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的士

因為旅客大減,的士生意真的很差,大量車輛都不再開動,寧可泊在鬧市的路邊等待。


從前澳門有一些遠近馳名的不正常現象,比如說,很難截到的士(計程車),即使有幸截到,司機還是會視乎你去的地方夠不夠遠,你肯不幸多付一些車資(美其名為禮物),才決定肯不肯載你。又有一段時間他們只愛接載遊客,不太願意做本地人生意,例如傷殘人士或長者常被拒載,種種亂象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為大眾所詬病。然後他們在旅遊業高峰時期也加價了,車資一點也不親民,養成平民大眾寧可走路也不敢截的士的生活習慣。

疫情來襲之後,澳門街的特殊風景是一些繁忙街道都多了一條的士車龍,以前在這些區域總是一車難求,如今隨時有車而且司機態度友善,目的地長短不拘,大概也不會因為乘客要去的地方太近而大聲罵人了。

初時我駕車經過時,發現這些偶然會塞車的道路被長長的車龍佔據了一條行車線,總覺得不太習慣。但再觀察了幾天,原來這種現象在不同的區域都有,因為旅客大減,的士生意真的很差,大量車輛都不再開動,寧可泊在鬧市的路邊等待。可是今時今日的澳門居民,又有多少人需要經常乘的士呢?所以即使駕駛時會受阻,我也不敢抱怨了,看著那些的士與司機,我深深感受到疫情對這個旅遊城市的衝擊。

因為外圍因素變化不定,疫情對澳門的影響時鬆時緊,在不是太嚴峻的時期,我偶然會選擇搭的士,例如要到一些很難泊車的區域,或者要很快辦完某件事而不想花時間找車位時,登上一輛的士的確是方便快捷的事情。在一程車的時間內,司機往往會大吐苦水,向我這樣的陌生人訴說各種不安與無奈,在怨氣沖天的言談之中,又不免會流露對以前的風光充滿懷念,我總是壓制著自己要用心聆聽不要插話,因為真的不忍心說破:“那些好日子,恐怕不容易再出現了。”在短短的車程中,有時足以觀察城市的變化、生活的艱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紅街市

酒店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