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倒楣的日子

(edited)
在默默觀察的過程中,我讀到很多憤怒,不少恐慌,還有無盡的焦慮與質疑,大家的字裏行間都不免流露對未來的困惑⋯⋯


因為種種原因,過去兩天很多餐都開罐頭解決,瘟疫肆虐,天氣惡劣,心情鬱悶,有時會覺得自己很倒楣,這種情緒慢慢會演變成整座城市的悲情,完全沒有道理可言,但倒楣的感覺總是揮之不去。

2022年7月3日,澳門今次疫情的陽性個案累計已增至784宗,目前透過流行病學調查跟進已逾萬人。經過兩星期的半停擺狀態與三輪全民核檢,看來既未能壓止瘟疫擴散,也沒有找到病毒的源頭。在新增的個案中仍然有幾十人是在社區發現的,這情況真的令人擔心,全城配合捱了這麼久,究竟我們得到了什麼實質進展?未來六日將會再做三次全民核檢,但願做完之後可以出現釋除大家疑慮的結果。

這幾天我靜靜地閱讀和觀看了大量關於今次澳門瘟疫爆發的報導、文章、影片,還認真瀏覽了大部分網民的留言,慢慢消化各種觀點,感受大家的感受。為免被人批評影響士氣、分化社會,這兩天我沒有表達過自己的想法,不過今次就見到很多平日都很溫柔、很和諧、很識時務的人都變得怒氣沖沖了,人們都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寫出自己的所見所聞與具體問題,傳媒朋友也表現出想市民所想、急市民所急的追問力,當然就不難了解到廣大群眾過去一段日子所承受的水深火熱。在默默觀察的過程中,我讀到很多憤怒,不少恐慌,還有無盡的焦慮與質疑,大家的字裏行間都不免流露對未來的困惑:勞師動眾的行動最終有沒有作用?抗疫還要抗到什麼時候?倒楣的日子何時才會完結?

昨天澳門有兩位確診新冠肺炎的長者病逝,一位100歲,一位94歲,無論如何,死亡的消息都令人感到沉重。

昨天也傳來香港名作家倪匡與名導演羅啟銳逝世的消息,因為熟悉他們的作品,傷心難過是少不免的。我在臉書寫了一段懷念倪匡先生的文字,其實心中還有千言萬語,他和亦舒女士都是我很喜歡的作家,兩人的作品常出現有趣的互動,追隨兩兄妹的文字數十年,當中的微妙感情實在也是筆墨難以形容的。

談到倪匡的作品,近年很多人會貼出《追龍》的一段話來證明他的遠見,但其實他早在1965年寫成的代表作已經先聲奪人,書分上下集,就是他小說最初出現外星人的《藍血人》和《回歸悲劇》,光是書名已經令人難以忘記。

星期一本來應該對未來有點期待,但心情還是無法振奮起來,原因有很多很多,我最害怕的是真正倒楣的日子現在才正式開始,想起來都覺得心酸。倒楣的想法一直佔據了我的思緒,這樣的生活真的一天比一天過得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欲哭無淚

向外星人求助

感慨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