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映嵐
查映嵐

藝術|讀書|文化觀察 香港文學館「虛詞」專欄作者、文學刊物《方圓》編委、《字花》前編輯,一手寫藝術評論,一手寫散文。香港出生,英國留學,和小花貓周瘦娜同居,合著有《我香港.我街道》、《謝淑妮:與事者,香港在威尼斯》、《農人の野望:大地藝術祭與港日鄉城連結》、《大衛・連治》等。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aryinglam/

讀書|每個人都是自己的病(胡淑雯《太陽的血是黑的》)

這是過去兩個月我最常提及的書。摘錄,摘抄,引用,又和不同朋友推薦、討論。

胡淑雯前作《哀艷是童年》很久以前看過,非常喜歡,那時就想讀這本,卻覺得害怕而拖延了幾年(每一個人遇見所愛的人都心有餘悸)——拖延到我甚至以為自己早就買下這書了。

本以為這是像《哀》的短篇合集,讀了一點才發現是長篇,但章與章之間節奏又是短篇式的跳躍。《太陽》比我想像的宏大得多,包含了我的世代的成長創傷(包括性創傷),階級差異,經濟困境造成的家庭災害,白色恐怖時期遺留的、無法言說卻始終蟄伏的集體傷痕。就像故事裡將死的外婆挑出多年前編的毛衣,一件一件拆掉又重組成新品,圍繞在主角身邊或遠或近的許多人,他們的故事也是如此拆成散件,嵌入一個以「李文心」為主軸的故事。

但外婆毛線早就褪色,還在箱底沾上了腐敗的倒霉的氣味。她帶著織好的新品興沖沖到小公園擺賣,每天每天在同樣的角落,每天每天都無人問津。「然而再怎麼織都不會是新的。」就是一個這麼殘忍的故事。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病。凡人皆有一份精神病,有的潛伏在胃裡,有的爬行於皮膚,有人拔頭髮,有人咬指甲,有人撒謊成性,有人偷竊成癮。在淚眶裡發泄。在嘴皮上發炎… 是的所有的傷口都渴望發言,所有受傷的總要伺機傷害… 然而除了傷害,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離開,離開這受傷的世界對我們的傷害?」

(16/2/2018)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