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

用文字釐清自己的地方。

醉好的時光(DRUK),我只想要被看見

酒精不僅讓自己被看見,也在清醒後看見了自己。

四個中年教師好友為了重新找回對人生的熱情,開始了每日攝取酒精的計畫。

微醺是為了逃離生活,找到出口。但清醒之後,在出口的的另一頭,等著你的會是赤裸裸的真實。因為當所有的一切揭露在檯面上,你再也無處可躲,只能面對。

麥茲米克森飾演的主人翁馬丁,在工作和家庭都面臨了困境。表面上他什麼都有,他也一直都「在」,事實上,他覺得自己彷彿不存在。

馬丁在課堂上講課,學生當他不存在,甚至連他自己都講課到走神,他也根本不在乎。在家庭中,他每天回家,但太太工作時段與他相反,相處時光所剩無幾。而正值青春期的孩子則活在手機與自己的世界,即使人在,也是心不在。

透過酒精馬丁找回了對生活的熱情,學生愛戴他,他也與家人久違的出遊。但在帳篷裡,太太卻告訴他,我都不知道你是誰了。

這是一個警訊,馬丁以為只要自己改變,就能讓生活回到「正軌」。事實上他所期待的正軌,早已回不去他想像中的樣貌了。

當馬丁在開場的生日酒席中向朋友訴苦時,他說了一段話,大概是這樣:我愛她,她是我孩子的母親,而且幫我照顧父母那麽久的時間,我不能離開她。

如果對一個人的愛,被責任和身分佔據,還剩下多少比例,是愛「這個人的本質」。我想說的是,你愛的這個人,除了母親的身分、太太的身分,還有多少愛的成分是唯獨給「她」。

多年的時間,當婚姻成為習慣和責任。沒有激情,也沒有重視,明明兩人都知道「有什麼不對」,但是沒有人敢面對,也沒有人要面對,就只是得過且過的過日子。酒精是個突破口,而突破潛藏已久的恐怖平衡,換來的只有毀滅。

酒精能讓你在喝醉時,為你帶來最高歡愉,同時也在清醒後,帶來最深的空虛。酒精能為你帶來勇氣,讓你成功應付工作與考試,同時也給了你勇氣,讓你說出最不堪的真實想法。

馬丁被看見了,也看清了自己真實的人生。好友之一體育教師湯米也是。當酗酒被學校發現,他恢復清醒後認知到自己生活毫無意義,他只想、也只能活在「不清醒」的時刻。

於是他做出了選擇。

我喜歡這部電影在這裡的處理方式,毫不煽情。鏡頭只是靜靜的看著湯米,靜靜看著他的好友們收到消息,靜靜看著他們送他離開。

最後的結局,承接了開場酒席間的玩笑話,馬丁年輕時曾經學過爵士舞。於是在他學生的畢業典禮上,他喝了酒,沈浸在自己的獨舞。

不再受限於社會的框架、他人的眼光,不再受限於自己的年紀、身分,一切的一切,他不再試圖緊抓住已經不屬於他的往日輝煌,他不需要被看見,也不需要看見自己,他只是「存在」著。

只是在當下,用盡全力,活著。

相對於湯米安靜的消逝在海面,馬丁在獨舞中最後奮力、激情地往海中一躍,是掙脫。掙脫社會價值帶給他的束縛,也掙脫了他長久以來麻木的靈魂。

最後一幕停留在馬丁落水前的半空中,也許這也象徵了酒醉後最美好的狀態吧:

離開原地,卻還沒抵達某處。

在那之間,只有自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