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寫作的節奏

(edited)
回想自己在求學階段深受香港的副刊文化影響,當時天天閱讀名家專欄,總覺得天天交稿這件事相當了不起。


不管我處於什麼狀態,別人遇到我時,總喜歡以“最近還有沒有寫作?”作開始。

年輕時我會覺得這樣的問法有欠禮貌,我在報章撰文,定時發表, 多年未變,為何還要多此一問?既然這樣問了,那就說明根本沒有留意吧!

後來我漸漸明白,人家這樣問其實也是很正常的,澳門的副刊作者通常只能一周發表一篇短文,除了個別一兩位地位超然者,大多數欄目的作者天天換人,讀者真的沒有責任記住每位作者的文章在星期幾見報。我不知道這種設計是出於對一眾業餘作者的體貼,抑或不想個別作者會發展出顯著的影響力,總之我很早就知道這條規則是不易改變的,而這樣肯定不利於優秀作家累積支持者。後來手機資訊泛濫,年輕一代都沒有閱報的習慣,對於專欄作者印象依稀,其實都是合情合理的事。

回想自己在求學階段深受香港的副刊文化影響,當時天天閱讀名家專欄,總覺得天天交稿這件事相當了不起。可惜我居住在澳門,始終沒有機會以這樣的形式一展身手,說起來也不無遺憾。

前一陣子我休息了一段時間,然後就慢慢建立了全新的寫作節奏,不在報章寫專欄之後,我的書寫不再受限於固定字數的框框,更可以自定發佈時間,想寫多少都隨心所欲。

重新以一名網民的身份自由發表文章,當然有利也有弊,一般人想到的是稿費收入,賺取回報的問題,我卻覺得自己都一把年紀了,金錢的事就不必看得那麼重(我常跟朋友說如果要多賺零用錢,在投資市場會比文學市場公道得多也易賺得多)一旦放下那種傳統的賺稿費模式,我就把寫作當成一場遊戲,沒有金錢交易,寫什麼都由自己負責,心安理得。

最近人們再問我還有沒有寫作,我都笑說現在都在“搞五台聯播”。對方當然不知道我說什麼,其實我會把文章同時發佈在Matters、Medium、blogger、PC home個人新聞台,還有Facebook,這五個免費平台面向的受眾都有點不同,每個平台的寫作人也不少,我在這些地方自娛自樂,每日輕輕鬆鬆地寫,像一種練習,又似是在修行,寫得好時會高興,表現略為平淡也不必氣餒,只有動力,沒有壓力。

這樣分別在不同平台貼文,是好是壞我暫時也無法總結。我唯一肯定的天天寫自然可以寫得很快,那就不會把此事看成負擔了。我的寫作新節奏仍在慢慢調整中,稍後也會陸續向報刊投稿,認真寫一些小說和散文,不為什麼,只想令刻板的生活增添一點樂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的patreon失敗史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