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目空一切


即使後面有很多家長與小朋友在排隊,但當柯正才準備付款時,售貨員一再向他確認:「先生,你真的想買這盒嗎?」

他不假思索便回答:「對呀!我要買這一盒。」

「這把玩具槍仿真度高,射出來的bb彈力度也很大,如果買給小孩子要加倍小心,如果射中眼睛是有可能變盲的。」

雖然售貨員是出於好意,但柯正才真的感到不耐煩,他急躁地說:「我是買來自己玩的。」

「自己玩?」售貨員覺得更奇怪了。她上下打量柯正才,但見看起來年過三十的他骨瘦如柴,雖然穿上西裝,卻予人衣不稱身的印象,而且又架上一副黑色粗框眼鏡,流露出一種銀行低級職員的氣質,卻無論如何也不像一名槍械玩具愛好者。

「我小時候家裡窮,沒有人給我買玩具,現在我有錢就自己買來玩,可以了吧!」他越說越激動,還把鈔票丟在櫃臺上,怒氣沖沖似的。

「噢!是這樣嗎?」售貨員不慌不忙,趕緊收下鈔票,把他打發出去。

離開了玩具店,柯正才怒氣未消,他滿臉通紅,怒火中燒,兩眼空洞,口中卻念念有辭:「是不是確定要這個?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關你屁事!」「老子有的是錢,愛什麼就買什麼,關你屁事!」「什麼都要問,什麼都要質疑,又不是真心想幫我,關你屁事!」

那名店員怎會明白,柯正才的老婆在一星期之前被一班自己生病而不戴口罩的同事傳染了,懷孕四個月的她因身體不適被送院治療,但又因為醫院有太多病人而被忽略了,所以今日他的兒子胎死腹中。

剛才他到醫院照顧妻子,夫婦兩哭成淚人,一名清潔工人見到他們這樣,便出言「安慰」道:「四個月,未成形,算是小事了。哭也沒有用啦!他的福氣未夠,投不了胎,是他自己的問題,不是你們可以控制的。」

這本來只是一個無聊人說的無聊話,但當時卻令柯正才有觸電之感。他整個人突然陷入無人知曉的痛苦深淵。他與妻子告別,不動聲色地跟蹤著那名清潔工人,在她走近樓梯進行清潔時,他從後猛力踢向她的背門,讓她與水桶一起滾下去。

「這樣滾下去,是妳福氣未夠,是妳自己的問題,不是我可以控制的。」

然後他就離開了醫院,還去買了這把玩具槍。

因為經濟不景,柯正才已經被公司放了幾個月無薪假,為免太太擔心,他不敢把實情告訴家人,每日仍然假裝在上班,其實是把積蓄用於炒股票。上星期科網股大升,他賺了可觀的收益,還把全部注碼再押下去,以為可以乘勝追擊,結果卻遇上百年未見的政治動盪因素,股市急跌,市場蒸發大量升幅,他也因為貪心而輸得血本無歸。

他現在手持一把槍,憤怒地走向他開戶買股票的銀行。沒有人知道他有什麼打算,沒有人知道他會否被人發現,沒有人知道他此刻已經目空一切,人們只聽到他口中不斷在重覆同一句說話:

「關你屁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