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這些年來,她一直在等他長進,等他感恩,等他能獨當一面,在這十多年間,她為這男人盡心盡力,不畏艱辛⋯⋯


發現丈夫志良出軌的證據後,美兒什麼都不想做,只想等回心轉意,等他和情婦的感情轉淡,等對方知難而退。

儘管姦情被揭穿,志良不慌也不亂,反而一次又一次向美兒及其家人剖白,他說美兒為了事業長期冷落丈夫,加上多年來她的經期始終混亂且沒完沒了,身為男人,這方面被拒絕得多了,難免更感失落。他的情人小菁是他公司新來的同事,是個剛畢業的小女孩,充滿活力和文藝氣息,對他千依百順,而且常小鳥依人似的伴著他,不像美兒對他諸多挑剔,百般批評,志良坦承,跟小菁在一起,自己比較像一個男人。

平時膽小怕事的志良,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竟把出軌這件事解釋得合情合理,更不厭其煩的向美兒的親友訴說自己的「苦衷」。這樣一來,美兒反而成了這段婚姻裡的罪人。志良是她的初戀男友,自中學畢業之後,她便慣了為他打點一切,他初時的工作收入很低,她千方百計幫他轉工;他長期揮霍無道,是她逼他儲蓄置業;他對未來毫無計劃,是她自行安排婚禮更省略了求婚的過程;他經常入不敷支,是她每月代他供樓令他有了體面的居所。這些年來,她一直在等他長進,等他感恩,等他能獨當一面,在這十多年間,她為這男人盡心盡力,不畏艱辛,但原來在他眼中,她的付出與盼望竟等同壓迫。

美兒無意結束這段婚姻,她為志良付出了最好的時光,為這個家奉獻畢生心血,沒有可能輕易放手。她堅持一步不讓,並且要求丈夫在她和小菁之間作選擇。豈料志良一臉誠懇地跟她說:「我跟妳是一生一世,跟她卻是一時衝動,但現在情況有點特殊,我不能跟她說散就散,而且在未來一段時間,我需要花更大的努力把她安頓妥當。」真正的晴天霹靂這時才出現,原來小菁有了兩個月身孕。這個不知在哪裡冒出來的女子,在幾個月之內就完成了美兒十多年也無法達成的人生目標,所以志良還可以理直氣壯的說:「美兒,妳也知道我是個負責任的男人,小菁有了我的孩子,關乎一條小生命,絕對不可輕率,所以妳一定要給我時間,等我把問題處理好,再給妳一個交代。」

這段日子美兒像行屍走肉一般苟活著。志良不敢跟她提分手,但卻每日忙於照顧在家安胎的小菁,原則上就是在準備迎接一個嶄新的家庭。美兒默默忍受著這荒謬的局面,眼看自己漸漸由受害者變成旁觀者,她既無可奈何,又無能為力。此刻她真的什麼都不能做,只能陪著丈夫等孩子出生,等他想清楚如何給她一個交代,等待一個與愛情無關的最終結果。

她絕對不會放棄愛情,也絕對不會放過志良,為了看清楚愛情的真相,為了讓這男人內疚和不安,她一直在等,等待一線生機,她等了又等,等待的可能是殺機…….

(寫於2014年)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若無其事

分手真相

第三者與第三者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