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誰是正常人?

(edited)
所謂“怪物”,其實是被社會上各種制度壓迫、扭曲、排擠而慢慢塑造出來,但說起“怪物”時,誰才是真正的“怪物”呢?

“我們現在這樣是轉世了嗎?”

“沒有,我們還是原本的樣子。”

“真的嗎?太好了。”

電影播到尾聲,兩個孩子的對話令人悲欣交集,我在想像他們一直前行會抵達什麼地方,相信每位觀眾都會看出不同的答案。

是枝裕和的《怪物》真是既熟悉又陌生,細節和畫面當然都保持導演的特色,但坂元裕二的劇本結構精巧,訊息量超大,兩者相輔相成,拍出一部曲折動人的好戲。

孩子在校內疑似受欺凌,單身母親到學校投訴,堅持要相關老師交代真相,這種看似尋常的小事,竟然牽引出一重又一重意想不到的內情,而且不經意地釋放出眾人內心的“怪物”。

很喜歡電影以不同角色的視角拍同一件事的表達手法,展現出有時“真相”也可以存在不同的角度,從這邊看是他不對,但在那邊看就會明白是她犯錯,不過當每個人執著於自己看到和想像到的畫面,人際關係就會撕裂,輕則心生怨恨,重則反目成仇甚至動起殺機,既愚蠢又不智,但無論是家長、校長、老師、同事、伴侶、同學、朋友,都有機會被某些盲點蒙蔽,然後為了一時意氣而做出傷害他人的事。電影中的校園風波,除了推動故事情節,也從不同的角度令觀眾思考現實人生的荒謬。

是枝裕和擅拍孩子的故事,《怪物》也是兩個孩子的際遇凝視成年人的善與惡,孩子初時不忿被取笑為“怪物”,但經過一連串的掙扎與觀察之後,他必然會發現真正的“怪物”無處不在,細心的觀察也許能更進一步看出所謂“怪物”,其實是被社會上各種制度壓迫、扭曲、排擠而慢慢塑造出來,但說起“怪物”時,誰才是真正的“怪物”呢?

電影有很多情節都在一所學校發生,表面看來是討論校園內的欺凌問題,也涉及很多關於教育的思考。但編導的厲害之處是透過“怪物”這個意象,揭示當今更普遍的困境。

因為一個孩子的行為與家庭背景與別人不同,崇尚集體的同學便經常以野蠻無理的方式欺負他,班上的其他同學都膽小怕事視而不見,皆因仗義出手的同學都會馬上被視為“怪物”今後不得安寧,於是在被欺凌者眼中,其他“正常人”才是可惡的“怪物”,兩者的撕裂與對抗,起源於要求所有人整齊畫一的迷思。

這些情景都令人馬上聯想到更多社會問題,某些極權統治者教育人民只可忠誠,不可思考,只能服從,不能異議的“思想”,當這些便於管理的措施發展到某一階段,頭腦簡單行為粗野的“同學”便會橫行霸道,以對付異己的“正當理由”欺負別人,“課室”沒事時都風平浪靜,但其實人心惶惶,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快樂的。

可悲的是,這不只是電影中的故事,我們每日面對的生活日常其實更橫蠻、更粗暴。

如果不夠完美就要被視為“怪物”,這個世界還有誰是正常人?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