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浮影

【賭命】

賭城很忙。

城內金碧輝煌,充滿東方、西方、南方、北方的特色建築,唯恐你看不見,所有特色都要明顯的展示出來,逼你看見,逼你認同,逼你讚賞。

這個城市充滿了其他地的方特色,但,自己的特色呢?

賭城很忙。

城內的交通系統縱橫交錯,無所不在,能把每名居民和旅客都準確無誤地送到大賭坊,無論你想不想賭,會不會賭,大賭坊都會歡迎你,招待你,劫持你,讓你不想賭也要賭,不想輸也得輸。

唯有這樣,城市才可以發展下去,不斷的發展,不斷的賭博,有輸又有贏,無休無止……

賭城很忙。

每一個人都忙於賭博,但,大家千萬不要誤會,今時今日的賭城,已經不是跟客人賭錢的地方,錢太低級,錢不可信,錢太庸俗,為了推動嶄新的市場發展模式,推動區域經濟合作邁向新的局面,許多年之前,賭城已經領導世界潮流,先行先試,創地球之先河,賭城的大賭坊,不跟客人賭錢,要賭,我們就賭命。

大賭坊之內,開大小的賭枱上,大家以自己的生命年期來下注,派牌員揭盎:一二三,六點小。輸了的賭客面色一沉,賭枱上伸出一條怪手,在賭客的後腦像抽血一樣,抽取了他們的生存時間,當中有幾位賭客為此而被抽乾了生命,當場死亡。

另一邊廂,百家樂的賭枱上,一名賭客欣喜若狂,大叫:爸爸,媽媽,我終於贏了,我終於把你們輸了的都贏回來了。大賭坊的怪手又伸向他的大腦,注入生命能量,令他的生命增值。同一場賭局的派牌員,則當場斃命,另外有兩名賭客也因為賭輸了而身亡。

賭城很忙,生生死死,永不息止,大家都很忙。


【記命】

        麗珠很忙。

        每天晚上,她都在造同一個夢,同一班人會跟她說話,相同的情節會重複發生,每一晚,她的夢境都會把她折磨到聲嘶力竭:

        躺在家中床上的麗珠,又在說夢話:

〝我們一早決定了,要賭就一起賭,要死就一起死,你們不要攔住我。〞

〝沒有用的,走不了的,你們既然都不怕死,我亦不想再活下去,讓我跟你們一起去吧!我雖然年輕,但我絕對不是貪生怕死的人。〞

〝不要這樣,夠了,不要再殺了,我求你們,不要再殺了,我們大家都是人呀,為什麼要這樣殺死他們呀!〞

麗珠驟然醒來,驚出一身冷汗,但她並不懼怕,因為同一個夢,已經發生過很多次。

她從容地醒來,在牆上的白板上寫上日子:〝5月5日,第9991日。〞

她在房間中梳洗,穿上衣服,大家會漸漸發現,她穿上的是派牌員的制服,對,麗珠是一名派牌員。

穿好衣服之後,她在房間中調校照相機自拍,然後又自言自語:〝第9991日,快10000日了,你們還在嗎?你們會記得嗎?我已經記不住你們的樣子了,我好累,9991日,我真的好累,又要上班去跟人賭命,又要記住你們這麼多條人命,唉!〞

【賣命】

調校好照相機,她熟練地自拍照,列印照片,在照片上寫上日期和9991日,然後又自言自語:〝我叫謝麗珠,別看我這麼年輕,其實我已經很老很老,有時,我以為,二十幾年前,那個驚天動地的日子,我已經死了。對,我在那天,已經死了,死得徹徹底底,死得完全絕望。〞

謝麗珠說:〝二十幾年前,我讀畢業班,準備加入大賭坊,對呀,我是賭城人,未讀完書就要為入大賭坊工作做好準備,讀完書就馬上要加入大賭坊,為賭城作出貢獻,反正,無論你選擇了什麼職業,只要你仍生活在賭城,你的一切都會與大賭坊有關,所以,不是我們選擇了大賭坊,而是大賭坊為我們做了選擇呀!直到有一日,我在放學回家的列車上,遇見了他……〞

列車車廂內,一名獨臂人,向少女謝麗珠及其他乘客派發傳單。

傳單上寫上:尊重人權,拒絕賭命。

獨臂人說:〝小姐,我們是一群協助大家重建明天的義工,大賭坊有消息傳出,當局已經開始加快研究以賭命代替賭錢的新型賭博遊戲,這件事關乎賭城每一個人的性命,如果我們不團結起來反抗,他們很快就會把這種措施大規模推廣,到時全世界的賭客和整個城市的派牌員都會把生命輸給大大賭坊,小姐,把我們反抗到底的訊息告訴你的家人朋友,小姐,這件事關大家的安危,一定要說服你的家人來參加我們的行動呀!〞

謝麗珠說: 〝當時,我第一次見到獨臂人,我很害怕。反抗?怎樣反抗?大賭坊那麼大,靠大賭坊吃飯的人那麼多,賭城的人那麼懦弱,怎麼可能反抗? 雖然,我自己也不相信反抗會有結果,但回到家中,我把傳單交給爸爸,你猜他第一個反應是什麼?〞

啪!(謝麗珠摑了自己一巴掌)然後說: 〝一巴掌,我爸爸一直對我很好,但因為這張傳單,他打了我一巴掌。〞

        爸爸說: 〝這些人妖言惑眾,破壞社會安寧,無非就是想借助你們年輕人的無知,擴大他們的影響力,到了最後,你們都會變成他們的籌碼,在談判破裂時,首先要犧牲的肯定是你們這些天真的支持者。〞

少女謝麗珠〝爸爸,不是這樣的,如果賭命機制變成事實,我們家中所有派牌員都隨時會死,只有大賭坊會贏,我們所有人都會輸。〞

爸爸說: 〝那又怎樣,我們在賭城幾十年了,已經習慣了聽從老闆的安排,他們不喜歡大賭坊的工作,可以辭職呀,他們不喜歡賭城的發展,可以移民呀,何必要搞破壞,影響大賭坊的生意,損害大家的利益,你千萬不能跟他們一起搞風搞雨。〞

謝麗珠說: 〝那日之後,爸爸沒有再跟我討論反抗行動的事,他把我軟禁在家中,以防我到外面生事,我明白他終究是愛護我,想保護我。但我沒有聽從爸爸的勸告,我趁家人睡覺時逃走了,按著傳單的指示,找到了獨臂人主持集會的地方,原來,已經有成千上萬的人參與了這件大事。〞


【抗命】

在集會現場,所有人都士氣高昂,大家都希望爭取更合理的權益,反思資本家對勞動者的剝削,討論基層人士的家庭和子女有沒有其他出路,謝麗珠聽著聽著,不經不覺已在街上過了好幾天。

在這幾天之間,她跟大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大家發現她是現場年紀最小,而且是尚未加入大賭坊的抗爭者,對她很有好感,人人都親切地叫她珠女。

儘管集會的人數越來越多,抗議的聲音越來越響亮,但大賭坊老闆始終沒有理會這些反抗者。

有一天晚上,謝麗珠問獨臂人: 〝如果他們一直拖延,一直不理會我們,我們該怎麼辦?〞

獨臂人說: 〝只要我們意志夠堅定,一定可以迫使他們讓步的。〞

〝如果他們不肯讓步,或者對我們進行打壓,那我們又可以怎樣?〞

獨臂人說:〝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也許,這是一場盛大的賭局,我們就來賭一賭,且看哪一方忍不住要率先讓步吧,我是堅持一步不讓的。〞

麗珠又問: 〝可否告訴我,關於你的手……〞

獨臂人說: 〝因工受傷,三年前,我在大賭坊與一名北方來的大豪客對賭,一晚之內贏了他九千萬,但我放工的時候,這名不服輸的賭客暗算我,從後把我派牌的手一刀斬下來。然後,我就成了一個廢人了。〞

〝於是你痛恨大賭坊? 〞

〝於是我覺得保障大家的權益很重要。只要我們齊心合力,抗爭到底,一定會把這個地方變得更好的。〞獨臂人還未把話說完,但見他雙眼突然變紅,口中吐出鮮血。

謝麗珠清楚記得,在那一刻,一部巨型的機器從天而降,幾部直升機把這龐然巨物運送到集會現場。

那部機器伸出一隻怪手,無聲無息的插入獨臂人的後腦,把他的生命能量迅速抽乾。

然後,更多巨型機器出現在大街小巷,無數的怪手,瘋狂攻擊那些抗議的人。

獨臂人在頻死之際,向在場的群眾傳達最後的訊息: 〝保護珠女離開,我們反抗到底。〞

群眾聽到命令,奮不顧身的保護她,群策群力把她送進一道坑渠通道,在關上坑渠蓋之前,他們希望她把這裡發生的事告訴其他人。

坑渠蓋關上後,謝麗珠聽到大量慘叫聲。

無論她用什麼方法塞住自己的耳朵,無論她走得多遠,人們的慘叫聲都能鑽進她耳中,千呼萬喚,如泣如訴。

然後,一切都完結了。

【認命】

沒有人知道在那一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也許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也許什麼都沒有發生。

那天晚上,謝麗珠沿著地下水管逃回自己的家,但原來她的爸爸媽媽因擔心她的安危,曾嘗試出外找她,最終兩人沒有再回來。

這些年來,謝麗珠曾經向人描述大怪手襲擊人類的情況。

對方總是說: 〝沒有可能,那套系統在當時仍未公佈使用,況且這套東西體積龐大,線路又多,根本不可能在室外使用的。〞

這些年來,她曾暗中查找那些失蹤者的家屬。

可是對方總是說: 〝我聽過一些傳聞,但我不相信是真的,至於我的家人失蹤了,那是他自己的不幸,我們一家向來奉公守法,他遇上那名獨臂的騙子,計劃敲詐大賭坊,最終都不知被獨臂騙子騙到什麼地方去了。〞

謝麗珠把這件事告訴一些記者,請求他們報導出來: 〝那件事是真的。〞

對方摑她一巴,然後說: 〝這件事是假的。〞

她說: 〝是真的。〞

對方再摑她一巴,然後說: 〝是假的。〞

她再堅持: 〝是真的。〞

對方怒摑她十巴,每摑一巴就說一次: 〝是假的。〞然後憤怒地說: 〝是假的,沒有人會相信有這樣的故事,所以一定是假的。〞

大賭坊的賭命系統在一年之後隆重登場,它的官方名稱是〝休閒娛樂倒計時系統〞,推出之後,好評如潮,深受玩家喜愛,而且能以非常優雅的方式把賭術與運氣都不濟的人士處理掉,令社會資源更有效地投放,大家都認為這是成功得不得了的德政。

被人怒摑十巴之後,謝麗珠開始見到其他人都看不到的浮影,他們不分日夜的在賭城上空飄盪,不知何去何從。只有謝麗珠明白這些浮影的鬱結和不明不白。

到了最後,為了生活,孤身一人的謝麗珠,加入了大賭坊工作,而且成為戰無不勝的派牌員,其實,那些浮影一直都在保護她。

又一個早晨。

謝麗珠再次穿上大賭坊的製服,她一邊自拍一邊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叫謝麗珠,我是賭城大對決的唯一生還者,我把這件事守護了9992日,如果連我也忘記了,這件事就會完全被消滅,我不能死,我一定要記住,我一定要贏!〞說完,她把照片貼在牆上,那是她從年輕到中年時的照片,每一張都紀錄了她當日的精神面貌和心情變化。

其實她並不寂寞,屋內的浮影,當日抗爭時的情景,將會一直伴著她,直到永遠。

(刊於2015年9月第54期澳門筆匯)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