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猶真里斯

香港某名牌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做過不同類型的工作,每份工作幾乎做不過半年,搞到履歷表非常不好看。因為生意失敗,失業了,開始不務正業、做個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平常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社區活動提案】疫情下的天空 |反思

(edited)

看見@淡淡晴空 的【社區活動提案】疫情下的天空,便想支持一下,寫一篇文章。在馬特市參加活動,並同時寫文章,最近一次應該是上個月十三號的時候,標題是「猶真里斯精選|得到第11名的是…動畫《終末なにしてますか?忙しいですか?救ってもらっていいですか?》非原創插曲-Scarborough Fair」可想而知,我的生產量實際是少得可憐。大家千萬不要誤會,《味蕾上的華爾茲》和《戰場上的天籟聲》都是舊文,都是倉存貨,這令我想起久未露面的@菓葉書包曾經笑問我倉存貨究竟還有多少?我笑答:「不多了」,如果《戰場上的天籟聲》連載完畢,也許我每一到兩星期、甚至一個月才發一篇文,沒辦法,也許年紀大了(再過幾年四十),還有很多有意義的事情還未完成,心中常有牽掛,即使內心有多強大的火焰燒得旺盛,也像過洩氣的氣球似的,實在是力不從心。有時候想畫畫、有時候想寫詩、有時候想寫新的小說,然而,真的有心無力……

我,雖然失業,但每天總有做不完的事,所以,有時在馬特市裏雖在線上,只是走馬看花,拍手贊賞,所以,朋友們,如果看到我只拍手贊賞,沒有留言,代表我也許看了不知想說些甚麼好,也許其實我沒有看過大家寫的內容就拍手贊賞,請各位見諒了。我認為每個人寫的文章都是有價的,因為,大家都願意花費寶貴的時間和自己的思維和學識寫出來的東西(有的朋友寫的文章很長,經我不嚴謹的目測,至少六千到一萬字以上,我實在佩服非常),就是想表達出自己對社會的看法,或者是一種分享,即使沒有時間看,即使不是自己興趣的領域,但作為願意自己分享知識和天馬行空的人,至少都要拍手贊賞,不單是尊重他願意分享知識和花費時間,最主要的是讓他的作品在演算法中,找到讀者和伯樂……

另外,我這個人從來對社交媒體經營不善XDDD,因為有時看得多,的確有點累,也需要投入許多時間,而這些時間,其實我可以做其他事情,另外一方面,就是我對於寫文章和留言的時候,思維會轉得很慢,而且我打字也很慢,因為我用的是另類輪入法十易筆,所以,寫一篇文章,需要花費許多時間(尤其是寫文學作品,需要時間更多,因為我執著用詞、語句的通順和校對。),換而言之,明年當長篇小說連載完畢後,我可能會甚少來到馬特市看文章、發文章,也許因此令追蹤數下跌,這也無可厚非(雖然,我是關注自身追蹤數黨,但同時也是退出追蹤黨XDDDD),所謂自由意志,投其所好,再加上我的發佈新文章的速度猶如蝸牛一樣非常慢,所以,不追蹤其實真的沒有關係^^

話說回來,試想一下,我經常告訴自己,常常關注著,搞得自己心身神疲倦,真的沒有必要,須知道,身邊其實還有許多對自己身心有益,有意義的事情正等待著自己去做和發掘^^

前言說得太多,好像嚴重離題變成另一個【社區活動提案】共建馬特市百科,共創Matters價值,現在開始說說我在疫情下的天空。

這裏香港一河之隔的對岸……啊!不是是里斯本XDDD

我還記得一年前,當時我和我弟因為私事去了一趟葡萄牙,那是我倆第一次去到美麗的歐羅巴,當然,那次並非我們第一次出國,因為我們第一次出國是2016年,目的地正是香港人和台灣人的鄉下(粵語,即:故鄉)日本,那次的經歷也是非常奇妙。2019年的11月,第一次到達歐羅巴,你會深深感受到甚麼叫另外一個世界,另外一個文化,雖然,在首都里斯本,在一些新發展區,看見當地建築物的時候,你也許詫異道:「這不是香港邊境口岸河的對岸?」,我更跟弟弟戲稱,這裏不是惠州嗎?這與某日本旅客,到台灣旅行,看見當地人文建築,驚訝地說:「これは本当に台湾ですか? なぜ私はまだ日本にいるように感じるのですか?(這裏真的是台灣?為甚麼我感覺自己還在日本?)」

里斯本
里斯本

這兩者的確有異曲同妙之處。不過,當你到達較中心的地區,或者老城區,你便會鬆了一口氣,你的詫異將換來大開眼界,你會說:「這裏果然是葡萄牙!」一個美麗古老的西歐國度盡現眼前。

Basilica of Our Lady of the Rosary of Fatima

我們在葡萄牙逗留的日子不長,不計算坐飛機的兩天(我們坐卡塔爾航空),只留了四天,三天在里斯本,一天在法蒂瑪,法蒂瑪正是聖母在1917年顯現給三位牧童,天主教的朝聖地。法蒂瑪地方優美,大聖堂裏的確是祈禱的好地方。正當我們默觀著玫瑰法蒂瑪聖母(Nossa Senhora do Rosário de Fátima)祈禱,回味著葡萄牙友善的人和事的時候,哪會想到幾個月後,新冠肺炎肆虐全世界,可怕程度直迫本世紀的非典型肺炎以及上世紀初的西班牙流感?

大聖堂內的耶蘇苦像和聖母畫像

很多人因為這場肺炎,早已安排好的計劃,被打破,被迫延期,像我的弟弟本來七月份去日本作工作假期,豈料一場肺炎,令他的簽證無限期延遲;我的堂妹本來四月份去加拿大探望男友,豈料一場肺炎,令她早已買下的機票和行程都取消,見面無限期延遲。計劃可以延期,但一年過去、兩年又過去,失去的進度,更甚的是失去的時光可以追回來嗎?

也有很多人因為這場肺炎失業,當老闆的也結業了,手中已無收入,得不到為政者的幫助,唯有拿出存進銀行的存款,坐食山空,簡直是渡日如年,每天都恐懼著明天還有飯吃嗎?

很多人因為這場肺炎喪命,魂歸天國,每天看著新聞報導一組組冷冰冰的數字,但我們捫心自問,這組數字,真的是如此冷冰冰嗎?每個數字,都是代表曾經活生生的人,他們的親友正為他們的離開而痛哭流淚……

疫情快一年,雖然說明年有疫苗,但不少專家教授都認為至少需要一、兩年時間,一切才會平復。我們人類花了差不多兩、三年時間,去應對本來不應該發生的事情,試想一下,兩、三年的時間,可以做的事情,真的非常多……

同時,我們也要趁機反思一下,當今科學昌明,竟然對疫情束手無策,是因為科學不夠進步?還是因為我們人類的驕傲和自大,以為不可一世,對自然的破壞,結果被自然反噬?

最後,誠意邀請大家,不論你的宗教背景,請為世界祈禱。

主祐各位朋友平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社區活動提案】疫情下的天空

Loading...
3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