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當我們討論愛情

當你需要跟對方表示「我想我們要談談這段關係」,或者把自己的愛情遭遇拿出來跟友人討論,這時候愛情也許已經「出事了」。


美國著名作家雷蒙.卡佛有一本短篇小說集名為《當我們討論愛情》,書中故事多以極瑣碎的對話拼湊而成,表面看來都是無關緊要的情節,卻深刻地反映出現代人面對愛情和生活的困境。

這樣的小說讓人看到日常生活中各式討論的虛幻,例如人們在談論愛情時,往往受很多約定俗成的空泛概念所干擾。天下有情人都忙於海誓山盟,甚至熱衷於探討天長地久有多長,愛人對你的愛有多深(某些「傻豬」有時還會返老還童用「BB話」來探討呢!)。小說家卻以一些現實得近乎殘酷的戀人爭吵情節喚醒讀者:理想的愛情故事並不一定能實踐,當人們討論愛情,往往就忘記了實踐比討論更重要,也更容易得到好結果。

當我們討論愛情,也許,我們已經離愛情有點遙遠了。更典型的情況是,當你需要跟對方表示「我想我們要談談這段關係」,或者把自己的愛情遭遇拿出來跟友人討論,這時候愛情也許已經「出事了」。

男女情事總是由互有好感開始,因為談戀愛而對對方有了各種要求,執迷於對戀愛的想像心中暗自期盼,但在溝通時又語焉不詳,老是讓對方猜謎,希望對方能識破綿綿情話中各種虛幻的密碼。不幸的戀人會在這個過程中由互相了解變成互不理解,甚至會演變成不必要的憎恨,完全把當初的好感拋諸腦後。

張愛玲曾在《傾城之戀》借范柳原之口慨嘆道:「我們那時候太忙著談戀愛了,哪裡還有功夫戀愛?」雷蒙.卡佛則利用書中人物在討論愛情時說出一針見血的話:「當然這也可能算是好事,那就是我們之中有一個人萬一發生了什麼事──很抱歉我要這麼說──如果明天我們其中一個發生了什麼事,我覺得活下來的那個人會悲傷一陣子,嗯,但他最後還是會繼續戀愛,很快就會找到別人。這所有的一切,我們談的這所有東西,都只是一種回憶,說不定連回憶都談不上。」

拿任何事情不休不止的討論,都只會發現對方的想法偏離了自己的想像,到最後會彼此厭倦或厭惡。有些事情,多說無益,要懂得適可而止。無聲支持,默默關心,勝過千言萬語。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