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浮生

錢劍蓉總是喜歡幻想。她曾經幻想自己生長於富裕的家庭,爸爸是成功的商人,媽媽是香港息影女明星,她和家人住在主教山的三層獨立屋,上學有司機開BMW接送,讀國際學校,每年招待同學在五星級酒店的宴會廳開生日會,老師校長總是千方百計討好她。錢劍蓉成長於黑沙灣新美安一個狹小的單位,自她懂事開始,總愛想像自己過上好日子,她那個嗜賭又有暴力傾向的爸爸,某天竟把她媽媽毆打得跛了一條腿,而這個債台高築的男人為逃避警察的追捕竟然從此失蹤了。

        錢劍蓉幻想她的朋友每一個都和藹可親,真摰待人。她幻想一大班朋友跟她無分彼此,無所不談,經常嘻嘻哈哈的聚在一起,她的朋友各有才能,有些會跳舞,有些會彈琴,有些是運動健將,有些精通占卜星相。朋友們都以她為生活中心,人人都希望跟她結伴同行,她也樂於成為大家的開心果,總是想方設法讓他們感受到友情的溫暖。倔強的錢劍蓉總是感到很孤單,因為成績不好經常被逼轉換學校,媽媽似乎被打壞了腦子,每次見到她都像見到仇人,所以她總是感到自責,彷彿她的存在是所有錯誤的根源。


        錢劍蓉初中階段便幻想自己有男朋友,他叫倪文熙,是藍球隊的成員,比她大兩歲,父母都是公務員,住在氹仔海洋花園。她喜歡到他的家玩,每次乘巴士抵達這屋苑都像去了一次旅行。她樂意陪文熙打電腦遊戲,他們每次見面都會接吻,她也不介意讓人看到,幻想的初戀既純情得令人心跳加速,又瘋狂得讓人有窒息的感覺。現實中的錢劍蓉,沒有機會戀愛,因為功課實在跟不上,她十七歲仍在唸初中,既無法遇上鍾情的人,也不是討人喜歡的女子。因為抵受不了媽媽的辱罵,她決定輟學,並開始在一間連鎖快餐店任職,希望憑自己的努力,換取未來幸福的日子。


        開始工作之後,錢劍蓉自覺要腳踏實地,因此刻意阻止自己胡思亂想。


某個風雨交加的晚上,錢劍蓉在快餐店關門之後仍不想離開,一來因為外面太大雨,她要等雨勢稍歇才可回家,二來她想把清潔工作做得仔細一點,她希望明日經理回來時會發現她的勤奮和盡責。然而,快餐店的另一名男同事原來一直幻想著把錢劍蓉擁入懷裡,盡情施暴,而她今晚遲遲不肯離開,正好讓這頭壓抑了很久的野獸有條不紊地為所欲為。

        經歷徹夜的色慾和血腥,錢劍蓉已經痛不欲生,當那個男人把她那被折磨得不似人形的肢體棄置在垃圾收集站時,她仍然是有知覺的,雖然已經很累,雖然已難堪得不想活下去,她閉起眼又睜開眼,可是全身沒有一寸肌肉可以動彈。錢劍蓉的生命像懸浮在垃圾堆中,此刻她透過紙皮盒的罅隙仰望天空,幻想不久之後會被人發現,想像劫後重生的正常生活,然後她聞到極濃烈的臭味,卻無法分辨是垃圾臭,還是自己的屍臭。



(刊於2016年12月16日澳門日報小說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