酷爱历史,感触最深的就是内战,历史书上的寥寥几笔文字,落在普通人身上那就是悲欢离合。两岸分治迄今七十余年,台湾地区这几年的发展,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另一种可能性,当年的同室操戈、生离死别一定不能再重演。战争无赢家,和平无输家,衷心希望两岸、希望世界永远和平,已经收起多年的铁幕,千万别再落下。

ZZ

­那天晚上我关注了,不过我自认为关注的部分更多的在于偶发事件对和平的挑战——并非是佩洛西做了什么,而是中国政府是否会儿戏般地做出不合理的行为,所幸后来事实上没有做出什么离谱的举动。此后便是看笑话般地看朋友圈中一个个先前号称着希望早日武统并后来说尊重国家决定的那些人,以及他们表现出的失落。

 我这边一直不理解武统的必要性,但凡我们可以给对方提供充足的理由让他们并入我们的体系,为何还需武统。以及形式上的统一是否可以对我们能够带来更多的好处,一个没有利益同时还可能带来不安定因素的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坚持去做呢。

 后来还有着一些对于网络暴力的重新思考,虽然胡锡进发出了让人迷惑的言论,但是作为一个明显不是对方受众的人,为什么还会去相信他所说的那些话呢,胡锡进的不当言论应当由对应的机构或者管理者去制裁,那后来转而攻击胡锡进的人又是出于何种心态呢?

 在这样一起事件中,作为一个学生,我最担心的是未来会不会出国更加艰难,希望这个国家早日意识到人才是依靠吸引的,而不是控制的。

­­

­­­­­蝴蝶君——“既不想通过武力生灵涂炭,和平统一又遥遥无期”

­那天晚上,我打开了油管和纽约时报中文网,关注着有关佩洛西访台的信息。一个博主说,下半夜会有军事行动。第二天起来什么都没发生。我周围的中老年群众都很失望,“错过这次机会,以后是没机会了”。

想起了五六年前的一个“五一”,我在香港重庆大厦对面的不知是麦当劳还是肯德基里过了一夜,因为那晚重庆大厦住宿费用最低也要近1000元。凌晨三四点,两个台湾青年,一男一女,二十来岁,女的拿着相机,穿着拖鞋。他们享受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免签待遇,我很嫉妒。他们和一个大陆人聊天,“马英九和CCP为什么走得这么近?”也许是太困,我并没有参与讨论。只是感到苍凉。

在香港,我和一个当地职校生聊天,我们聊得很融洽,我充分理解他对于大陆施加政策的不满,他没有很大的恨意。我们都用普通话交流,他偶尔对于我说的不太明白,我稍加解释,他就能作答。他的祖辈从明末清初到达香港,他的父亲小学毕业,七十年代进入公务员队伍。我很高兴,至少我遇到的这个香港青年和我并没有那么大隔阂。反观台湾青年,那句话让我沮丧,仿佛几十年前的朋友,见了面陌生地不想多说一句话。

台湾人因为和大陆隔绝,没有遭受到各种政治动荡,但是如“民主堡垒”,却也是自欺欺人。一个地域,长期脱离监管,经过“洗脑”教育,两代就会把所有的根系拔除。中共建立政权前后,从大陆抵达台湾的人相继离世,各种大江大海颠沛流离,乡愁苦难即将走入历史。林海音的《城南旧事》也许只是大陆官方推介和小学生一厢情愿的读物,作者起身出走,这条纽带已然断裂。既不想通过武力生灵涂炭,和平统一又遥遥无期,真是犯难。十年前,我悲观地想,也许我死的那一天,台湾都统一不了。至今我没去过台湾,想某一天坐着京台高铁,去台北旅游。

sam 

­担忧局势恶化并发生战争。


­­­­米鷗

­不喜欢国家唐山暴徒化,一遇到别人不喜欢你,就要“打”,就要暴力解决。唐山事件至今阴云密布在我头顶,这种恐惧和愤怒,在事件不了了之后,逐渐高悬没有落下。

不希望,这种情绪笼罩在台湾人身上,和任何人身上。


­­­­Jerry

­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们会这么推崇战争,在我看来,且不论是出于侵略还是出于抵抗自卫的目的,战争就是一件极其幼稚且愚蠢的事情,在母系社会的时候,资源是可以共享的,人们是通过和平友好的方式把不均匀的资源进行分配的,而不是靠掠夺和侵略,我非常讨厌男权逻辑下的战争正当言论。


­­­­­­neverlookaway

­佩洛西访台一事,让我意识到,文学品味与政治姿态确乎是有关系的。比如有的人只能鉴赏晋江爽文龙傲天的戏码,有的人意识到自己手拿卡夫卡小说主角的剧本。阿伦特在《康德政治哲学讲稿》讲过康德对法国大革命的意义不在身在其中的行动者,而在旁观者身上,而旁观者的态度类似于审美鉴赏中无功利、无兴趣姿态。然而,事实上,多数人的政治旁观姿态完全不是无功利的,倒是带着强烈的审美偏好,他们已被培养了某种审美偏好、审美品味。我已发现了平凡人喜欢阅读的那一种剧本、官方为他们创制好的剧本,恰恰是晋江文学城五流小说的龙傲天爽文剧本,他们沉浸在这样一种叙事里,一个神来杀神佛来斩佛的爽文男主。悲哀的恐怕是大部分pinky都身处卡夫卡、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世界吧,但最抚凡人心的却是龙傲天。只是大家不愿做伟大文学名著的主角:卑微的异化者在办公室做着无聊的工作,只想蓝牙共享龙傲天。他们沉浸在想象的世界里,沉浸在被编织的神话世界里。

最近有读台湾二二八相关:《无法抵达的遗书》。他们在俗务中缠绵,在政治愿景中升华,临终却只能谈前者,闭口不敢谈后者,逼一个政治热血者做一个关心喂马劈柴春暖花开的岁月静好人士。“不关心政治”是热血者的伪装,我们人人都假装“对政治不感兴趣”。曾在台湾停留过,离台北二二八纪念馆那么近,却从未光顾过,想当然认为“历史课本未提的事件想必没有太重要”吧。如今我想,这是所有对两岸关系过于梦幻乐观的人都该理解的事件吧,它是一个关系模型。愿二二八的悲剧不再重演,尽管它近在眼前。


­­­­­YouAnonymous

­由于“中国的最后警告”的含义,我认为一开始就不会发动战争。

我对佩罗西访问台湾中立,但是我认为任何国家的人有权决定本国外交关系。

我认为,中国舆论领域的失望只是民族主义者的失望。 其他人不喜欢战争,但他们不敢公开反对战争。

关于这件事情对两岸关系的影响,我不认为这有多大,因为一边一国的发展最近这些年来一直在进行。


­­火的精靈

­讓流氓摘掉了眼鏡,露出流氓本色的臉,也讓更多國家知道這是一個騙人的流氓,是一個黑澀會,根本就是仿冒國家。他們的核心內涵就是Deception and violence by totalitarianism,對Freedom of human rights and rule of law都是滿滿的恐懼和零容忍。從小村莊的吶喊開始到彎彎的形勢演變,暴露的越徹底,越加快了在不歸路上前行的速度。


文末有话说:

 

1,“有群吗?希望有更多渴望仰望天空的朋友在一起经常交流!”
好青年茶话会:我们暂时没有建立群组的打算喔,一个原因是大多数群最终都会悄悄沉寂,另外是群里人一多起来其实交流效果可能也不太好QAQ(以后有机会我们会考虑建立类似的交流地!第一时间跟大家说哈哈)
 
2,“希望你们在讨论结束后发表自己对讨论内容的观点”。
好青年茶话会:我们肯定是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啦,但茶话会还是希望可以求同存异,所以我们就尽量不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啦。(不过我们正准备出一个新的自制内容,预计九月吧,希望不鸽!)
 
另外吗,谢谢某位好青年的主题反馈,预计新一期推出(到时候公开感谢可以吗,可以直接回复此邮件!)
 
这期回顾就到这里啦,谢谢每一位好青年的声音~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以下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