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愛殺 |小說

女人興高采烈地說:「不用擔心了,我已經把妳老婆處理好了。」



看完手機的短訊,他大吃一驚:「慘了,我老婆說她要回來了,妳快穿衣服離開吧!」

       她仍然躺在床上,沒有任何反應。

       「喂,她有司機開車,很快就到,妳動作快一點好不好。」

       看著這個男人氣急敗壞的樣子,她只是微笑不語,依然慵懶地不肯起床。

       「我不是跟妳開玩笑的,妳趕快走吧!被她看到妳在這裡我就慘了。」

       她依然沒有離開的意思,只是輕輕地說:「剛才是你邀請我來的,還沒有用套直接射在裏面,現才竟然趕我走,你當我是什麼?」

       「妳要錢我可以給妳,妳不要再在這兒發神經!快穿衣服走吧!」

       她除除的站起來,穿上內衣,意態撩人地說:「你是不是很喜歡我?你還想不想再跟我做愛?」

       「我當然很喜歡妳,不然怎會帶妳回來,但現在這樣我也很難向我老婆交代的,妳先回去吧!」

       「這是很簡單的事,我幫妳處理就好了。」她穿上那件盡顯身材的連身裙,嘟著嘴說:「其實我想洗澡才走啦!」

       男人見她終於肯穿上衣服,態度馬上轉變:「回家再洗吧!妳對我這麼好,將來我一定會給妳很好的補償。」

       「嗯!你這樣說,我很開心,我也會盡心盡力幫妳解決問題的。」離開的時候,她向他索吻,然後幽幽地說:「希望我很快就可回來。」

       他只是急於擺脫她,所以也不理會她說了什麼,只求她快快離去。

       十五分鐘之後,有人用鎖匙開門,他以為是老婆回來,還努力裝作若無其事。

       「妳為什麼又回來了?妳怎麼會有我家的鎖匙?」他大吃一驚。

       女人興高采烈地說:「不用擔心了,我已經把妳老婆處理好了。」

       「妳把她怎樣了?」

       「我現在明白你為什麼喜歡我而討厭她了,她的確是蠻不講理的,剛才我在外面等她回來,跟她講清楚我們的事,希望她知難而退,她二話不說就動手打人,真是一個瘋子。」

       這時候,他見到自己的老婆滿身鮮血,吃力地爬進屋中,伸出右手,似是在求救,更像是控訴。

       「妳對我老婆怎樣了?」他勃然大怒。

       「是她是動手打我,我才刺她幾刀,現在好了,她死了之後,你就可以重獲自由了。」

       男人連忙上前察看老婆的傷勢,但她被刺中的都是致命之處,鮮血不斷流出,而且已經昏死過去。

       「妳是瘋了嗎?為什麼要殺人?」

       「為什麼不可以呢?妳老婆是千金小姐,她真的以為自己是高人一等,還把我當成妓女,首先我不是妓女,而且我也不怕她,既然她敢打我,我為什麼不敢殺她?」

       「妳,妳究竟想怎樣?」

       「也沒有想怎樣了,你根本就不應帶我回來,更不應該趕我走,現在我真的可以走了,你帶我回來,強姦了我,然後被你老婆撞破,你就拿刀殺死她。我身體內應該還有你的精液,你剛才不讓我洗澡,那就讓你試試不讓我洗澡的後果吧!我現在就去報警求助,且看他們是相信你還是相信我。」說完她就揚長而去。

       面對躺在血泊中的妻子,他不知如何是好,眼看她快要死了,沒想到她臨死時還鄙視地看著他,臉上展現出冷冷的微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小玩意 |小說

十八歲的世界末日 |小說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