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變成陌生的自己

(edited)
熟悉的活動,熱愛的事情都漸行漸遠,這幾年我們其實都在為了生存而苦苦掙扎,卻失去了正常生活的感覺。


在澳門進入相對靜止狀態的第一天,我與家人遵循政府的指示,按既定時間到預約好的站點接受核酸檢驗。瘟疫的陰霾令人焦慮,腦中會閃現各種恐嚇式的語言,觸摸了東西後果自負,戴錯口罩後果自負,在街上遊蕩而沒有合理解釋後果自負。當這些強迫的聲音不斷重複,澳門便變成一個陌生的城市,我們也變成了一個陌生的自己。

核檢人員盡忠職守,認真負責,那支測試棒深入到深不可測之處,令人辛苦得想哭,那種痛,那種力度,像留下了一道疤痕,久久不能消退。我無法分辨這是個別工作人員今次出手太重,抑或是連續被檢查了7次之後的情緒反應。在相對靜止的日子,人們對於這種檢查也出現相對的焦慮。回家之後互相督促快快去洗澡,還要把剛才穿過的衣物洗乾淨,全家人都這樣自覺配合、默契十足、毫無怨言。但這樣一來一回,加上相應的善後清潔,其實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更不是花十五分鐘就可以完成的舉手之勞。關於各種隨時出現的措施,宣讀出來只需幾句說話,白紙黑字寫出來的不過是幾行文字,但解讀出的意思卻可能有千差萬別,執行起來的細節更是超級磨人。

城市進入相對靜止狀態,家中養了寵物的人反應最為激動,因為在疫情新聞發佈會中,官方代表明確表達在這段期間帶寵物外出散步及便溺屬非必要活動,違令者可被檢控。充滿愛心的飼主今次面臨巨大考驗,在這樣的禁令之下如何善待寵物?他們說這是一個世紀難題。

昨日有兩個人因涉嫌違反傳染病防治法中違反防疫措施的規定,一個是出外跑步的本地人,另一個是在大三巴石級閒坐使用電話,並沒有佩戴口罩的越南人。他們將被移交檢察院偵辦。

與家人閒聊談及瘟疫過後最想做什麼:我們想去飲茶,想跟親戚朋友聚會,想在戶外放空,想到水上樂園玩一整天,想上班和同事交換零食,想去唱k,想瘋狂燒烤,想把受瘟疫而不能做的事都做一遍,然後再把因瘟疫而衍生的麻煩事拋諸腦後。可惜這些只是空想,熟悉的活動,熱愛的事情都漸行漸遠,這幾年我們其實都在為了生存而苦苦掙扎,卻失去了正常生活的感覺。

最近網上有很多人喜歡批判別人,看來他們是忘記了怪罪於其他市民也不可能抒解這段日子大家近乎忍辱負重的艱辛,看來他們更忽略了掀起互相批判的風氣只會令彼此的心情變得更差,更有可能因為有人帶錯風向而令大家的處境變得更加困難。其實廣義而言,普羅市民都是一體的,在這些非常時期,我們都不容易分割彼此。或許現在人們更應該採取的自保之道是同舟共濟、共謀出路,這樣總會勝於放大矛盾,挑撥分化。

因為幾日前買了一些食材,所以昨天都在家中製作簡易餸菜,咖哩雞、煎魚、燙青菜,心情不好也很難想出更多變化,幸好家人也沒有投訴。

之前買了海帶和綠豆,稍後心情好一點就會煲綠豆沙。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滅頂與生還

呼吸有害

設防不設防?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