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瑞克八
艾瑞克八

1984之我斷定喬治歐威爾一定是未來人。

**「戰爭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恐懼就是力量。」

喬治歐威爾,在1948年完成了他描述想像中的1984年,在他的人生時空背景之下,不過就是二戰剛結束,實在難以想像任何人能憑藉想像力寫出如此甚至已逼近當代(2022年)真實情節的寓言小說。

1984

故事奠基在一個近未來,世界分為無盡戰爭三大國,其中一國由所謂的「老大哥」所控制,主角溫斯頓在政府底下的真理部工作,每天所做的事情是將過去的歷史竄改為「政府所想要」的歷史。在這樣一個政府單位工作在該時空背景是相當不錯的工作,收入穩定,社會地位也已是高於80%的「無產者」。然而,這樣的他卻常躲在政府利用「電幕」監控下的生活環境下偷偷進行批判最高指導人「老大哥」的行為。雖說如此,其實也就只是偷偷寫個紙條,上面寫著類似「打倒老大哥」的標語而已,而僅只是有這樣的「想法」,在其時空背景下卻已能被視為重罪,一旦被思想警察發現便是無盡的拷打折磨以及思想清洗及矯正。故事最後走進了一個令人唏噓的結局,讓人對於這樣思想桎梏能控制人心到何種程度產生的深不見底的恐懼。

虛構與真實的交雜

看著1984的同時,一直有著強烈的既視感。

虛構的電幕在書闔上之後消失,然而當今對岸某國在全國架設CCTV監控每個人,建立信用系統好讓人民都能夠「安居樂業」、「各司其職」;虛構的思想改造營不會跟著我們,而對岸某國卻在國內設置集中營將政治思想不正確的人民集合進行「再教育」;虛構中負責竄改歷史的真理部只是個想像,但從疫情中我們看到了某些國家的上下交相賊可以說不透明到了近乎更改歷史的境界,是如某首中國兩年前疫情初起時傳唱歌曲的歌詞所說:「歌舞昇平,白骨如山」。

控制思想就能控制人心

人心極其脆弱,思想需要被努力並且刻意保存。1984故事的最後,最讓我恐怖的不是那些無孔不入的監控,而是意識到,即便是現在所堅信的愛情或者信念,都可能因為外力而被修改,更甚者是自己說服自己相信。黨要你相信2+2=5,你就只能說2+2=5,還要進一步相信2+2=5;黨要你不能說維尼熊,你甚至連看都不能看,最後還相信維尼其實是個邪惡的卡通。人心如此脆弱可控又冥頑不靈,如同邪教追隨者,如同還願裡的杜爸,我們都已看得太多。在我們的腦中,相信的才是真實。殺人,誅心。要殺一個人簡單,但比殺人更恐怖的是,讓他拋棄一切的底線、原則與信仰,更甚之去認同自己從來所不認同。透過文字的改寫、歷史的篡改、仇恨的散播降低人民對於世界真實感的認知,然後再植入他要給你的想法-老大哥的想法就是你的想法。

個人隱私與個人化資訊投放

1984中所有人都被電幕監控一言一行;而當今,我們的一舉一動都在Google、Apple、FB這些高科技公司的監控下完成,我們個人隱私的邊界究竟在哪?當我們的各項資訊在線上被拆解重組分析後,能得出我的政治傾向為何時,某種程度上已經達成植入思想的第一步,也就是被拆解成各項標籤並且分析政治光譜。

而下一步,會不會是針對性地投放高度個人化的政治訊息?在這樣的情境下,我對於我們有沒有辦法抵抗或辨識這些高度個人化的資訊植入是存疑的。

仔細想想,我們常常說我們要秉持基本價值,但有時候或許甚至我們自認理智時所堅信的基本價值,或許都不一定為真。又或者,所謂的真其實也會隨著視角的不同有所偏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