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不可思議的殺手世界

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此作並非翻拍,沒有致敬,也不設彩蛋,完全是伊坂幸太郎的原創故事⋯⋯


營造殺手世界向來是動作電影的熱門題材,成功的例子包括Kill Bill和John Wick,兩者都天馬行空、開天闢地,建立起與別不同的故事背景,讓主角置身其中,大開殺戒、快意恩仇。最近由Brad Pitt 主演,改編伊坂幸太郎長篇小說《瓢蟲》的Bullet Train(台譯《子彈列車》、港譯《殺手列車》),可說是另闢蹊徑的成功例子,以一段火車旅程,拍出驚險刺激又發人深省的殺手故事。

我喜歡這部電影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此作並非翻拍,沒有致敬,也不設彩蛋,完全是伊坂幸太郎的原創故事,差別只在於把其中一些角色改成外國人 ,而最後的一場大戰以頂級動作大片的技術來處理,比小說的設想誇張得多,令動感效果大大提升。但小說中一環扣一環的精密佈局基本上都保留下來,而且配合了極之優秀的打鬥設計,把小說的層層驚喜發揮得淋漓盡致。

由Brad Pitt飾演的“瓢蟲”,登上這班由東京開往京都的火車只為執行一項簡單任務,豈料車上原來另有一班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手也正在開工,在一系列陰差陽錯之下各人命運交織,展開連場惡鬥之餘也鬧出不少笑話。“瓢蟲”對於打打殺殺的生活本已感到厭倦,在上車之前,他甚至刻意沒有帶鎗,深信遇上問題時可以用智力和平地應付,不一定要拼個你死我活的。他的一個微小改變與觀念轉變,可說是對當今世界各種強權的最佳提點,在故事之中這種反省也讓他在面對殺身之禍時爭取了更多化解矛盾的空間,不必一言不合就趕盡殺絕。動作電影能提倡這種退一步想的精神,令Brad Pitt這個角色變得可愛可親,成為殺手世界的上上人物。

影片另一優點是揉合東方與西方的文化元素,製作團隊來自美國,但故事發生在日本,來自世界各地的殺手匯集於東京,日本火車的各種特色活靈活現,成龍電影那種雜耍動作戲如今任何一位演員都可以隨時施展,真田廣之飾演的“長老”以武士刀殺敵,發揮出“黃昏清兵衛”的威力,還有雙胞胎殺手的猛烈鎗戰,導演把各種視覺效果結合起來,難得的是不偏不倚,恰到好處,不會搞得不東不西不倫不類。

在重重殺機之中,在險象橫生之外,這個故事讓大家思考生命中各種各樣的巧合都不是無緣無故的,以往種下的因,都會意想不到地影響日後的結果,而所謂宿命絕對可以靠自己的力量來扭轉,問題只在於有沒有足夠的自省與行動力。

伊坂幸太郎的小說過去多次由日本團隊改編成電影,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首龐克救地球》(Fish Story),關於一隊失敗的樂團以一首歌改寫人類命運的故事。還有《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Golden Slumbers),講一名送貨員被錯認為刺殺首相的元兇,因為人生被剝奪而展開大逃亡,這些作品無論小說與電影都各有精彩之處。《瓢蟲》只是他的殺手系列其中一本,相關故事尚有《蚱蜢》和《螳螂》,希望今次成功之後,將來會有更多優秀製作人把他的作品介紹給世界各地的讀者和觀眾。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