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抒情之必要

在這種近乎山窮水盡的氣氛之下,我反而希望有人會談談澳門現在究竟是交上什麼惡運,怎樣才可消災解難⋯⋯


澳門“相對靜止”過了四日,疫情累計發現1644例陽性個案,染疫死亡的病人累計5位。與此同時,鄰近的珠海和中山也有疫情,封控的地區持續增多。

人們開始討論下星期有沒有機會復工復市?當局的回應是認為目前“言之尚早”,要綜合考量全民核檢結果、社會面及管控面發現病例的情況。人們期盼的當然是放鬆措施、保住飯碗,但當局總不忘提醒大家,暫未能確定下周是否維持“相對靜止”,倘不是“相對靜止”管理,便要有其他嚴格措施替代。

過去幾天人們集中討論新的防疫措施下為何不可以蹓狗,從事勞力工作的朋友要戴上那款指定口罩太辛苦,每日都有市民因違反新例被檢控,也有人已被判刑,大家當然又就著判罰的輕重展開討論。我對這些事情都沒有多大意見,只希望人們都在這段日子明哲保身,不要因小失大就好了。

朋友問我為何每天都在紀錄自己的抗疫生活而不寫其他題材,我認為這樣隨意書寫也不錯,喜怒哀樂都表達得淡然一點,不然又要得罪人了。這段日子在澳門生活的人無可避免會受到瘟疫衝擊,我當然沒有可能是例外。透過書寫,我盡量把所思所感抒發出來,不會一本正經月旦時事,反而要閒話家常,既寫對這個城市的觀察,也記下一些生活上的亂七八糟,這種寫法主要的作用是幫助我轉移視線,不要老是想著各種令人生氣的人和事,盡量在充滿負能量的生活日常找到樂趣,令人生不會太灰暗,此所謂抒情之必要。

以前身邊有些比較迷信的朋友,每當有重大決定或者生活上遇到疑難,他們就會想方設法求神問卜,務求得到神明的指引,至少能接受江湖術士提供的心理輔導,讓當事人心安理得。很奇怪,面對世紀瘟疫,人們普遍都變得理性,至少我沒有聽過任何關於澳門風水或命運的討論,也沒有道行高深的人預測困擾小城的瘟神何日才會消退。這可能也是一種進步的表現,人們實事求是,不會隨便聽信沒有科學根據的話,畢竟每個人的命運都掌握在自己手上,並非其他力量可以主宰。不過在這種近乎山窮水盡的氣氛之下,我反而希望有人會談談澳門現在究竟是交上什麼惡運,怎樣才可消災解難。

昨日我整天都沒有外出,兩餐都叫外賣解決,其中一餐是比較豐富的The Cheesecake Factory,我點了漢堡包,當然還有芝士蛋糕。美食當前,本應心情舒暢,但還是比較懷念在這家餐廳挑選蛋糕的歡樂時光,如今都不知何時才可再去,然後自然會想到這樣叫外賣吃起來心中也不是味兒。

封鎖讓人失去安全感,尤其是在這種坐困愁城,前路茫茫的時候。回想6月24日我們讀了主流新聞還真的以為瘟疫可防可控兩星期就可以解決,想不到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我們還在痴痴地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夢中抗疫

心有戚戚焉

變成陌生的自己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