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第二十六期——中国已经陷入“阶级固化”了吗?

这几天,“万柳书院少爷”的话题被一再讨论。

起因是抖音上一名家住北京高端小区“万柳书院”的高中生,粉丝不少自称“奴才”,他则在视频评论区中被称之为“少爷”。这固然是在“玩梗”,却也折射了当下中国社会部分人中存在的慕强心理。早前吸粉过千万的“卡塔尔小王子”也是同样如此。

慕强的背后,反映的是社会公众层面普遍的无力感。从日赚208万的郑爽、动辄因偷税漏税被罚数亿的薇娅、邓伦等一众明星,到内卷与躺平的长期讨论,再到小镇做题家这个词的出圈与被声讨的易烊千玺。经济高速发展的蛋糕难以为继,人们反而是在三年疫情中更加感受到一种不确定性,毕业即失业,失业即灵活,连被认为是“铁饭碗”的编制也面临工资停发、福利下降的危机。

通过自我奋斗实现阶层跃迁的故事再难继续讲下去,我们反而更能感受到的,是贫富差距的悬殊,阶级固化的现实,寒门难出贵子。

颇具代表性的案例可能是电影《隐入尘烟》,这部最终被全网下架的电影,除了广泛好评以外,还有过彼此对立的两种看法——一方认为导演对农村生活进行了浪漫化改造,实际情况要更差;一方认为导演对中国农村进行了抹黑、露丑,实际情况没有那么差。两种看法背后,可能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阶层。

事实上,官方亦有承认这种现实。2021年初,官方宣布9000多万的贫困人群已经全部实现脱贫。与此同时,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仍然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20年中,李克强曾表示,“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

数据上亦能佐证这一点,世界银行指出,随着中国相对流动性下降,不平等情况正在加剧。1978年。收入排名前10%和排50%以后的各占总收入份额的四分之一。到了2018年,收入排前10%占总收入的份额达到40%,而后50%的群体所占份额缩小到15%。有评论者称,中国尚未步入发达国家,却已患上了发达国家的病。

解决问题的尝试也正在出现。譬如“房住不炒”的政策,乡村振兴的政策倾斜,户口制度的放开趋势,房产税试点等等。只是距离问题的解决,似乎还有很远的距离。

这一期的茶话会,我们就来聊聊“阶级固化”的问题。

你认为自己是何阶级是何阶层,你会认为自己是既得利益者,或是社会不平等的受害者?你在哪一刻感受到中国正处于阶级固化之中,它又带来了什么问题?你认为目前解决问题的尝试中,效果如何?假如你是一个公共政策的倡导者,你会希望出现哪些改变?


点击此处链接: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c3545fc6-bd1e-4049-9d8f-04cadd44bb5f 参与本期好青年茶话会,期待你们的声音。

ps:问卷收集时间截至1月16日(周日)12时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以下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