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權戰士
平權戰士

從多角度探討平權的重要性

浪子回頭

(edited)

電郵發出了200多日,現在可以講講後記。

我問美滿,為何我講的每字每句都要證據,你還半信半疑,他講一句,你們就信十足。 我給你的印象是大話精嗎?

“不,只是我一向很尊重他,想不到⋯ 經過這次後,我對這個人要重新評估。怎可以這樣?” 

大衞知道後,告訴了媽媽,她知悉我到那天仍然膝下無兒,他媽還堅持一定要請我跟根尼到她孫女的婚禮,還要親口說。

通常只要一個人知,所有人早晚知道,不能逃避。

如果你還記得電郵的四大訴求,分別是向 A. 神、B. 湯馬斯、C. 我表妹和她丈夫及 D. 根尼與我道歉。

D. 我預料你做不到,我估不到你連 B 跟 C 也做不到。

太令所有人失望。

我認為你有做 A ,不過只是為自己而做,希望好過點,不是因為真心悔過。 用佛教來說,這個沒有功德。

你這只是求神憐憫,不是好憐憫。

美滿問我可解。

“我們一面聽,一面做筆記。 從這段錄音,你聽到講者説了多少次 “I don’t care” ?”

“最少三次,真的成語三番四次。”

“你認為講者有悔意嗎?” 我再問。

“一點也沒有” 她差點哭了。 “我聽到心裡很不安樂,怎可以這樣? 人家因他的言行差點自殺,不但沒有關心受害人,還惡言相向。 對不起,我一五一十跟梅姊講了這件事,她內心也很不舒服,覺得弟弟太過份了!”

梅姊的信德絕對比他高,明白聖經不只是用來看寫,還要實踐。她對長子盡心照料,因為她明白,為弱者做的,就是為神做的。所以我認為你在信德這方面是初小程度。我讀小學的時候考試用鉛筆寫在白字上 - 行公義,好憐憫,存慊卑。你則用毛筆把相同的字句寫在金粉紅紙上,可惜,只是搬字過紙,看不出你真心相信,書法功架即使練到羲之再世,信德方面仍然要補課。

B , C 同 D 做不了,認為這些都是為他人做的,是利他的。 而且你深受男權/父權主義影響,認為做了會沒有面子,所以不願意做。換言之,你到今日都沒有想過如何向各受害人道歉,悔改。甚至還不太明白自己犯下什麼錯。

所以我認為你讀了幾十年聖經,連基督教義的皮毛都沒讀明白,實在很可悲。經過此事後,你在神面前已經面子清零,還死不悔改,他日如何上天國? 

所以我說我的電郵是一面照妖鏡,你不願面對,所以把電郵刪除了。 在事件發生後頭三個月,你裝作沒事發生。

正如神問家音弟弟在那裡?神不知道嗎? 

你還記得伯多碌那天晚上做了什麼?

美滿說, “我終於明白講者的幼稚。 我跟嘉麗説,我也希望再找到伴侶,但我不會在姊姊死後,四處跟他人說,馬田是我的丈夫,並要求馬田說美滿是我的太太。這樣亂講不但有辱神靈,而且對所有人都不公平。”

嘉麗向我,根尼及美滿回答, “我絕對可理解你的感受,他沒有權利這樣迫你,我可以理解你為何這麼生氣。”

“我其實已經原諒了他,我堅持他向所有受害人道歉,交代清楚,是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放下,他才能真正原諒自己,改過自新。我是站在他的立場去看的。他今日不明白,我希望他死前明白。”

本來考卷有 Part E 的,但是這條太深了,達高中甚至大學程度,所以我在想,還是算了!我不能期望信德只有小學程度的人考高考,所以我刪除了這句。試題 E 是我要他到他的教會講,我錯了,我因為親戚的孩子很可愛,把他講成是自己的孫子,在見證間大話西遊,還要他人配合。即使兒子因此事差點自殺,我還若無其事,只會逃避責任。我在想,十誡那一條沒有犯下?

這才是真見證。

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會認為這樣講才有面子。

你太太的言行更不堪入目。 從電郵發出後到今天,她所說的重點只有三個。

1. 問我要錢來維持住香港豪宅的奢華生活。

2. 認為你的言行只是小小玩笑,反問我為何發送電郵給相關受害人及家屬。

3. 她認為我身邊有小人,受其影響。(我認為她指根尼。)

我問美滿,這就是說我被強姦後報警,她只是淡淡一句問我為何報警,為什麼她不問為何施暴者把我強姦?難道我被強姦是我的錯?

我向美滿説,“她已經知悉我曾因此事企圖自殺,她仍然不聞不問。 你認為這種品行的人真的明白血濃於水嗎?”

美滿笑而不語。

“她讀多少聖經也白讀。不要沾污基督的聖潔。”

美滿説 “你真的很包容。 他的言行令你差點自殺,而你只是要他道歉,但他連這樣都做不到。”

“係,這是寛恕。這是基督教一個很重要的課題。而且我們要嚴己寬人,所以我説爺爺做不到,爸爸一定要盡量去做。 我受到的苦,我不希望任何人去承受。 這是愛與尊重。你可能問,那你為什麼公開此事?因為此事再發展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為受害人發聲,是我的職責,這是公義。”

這是一個真基督徒應有的行為。我還願意為世人多做一點事。

你可能知悉我約一個月前跑馬拉松賽,我現在告訴你背後原因。

約一年前我愛滋檢測呈陽性反應,需要終身服藥。但是,只要我服藥,我身體便沒有病毒,不能傳給別人,還可生兒養女。我有以下三個選擇。

一,裝作不知,不肯服藥,然後把病毒傳染到普天下去。

二,服藥,自怨自艾,除此之外,什麼都不做。

三,我在想,我能不能今多做點事,阻止病毒的傳染?

根尼鼓勵我,所以我開始跑步,約八個月後,終於完成德國柏林馬拉松。我希望以身作測,告訴別人即使檢測陽性,只要服藥,仍然可以很健康生活下去,還可跑長跑。 我公開呼籲大家檢測,及早治療,不要放棄。 此外,我還為殘障兒童奏款,雖然我不認識他們,但我希望能改善他們的生活。 

這才是見證,用生命活出基督教的教義。

我雖然很卑微,能做的有限,但我希望我所做的,能減少別人的痛苦,而不是增加。

勿以善小而不為,就是這個意思。

這是憐憫,也是博愛。因為這是正確的事,一個人應該做的事。

這是我現在所追求的。 你不明白不要緊,這個對你來說可能太深。

你喜歡活在幻夢之中,我也沒辦法。我們不能因為害怕而逃避。你的 Focus 是個人面子,我的 Focus 是善,我們這方面道不同不相為謀,但我不會與你計較。正如我不會在梅姐長子(智障人士)面前,大談自己如何利害,還有兩個學位。

我不但明白講真話的重要性,而且我接受事實,在有限的生命之中活出真我,並認為這個是神给我的使命。 所以我基本上每日跑步,因為我希望世人明白這並不可怕,盡我能力減少歧視的發生。盡力去改善病人的生活。

副作用是我現在的體能有如應徵海軍,我比以前的我更健康,更怏樂。

如何我的檢測呈陰性,我可能永遠不會跑馬拉松賽。

這才是信德,因為我認為這樣做神才會覺得 High 。

如果你是真基督徒,會明白上帝不會給人不能承受的試探。

而且我知道,跟很多烈士相比,連幫他/她們拿鞋子都不配。很遺憾, 2019後,香港赤柱監獄成了烈士的集中營。

這是慊卑。

如果你曾經歷我和根尼的經歷,如果你知道我知道的,可能你不用我苦口婆心,勸你們回美,一家團聚。

有時我在想,香港有什麼魔力,令你們不願離開。 我明白你們不想改變,但是,香港社會已經變了,如果你不想成為下一枝鹽柱,請你們即日起準備離開,頭也不回。

美國侯斯頓四季如春,很失禮你們嗎?不 X 知所謂。

時至今日,日夜思念只是香港房產。難道金錢真的比親情更重要? 不要再美其名他日房產是我的。 如果你是真心為了我的,請你馬上賣掉房產回美,一家團聚。 這個是我最大的心願。

因為我擔心的不只是你們永恆的生命,還有你們在地上的生命。

真的。

所以我跟美滿說,如果你借錢給他們,有如幫助道友吸毒。

“我明白了。”

所以我希望你們浪子回頭,早日回美,一家團聚。 我相信我們在美國的所有親友都會歡迎你們。

雖然你們令我崩潰,差點自殺,我仍然千方百計想把文件弄好,迎接你們回美。 我願意盡力協助你們在地上的餘生以及在天國與新地妹妹重聚的生活。

美滿知道後,也答應會作出一切協助。為你們祈禱,也希望你們能浪子回頭。

因為對我們來說,這才是血濃於水。

重要的事要講三次,我希望你們浪子回頭。就這麼簡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