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映嵐
查映嵐

藝術|讀書|文化觀察 香港文學館「虛詞」專欄作者、文學刊物《方圓》編委、《字花》前編輯,一手寫藝術評論,一手寫散文。香港出生,英國留學,和小花貓周瘦娜同居,合著有《我香港.我街道》、《謝淑妮:與事者,香港在威尼斯》、《農人の野望:大地藝術祭與港日鄉城連結》、《大衛・連治》等。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aryinglam/

蘭若寺有鬼:看蔡明亮VR電影《家在蘭若寺》

關於《家在蘭若寺》,我看到的故事是這樣的:男人住在廢墟狀態的房子,在幻想或回憶中看到母親,二人相對無言。房子裡有白衣女鬼在游蕩,但人鬼始終不遇。男人在浴缸裡養了一尾白魚,有時和牠一起泡澡,一天魚化身成人,和他在浴缸裡纏綿。實際上,男人從頭到尾都是孤身一人。

不過,故事一點也不重要,蔡明亮也無意確保觀眾理解情節。《蘭若寺》片長55分鐘,大概十個場景(感覺上是十個左右,沒有數),鏡頭不動,沒有一句對白,連動作也少。四個「人物」之間的關係沒有點破(除了性交那一場),幾乎全靠觀眾腦補。

試圖重組案情是想說,《蘭若寺》有些時候頗像鬼片——在其中一個場景我一轉身就看到白衣女在我正後方,真的有被嚇到(是我太膽小了嗎)。VR技術似乎特別適合用來做鬼片,因為在戴上「頭盔」的一刻,觀眾的身體立時消失,變成置身於現場、但是隱形、懸浮、而且沒有腳的鬼魂,這時候進入鬼故事中,觀看的位置就變得很有趣,再不必然是生活在現世、與鬼魂對立的「人」。

VR帶給我的vertigo可能更多是觀念上的:在高度現實的「實境」中,喪失視覺上的身體,然而「頭盔」的重量卻令我比平常更尖銳地感覺到物理身體的不適,「我」在有/無身體之間擺盪,感覺既新鮮又可怕。

電影裡有五個角色,男人、老女、白衣女、裸女,第五個就是蘭若寺(好想打成「蘭若子」)。房子荒草蔓生,連著牆外的鬱葱樹木,牆壁斑駁,地面漾著小湖泊。整座房子就像有機的生命體,在大雨下發出吟哦般的聲音——所以也有可能我們不是鬼而是房子的靈魂,默默看著裡頭發生的一切。VR場景裡固定的鏡頭捕捉到的微動細節更補強了有機的感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