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ta Lee
Etta Lee

2000年生,台灣彰化人。雙主修人類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以前叫農業推廣)。關注台灣的土地議題,參與樂生保留運動、反核運動與能源轉型。

「抗爭是會成功的!」日常生活中的抗爭實踐

「你的信仰是什麼,你的日常生活實踐就應該是什麼。」這是管中祥老師說過的話。作為一個社會運動者、一個相信不該輕易屈服某些事物、相信抗爭會成功的人,大概也是這樣在進行著日常生活的實踐吧。

從2018年開始參與反核運動至今、2019年則始投入樂生保留運動到現在,自己姑且還稱得上是個社會運動者吧,不過,今天倒不是要分享什麼抗爭影響社會,或者革命改變世界的偉大故事與經驗,而是我在「日常生活中的抗爭實踐」。

「抗爭是會成功的!」記得我第一次說出這句話,並不是因為某次的記者會、或哪次的抗議行動成功推進了某件事。因為多半在行動後所留下的印象皆是:爛爆了!我們抗爭了這麼久、費盡了這麼多努力,最後政府也才往前了一點(或者根本沒有動),完全就是罵一下打一下,才會往前一步,豈不是會累死!(一沒罵他,還會馬上退步!)

第一次說出這句話,是在大三下學期的一門課。平時若有要繳交的作業或報告,都是由該門課的助教提前一兩周通知大家,但那一次卻是當周才通知,就要我們在兩三天後完成一份小組企畫書。當時是期中周、大家手頭上的報告與考試最多的期間,我根本無心再多寫這一份。同樣有修那門課的朋友J馬上去信反映,但助教的回應是「無法延期」,因為本就有在期初的課程大綱中告知繳交期限了,但我根本不服這個結果,又去信反映說,因是密集課程,本就不像其他課程會每周見面,有機會提醒作業的繳交。最終,助教表示跟老師討論過後決定延後繳交時間,並說確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我將助教的回覆告知朋友J,並說:「抗爭真的是會成功的!」。而且還是因為持續的抗爭,也就是J和我後來的反映(說不定或許還有其他同學也反映了),終換來全班的福利。

還有昨天在駕訓班發生的事情。去年寒假,因疫情延後開學的那兩周我前去報名,一萬三的學費也全繳了,上了一個多禮拜的課程便開學,而我的駕訓班課程便這樣被我延宕了一年多,遲遲未上完課程(總之前年暑假跟今年寒假我也沒去上),當然也未去參加駕照考試。昨天我去補交體檢表,表示要繼續上課,但駕訓班老闆要我繳交一萬元的學費,說本來就是這樣規定,可能因為在樂生參與抗爭的訓練,我馬上回說:「是哪裡的規定?合約上有這樣寫嗎?」(後來發現自己實在太苛刻...一下就轉變成面對官僚的模式,實在對不起昨天那位駕訓班的老闆...)他後來說不然算我八千(聽起來也像是亂喊價),我當然還是不服,這樣去年的那一萬多不就白白交去了。老闆說,因為我離上次上課隔太久,等於要從頭教起,當然學費要重繳,且已算我便宜。我便說,那應該只要補交去年已經上的課程的學費就好,也就是補交三分之一(因為這三分之一是我今年還要再重新上過一次的),最後他也無話可說,同意了。腦中又浮出這句話「抗爭真的是會成功的!」(雖然這像是討價還價過程中的自己應該真的是滿欠扁的。)

昨天突然想起,自己從小便常被說是個鑽牛角尖的人。

中學時,時常因為不滿考題的正解,而在課堂檢討時針對某一個選項跟老師爭論不休,最後老師或其他同學肯定會不耐煩,有時同學會半開玩笑地說:「李若慈又來了啦!」,因為耽誤了其他人提問的時間,而要我下課後再繼續提問;下課十分鐘的鐘聲未響,老師便拋下一句:「齁,你太鑽牛角尖了啦!」,便離開教室,而我仍然未能理解自己錯在哪裡。老師的這句話雖不帶惡意,但我知道這並不是一個太好的形容詞。雖然不服,但我仍還是持續跟老師爭論著某個A或B或C選項。

想到這個鑽牛角尖的自己,還有平常便不斷在「抗爭」的自己,這句話突然浮現腦中,「你的信仰是什麼,你的日常生活實踐就應該是什麼」,這是高三時作為我的專題報導指導的管中祥老師說過的。我才頓悟,我其實是從小就在實踐我的信仰吧!認為不應該就這麼直接地屈就於那些自己不服的事物,還有,相信抗爭是會成功的。

(還是其實只是我正向化解了自己鑽牛角尖的特質 (( 欸?)阿,不過我相信就算真的是鑽牛角尖,某程度上來說,就是這樣的特質讓我投入社會運動吧!

2018年3月11日的反核遊行,應該是我第一次最接近那種社會抗爭的時候吧。圖/胡慕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