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ericgoodboy

實力

這個世界的確有一種追求完美、凡事挑剔、永遠批判,把負面情緒發揮得淋漓盡致的人,他們以為不斷提出問題便會顯得高瞻遠矚,只要踩低別人就可以拉高自己的身價⋯⋯

美味生活

其實味道如何已經不重要,但印象中的老好日子總是令人陶醉,感情因素令每種食物都加了分,即使是很普通的東西 ,也會被追憶成難能可貴。

馬場回憶

關於賭馬,其實我只參與過一次⋯⋯

留下來的人

人們北上成風,每逢假日澳門便顯得有點冷清。餐廳很易訂座、停車場必然有位、理髮店門可羅雀。但凡不是做旅客生意的商家都叫苦連天,要應對這樣難以阻擋的趨勢,絕對考驗經營者的智慧⋯⋯

去他媽的2023年

對比起瘟疫那幾年,2023年我們的生活當然自由了很多,可是出外遊歷之後,回到小城就會感到很沮喪⋯⋯

金手指

梁朝偉當然魅力十足,揮灑自如,美中不足是他始終不像心狠手辣的人⋯⋯

又到聖誕

除了昔日的美好回憶,去年的聖誕節對我們來說,也是畢生難忘的經歷。

文字的魔力:談許鞍華紀錄片《詩》

在《詩》的選材上,她強調香港文學,誦讀令她最有感覺的香港詩歌,配合城市中各色人等的活動影像,從個人印象出發,暫時忘卻文學傳統與傳承,也就變得合情合理,皆因這不是一部關於詩歌的文學史,比較接近真實的說法是:許鞍華心中的詩。

個人裝備

在這樣的時勢,激烈辯論已經沒有意義,講道理的空間漸漸縮小,口舌招尤反而容易惹禍。

年少日記

電影的氣氛不如我想像的那麼深沉絕望,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主角輕生的成因非常複雜,編導逐步交代時處理得很小心⋯⋯

寫事實、講真話的傳媒操守:談《白日之下》

只要堅持視而不見,所有問題都可以議而不決、決而不行、一拖再拖,直到相關官員光榮退休,就由新一批上場的負責人來接火捧,這樣的遊戲一玩就是幾十年,既蹉跎歲月又累積民怨,但誰會真正在乎弱勢社群的難處呢?

癡男怨女,戲夢人生

有女生在場時他們都會顧及面子,裝成正人君子。跟同性一起時他們馬上會露出本來面目:自私、自卑、自大、斤斤計較、猶豫不決、滿口謊言、行為弱智,更重要的當然是好色而不顧後果。

磨礪鬥志

最近常常想起魯迅寫過的一句名言:“我覺得革命以前,我是做奴隸;革命以後不多久,就受了奴隸的騙,變成他們的奴隸了。”此話寫於1925年,說的是當時的政府,今天讀來,仍會覺得魯迅說得太對了。

隨遇而讀

書中關注的不是錢的問題,重點也不會放在國與國之間的競爭或較量,他的切入點是如何阻止環境污染和氣候危機帶來的災難,強調不斷追逐資本的增長如何耗損地球資源,最終會令下一代面臨花多少錢也無法解決的恐怖後果。

讀福山的《身分政治》

當一些本來是人之常情的個人感受慢慢變成一種組織、一種力量、一動立場,很快就會被“有心人”加以利用⋯⋯

讀書與懷舊

我當然讀過《家變》,感受過當中的實驗色彩與閱讀考驗,但個人更喜歡的是早期的作品《十五篇小說》,有一個時期經常重讀〈龍天樓〉、〈玩具手槍〉、〈草原底盛夏〉⋯⋯

當激情遇上疫情:談《惠子的凝視》

一度以為今次也是談情說愛,結果卻看到失聰女拳手的故事,導演保持水準,拍出細膩的人情味。

圓滿韓劇新高度: 談《Moving 異能》

編劇巧妙地把大家都熟悉的結構變得充滿時代感,活用永遠可以扣人心弦的兩大元素:情與義。

關心真正的問題,正視自己的病情

我們兩父女就憑著兩排“必理痛”與一些抗敏感藥,與病毒展開對抗。

誰是正常人?

所謂“怪物”,其實是被社會上各種制度壓迫、扭曲、排擠而慢慢塑造出來,但說起“怪物”時,誰才是真正的“怪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