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7 articlesIn total 114202 words

The builder's life - Pnyx announcement

EiffelFly

Pnyx 是以力圖為主體的文字討論工具,專為了長期、靜態的討論設計。它的獨特架構能使討論更深入且富有洞見

The Builder's life #2: 撰寫程式、創作與火車月台

EiffelFly

我一直認為撰寫程式和創作故事是兩件具有明顯經緯,且彼此扞格的事物,然而實際體會後我發現寫程式與創作文章有許多共通的地方。在交替實作兩者的過程中,我感受到意念的流動平和地轉移,兩邊都可以產出新的東西提供另外一邊學習。這種踏實成長的手感,是我之前只專注於寫作時無法體會的。

The builder's life:我舉起右手然後說

EiffelFly

在上一篇文章《關於台文所這個決定的回顧》中提到銜尾蛇的思考帶來的問題,將寫作|人生目的這類事物以自我完結的形式看待,放在日常的空氣中氧化的過程裡,現實的衝擊已經劇烈到我不得不去面對的地步。而同時我也的確對我的創作的價值產生了懷疑。

2020-2021: The builder's life

EiffelFly

Quintillian: "minus est tamen totum dicere quam omnia"

2020 - 關於放棄台文所這個決定的回顧

EiffelFly

寫作之於銜尾蛇。所謂盲點以及對於決策系統的探索。

2020-「如果他們可以重頭開始的話,我們也可以嗎?」

EiffelFly

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呢?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發想這整個系統的?是在前往台北或是從台北回來台中的路上?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就在那樣一個昏暗的夜晚,大概下著雨,戴上耳機,既然剛吃完一間不知該如何評價的餐廳,就從餐廳的點子開始想吧。最終想到了一個嘗試站在兩方的角度重塑評論系統的點子。

2020-

EiffelFly

這將成為一個系列,記錄我這忙碌,痛快,近無反思的一年。

時間的島嶼:在情感中回到日常

EiffelFly

2019年踏入了一段親密關係之中,無疑是值得慶祝的一件事情。透過過程中的點點滴滴,我想要來闡述一些關於親密關係的想法。這一直是我陌生的主題,在這之前我筆下小說人物的愛情總是纏缺。描述的都是一些美中不足、背叛與游離、期待破滅與沉淪的故事。在書寫這類故事的過程中我感受到一種自殘式的痛...

政治上的挫敗感→人與人之間的對話

EiffelFly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坐在電腦前面,思考著這個段落時不自覺從這個問題開始挖掘。還記得前兩個工作都努力不讓他人知道自己的政治傾向,父母也用力告誡著千萬別那麼做,「並不是每個人都留有一些空間來接受不同的意見。」這是他們的想法。到了第三個工作時,因為專案的關係認識了一個三十出頭,和藹...

對2019年的回顧:生命鏡像、所謂覺悟以及其他

EiffelFly

該從哪裡開始寫呢?坐下來仔細思考文章的脈絡時這樣的問題從身體各個角落冒了出來,彷彿頻繁地針對單一主題思索已經成為非常奢侈的事情似的。但是還是必須寫下去,即使已經遠遠超過2019年末適合告別的時間,還是必須要坐下來,絞盡腦汁地把文章寫下去。第一個注意到的是段落與段落之間的連結感,非常快速地消失了。

Sending the Clown:關於Joker以及之後的行動?

EiffelFly

劇末黑幕翻上來的時候,我想的第一件事情是我要怎麼跟身邊的朋友分享自己的感受,無疑那幾個說出來擺弄幾句的言詞:好屌、好猛、好爽、好看。每一個字眼深入進去探討,與自己的經歷連結之後,無一個可以稱得上是無愧於自己。這並不是這部電影給予我直接的感受,而是這一整年沉浮於社會之時,將自己如網...

早餐一顆水煮蛋(4.5):對抗敵意的方式之一

EiffelFly

四點半。鐵門打開了彎腰剛好可以走過去的高度。店長不在,黑暗伴著粘膩的氣味沉降在早餐店內,所有東西都彷彿沾上了一層透明的黏液。腳踏在地上抬起來時有種不舒服的阻力拉扯著。角落鹽燈照著店內的事物,倒放在椅子上的不鏽鋼鍋表面跳動著一層紅光,大型事務用冰箱在持續地運轉中發出齒輪鬆動似的聲響、時鐘走動的節奏詭異地顫抖著。

早餐一顆水煮蛋(3.5):早餐店裡世界賽等級的守門員

EiffelFly

會來早餐店上班的都是些什麼樣的人呢?應徵這個工作之前,腦裡時不時會有這個問題就像打開玻璃瓶裝啤酒發出的啵的一聲,突然冒出來。想到這個問題時就會非常想吃台灣西式早餐店裡常見的東西:花生厚片不撒巧克力粒、總匯土司沙拉醬少一點、原味蛋餅(不加蛋,有人會這樣點嗎)。

早餐一顆水煮蛋(2.5):他們的敵意

EiffelFly

我不認為自己是天生的夜貓子,審視自己每一個人生階段的睡眠時間卻可以發現自己逐漸晚睡的趨勢,這樣的趨勢在大學尤其明顯,為了適應另外三個室友日夜顛倒的作息,我不得不徹底學會如何晚睡晚起。我並不會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同樣的睡眠時間,同樣的工作時間,只要身體的循環能在這樣的作息上達到好的平衡就可以了。

近日:關於短篇以及後來的思緒

EiffelFly

對我來說短篇一直是一種很難處理的文體,一不小心就寫得太長,一不小心又寫得太密。短篇所追求的通透、靈巧和敏捷,就那樣被我悄悄地延長了。其實說到底那是種對於結尾沒有解釋清楚的懼怕,又或者可以說是:「咦,如果被別人誤會了怎麼樣。」於是在生活的任何細節裡,不斷揣摩自己在他人眼中的模樣。

早餐一顆水煮蛋#1.5:吃辣也是人際關係的問題

EiffelFly

「我一直以爲你是要去嘗試看看什麼是勞動工作才選擇早餐店。」 「我也希望我是,這樣的話我就不會跟你吐那麼多苦水了。」 「是嗎?」 「是啊。」失業超過一個月後,對很多事情的要求都下降許多,口袋裡的零錢還可以再支撐大約半個月,在最後幾天雖然會很逼近極限,但至少不會餓到肚子。

2019的寫作關鍵字:比喻森林

EiffelFly

雖然不確定出處,但這句話已經從實質上的事實轉化成某種我對自己衡量的方式,這樣的衡量方式客觀看來根本不具任何效益,也難以佐證出自身的成長,但是那些年來我這樣走了過來,以字代金似地數著。那是我大三的時候,從某個女作家的散文裡看到她驕傲地抬頭告訴讀者,自已大學時期累積超過二十萬字的成績,她說那是她的起點,從中文系出發,跨著步伐往那裡走去。我吞著這些字句。二十萬字。大學三年級。對我來說那是難以企及的...

早餐一顆水煮蛋之後(1)

EiffelFly

...

貓頭鷹女人和早餐賣剩的三明治

EiffelFly

第十四個卡拉雞腿堡的生菜剛疊好,第十五個又叫了進來,彎腰拿起放在下層櫃裡的漢堡,撕開外包裝後習慣性地嗅了一鼻子便宜麵包的酸氣,丟到熱壓三明治的機台裡後雙手叉腰靠在背後的工具台上,斜斜望向早餐店外被陽光照出來的霧霾。火力發電廠今天又滿載了。卡拉雞腿堡不加生菜不沙拉醬、花生四盎司牛肉軟法麵包加蛋加起士、燻雞總匯土司火腿換肉鬆加番茄醬麵包焦一點、鮮豆奶無糖、招牌咖啡熱一點八匙糖。一張單就把你搞死,...

啃著雞腿時的沈默

EiffelFly

寫於2018-01-08妻揣起了我的酒杯,輕輕搖晃杯緣讓酒撫在玻璃杯光滑的壁上,那粉紅的紋路迅速滑進海洋之中,這並不是什麼好酒。我像是看到曾經擁有但馬上從手上滑落的寶物,在他人眼裡閃現似的兩眼發直看著那下降的波紋。「嘿,你可以喝嗎?」我問。她把杯緣湊近鼻子,嗅了一下,「可以是可以,但是盡量不要。」然後迅速的沾了一口,皺了一下眉頭,在我身邊坐了下來,右手溫柔的扶住自己的肚子,頭枕在我肩上,將酒...

《獸》的節錄:在告別地球的前夜

EiffelFly

我想,我們總需要一個定標,來讓自己在任何迷失的時刻,找回過去的路徑,就這樣一步一步爬回去。最近幾個禮拜,在日常的糊塗中,我活得像是沒有一個準心似的,狙擊手拿著槍,待在自己的鳥巢,數著剩下的子彈,同時沿著子彈的數量數算這幾天自己殺的個數,然後發現自已只是沒有被發現而已,子彈連一個都沒有射出去。我因此而呼了一口氣,這樣的生活,再平常不過。《獸》的故事是在與這樣的生活截然不同的段落被書寫出來的,那...

身為替代役的那一年#12:我知道我差不多該回去了

EiffelFly

寫於2017.09.27(退伍前9天)...

身為替代役的那一年#11:我們都將一點一點地被消磨殆盡

EiffelFly

寫於2017.09.24(退伍前12天)「在這裡,你不只是學會救人;在這裡,你對生命的想法會有巨大且正向的改變。」—《消防替代役男最高指導原則》(編按:該手冊作者於109年被最高法院因年度最大詐欺案判處無期徒刑,無法緩刑。)這句話出現的頻率多到我誤以為役政署有特別依據「替代役夢想起飛」這種心靈雞湯式的政策宣導,規劃出一系列的指導原則,消防局則接受了這些原則的指引,在每個消防隊員的心中編列出激...

身為替代役的那一年#10:白沙消防隊那一年的夏天

EiffelFly

...

身為替代役的那一年#9:我佛慈悲xD

EiffelFly

...

身為替代役的那一年#8:99號&100號

EiffelFly

寫於2017.09.17(退伍前19天)...

身為替代役的那一年#7:____也是一種老鼠

EiffelFly

寫於2017.09.17(退伍前19天)那一陣子我很喜歡聽Claudio Arrau演奏的Beethoven piano sonata no.31 in A-flat Major...

身為替代役的那一年#6:2+1

EiffelFly

寫於(2017.09.13)退伍前20天...

電話的另一端#9:我就這樣堆疊了我的生命

EiffelFly

這將是這個系列的最後一篇文章,一個非常肯定的休止符。前幾天與好友聊天,在一個截然無關的話題裡獲得了某些啟示,這個系列的結束就在那一刻決定了。我將不為這段經驗下任何結論,連一點判斷都不會有。這段經歷讓我「義務教育十二年」、「大學的失敗經驗」和種種思考結合在一起,但是我不願意,同時也沒有能力去找到一個答案;關於工讀生的問題、關於這段經驗的意義、關於教育制度的面貌,關於如何確立自己與世界的關係,這...

身為替代役的那一年#6:餘,336天

EiffelFly

寫於(2017.09.12)退伍前21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