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Timer
OldTimer

本來不是叫這個 但想著想著 好像別用一樣的暱稱比較好?

《塑憶師》

你是不是記錯了?

深夜中,CIA總部第十三樓·超能力部門·檔案機房裡。
一個身穿西裝的男子操縱著鼠標。

此檔案需要三級以上權限,方可開啟。

-驗證中-

訪問已授權。
編輯已授權。

開啟文件:國家中央情報局/超能力部門/幹員檔案/塑憶師

姓名:John•Unknown•Doe
職位:二級幹員
能力:扭曲記憶
能力發現時間:出生即具備。
出生地:愛達荷州,里奇比市。

訪談紀錄:
中情局(以下簡稱C):「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約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和中情局代表握手。
約翰(以下簡稱J):「我也是。」
C:「我有責任知會你,以下訪談會由電腦全程紀錄,門外也有至少兩個守衛站著,所以你的任何抵抗都是徒勞無功的。」
J:「當然,何況我是『自願』加入中情局的。」
C:「那就好。你應該很清楚中情局負責管理美國境內所有異能者,很多人都是跟我們激戰之後才願意配合,你這樣省下了很多錢和時間。」
J:「所以現在該做什麼?」
C:*從手上的一堆文件中抽出一份裝訂好的三張紙「首先這邊有一份規章必須請你簽名,有關於這次訪談開始之後必須遵守的規範。」
J*用食指扶了扶眼鏡,接過文件*:「讓我看看。」
J*喃喃自語*:「同意不得對所有CIA探員使用能力...嗯...不得將訪談內容告訴任何人...。」
*簽名* 「好了。」

C*拿回文件*「那現在訪談正式開始。」
C*清了清喉嚨*「你可以開始自我介紹了。」
J*挑起左邊眉毛*「要多詳細?」
C:「越詳細越好。」
J:「這個故事得從頭開始說起。有一個小孩出生在愛達荷州里奇比市,那裡的醫生護士在把他接生出來的之後,跟他母親報告性別,體重,身長時,每個人的說法都有出入。起初醫生們討論完之後決定以賠率三比二賭是女嬰,一起去確認之後才發現是個男嬰。害那兩個衰鬼各輸了十美金。」*愉悅的大笑*

J*喝了口桌上的礦泉水*「總之呢那個小孩-精確來說是男孩-就這麼出現了。他的家庭裡面的每個人的記憶力都好的不像話,唯一會出差錯的地方都跟那個男孩有關。他的爸媽三不五時就會爭論那個男孩的生日到底是五月還是八月(其實是十月),或是那個男孩的體重到底是六十六點四公斤還是八十二點三公斤(其實是七十五點九公斤)總之全家人吵得不亦樂乎,和樂融融,而那個男孩也在這個家庭裡慢慢的長大了。」
C:「等等,所以你可以扭曲任何人的記憶?」
J*聳肩*「技術上來說,對。不過我還在練習讓記憶消失。先讓我把故事講完好嗎?」
C:「抱歉,麻煩請繼續。」
J:「總之呢,對這個男孩來說,在以記憶力為傲的家庭長大不算是一件好事。尤其是當他們完全記不得你的生日或是體重的時候。那個男孩當然也有遺傳到他爸媽強大的記憶力,在學校的成績一直很好,爸媽也沒察覺到什麼異狀,或是說,他們都記錯了。」*再喝一口水*「他其實一直不知道爸媽吵架的原因就是他,或者該說他知道是他,只是沒想到是這個原因。」
C:「你是指哪個原因?」
J:「無意間扭曲別人的記憶。」
C*點頭示意約翰繼續講*

J:「這個小男孩真正展現出他的能力時其實是他在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加入的一個叫做『異稟者協會』的社團。社長是一個留著大鬍子的老人。他第一次看見那個特別的男孩時,就立刻蹲下來摸著他的肩膀對著他說『你的能力若好好利用便會大有可為,你上輩子一定是個大善人,才能獲得如此強大的能力。』這個老人就帶著小男孩坐上一個看起來像電椅的東西,老人啟動開關,男孩短暫的昏過去,旁邊的開口掉出一個裝滿如銀鏡般反光液體的玻璃瓶。

老人喃喃自語『這個能力太強大了,可不能被我以外的人得到。』隨後就帶著男孩回到他的辦公室,把銀色瓶子標上『塑憶』之後鎖進保險箱裡頭。『你可別想對我用能力,我的頭腦可是加密過的喔!』說完,老人乾笑了兩聲。這次之後,那個男孩便每天放學都去報到,那個老人專門收集能力,用那個電椅似的東西把別人的能力複製成魔藥。而老人也不厭其煩的教導男孩要怎麼使用自己的能力,而每一次都真誠的告誡小男孩不要學壞。」

C*做筆記*「所以那個社團到底是做什麼的?現在在哪?國家可能有必要關切一下那個老人。」
J:「那個老人自稱『梅林』,他利用那個『電椅』收集不同的超能力跟教導異能者使用能力。那個神秘社團三不五時會搬家,我已經畢業很久了,我猜他們應該早就不知道換幾次地方了。啊,抱歉,我需要去個廁所。」
C*放下筆記本*「打開門,經過士兵,走廊直走到底,右轉。」
J*起身並打開門*「失陪了。」
*門打開的聲音*

*五分鐘左右的沈默*

*重物撞到地板的聲音*
*微微的呻吟聲*
*門打開的聲音*
C*掏出手槍*:「剛剛那是什麼聲音?」
J*推開門走進房間,拍拍衣服上的灰塵*「我剛剛不小心被凸起來的地毯絆倒了。」
C*把手槍放到桌上*「小心為上啊。」
J:「謝謝,你也是。是說我們剛剛談到哪了?」
C*看著筆記*「到社團那邊。你說然後那個社團現在已經遷走了,真是神祕。」
J*乾笑兩聲*「沒錯。然後那個男孩就學會了控制他自己的能力,而且繼續練習。放心好了,他都拿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練習。比如說他自己的體重,或是他的身高之類的。不過他現在已經不拿自己的生日開玩笑了,因為這樣他會吃不到生日蛋糕。」*愉悅的笑聲*「直到他小學畢業之前,他的童年時光都花在練習扭曲別人的記憶以及嘗試不要在無意識的狀況下扭曲別人的記憶上。這種感覺好像有一對亞洲父母一樣,只要考到100以外的分數都是不及格,所以你只好把所有時間花在讀書上。」*喝第二口水*「他每天晚上練習扭曲別人的記憶,白天則當個普通上班族,剩下的也沒啥好說了,基本上日復一日的過去。然後他某天被一個穿西裝的傢伙拉去計程車上,用槍指著他的頭,被CIA探員『發掘才能』後他才決定『自願』來CIA應徵。」

C:「好的,我大概知道了,那今天的訪談到此結束。感謝你的出席。」
J:「也謝謝你願意抽空面試我。」
C:「面試結果會另行通知,現在麻煩你坐在這邊稍候。」
C*按著耳朵上的通訊器小聲說*「結束了。」

J:「我是不是忘記跟你提到,我今天早上遇到一個也帶著跟你同樣通訊器,還背著高爾夫球袋的傢伙,跟他聊開之後他說也是CIA的特務,好像是狙擊手的樣子。而且突然拿到兩個月的特休,所以現在正打算回西維吉尼亞看看家人。」
C*焦急的拍著空槍套*「你到底是誰?你想要什麼?我警告你,只要我一出什麼事,國家高層可是不會放過你的!」*喃喃自語*「奇怪了,我剛剛明明記得有把槍插回槍套...」

J:「那看來是你『記錯』了。而且你的『國家高層』認為你現在正在五大湖區釣魚露營放長假,不過我覺得他們可能跟你一樣,也不小心『記錯』了。」
J*從桌上拿起自動手槍*

「總之呢,你們的存在對於異稟者協會是個不小的威脅,有鑒於你是超能力部門的頭頭,這樣應該會讓我們協會得以多生存幾年。反正這個部門遲早會被整個被『記錯』,到時候我們就可以繼續拯救其他超能力者,而不會被中情局利用。」

*扣下扳機*

編輯已儲存。

西裝男的手從鍵盤上拔起,他滿意的看看紀錄,站起來,把電腦關機,拿出手機撥號,一邊悄聲講著電話,一邊步下陰暗的樓梯。

「喂?梅林?事情辦好了,他們還剩兩個人,我會找時間處理,用不著擔心。」

某天早上·中情局總部·機房裡。

「你看看這傢伙的紀錄,擁有可以任意更改記憶的能力還想主動投靠我們?這麼好的事情可不會天天遇到。」一個探員從電腦桌轉過身,一邊喝咖啡一邊說著。
「希望他強大的能力可幫助我們管理那些怪咖。等等,奇怪,今天超能力部門怎麼只有我們兩個?」從一排排的伺服器走出來的探員騷著頭喃喃自語。

電梯叮了一聲,門緩緩打開。
一個一隻手放在背後的西裝男慢慢的步出電梯。

「抱歉打擾你們,不過我想你們可能『記錯』了。」

地上有兩具屍體。
站在窗邊的西裝男把槍口還冒著煙的消音自動手槍放到桌上。
他從身旁的鐵桌上拿起咖啡杯,輕輕啜了一口。

「根本沒有這個部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